返回列表
1424人浏览| 0回复
发帖

史·记·拉登列传

奥萨玛·本·穆罕默德·本·阿瓦德·本·拉登(Osama bin Muhammad bin 'Awad bin Laden),沙特富家子,家巨富,同胞五十二人,行十七。幼知学,好骑射,美须髯,才貌皆显于同侪,其父甚奇之。及长,受聘于乃父,数年间身家数十亿,然以商贾非其所好,愀然不乐,常谓左右曰:“丈夫处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何堪为守户之犬。”众皆笑之。年二十四,拉登弃商从戎,偕阿拉伯青年圣战军驰援阿富汗,抗击苏联。初,拉登散家财,建医院,铺道路,修军备,又领所部转战南北,骁勇非常,围敌于贾拉拉巴德,自夺枪数条,杀敌无算,众皆拜服。拉登留阿国数年,结纳各国英雄,浅遂所愿。

公元一千九百八十九年,苏军撤离阿国,圣战结束,拉登以志向得酬,回军沙特。

明年,伊拉克觊觎科威特,出兵伐之。科遣使求救于沙特。拉登闻之,上奏请往援。国王法赫德不许,使人告急于美利坚。美许以大军五十万。拉登大怒,拔剑斫几,曰:“我国与科威特皆为真主之子,临危不自血战,反求救于异教徒,亵渎圣地,违背教义,不亦耻乎?且美利坚狼子野心,窥我日久,我主此举,正所谓‘倒持干戈,授人以柄’也,竖子不足与谋,吾与此辈,不共日月。”乃逃国,至苏丹,密谋大事。

一千九百九十六年,拉登再至阿富汗,聚天下豪杰起事,设群僚,招义兵,指天为誓,与众约曰:“美狗素无信义,觊觎天下久矣,又兼船坚炮利,世界鲜有能与抗衡者。今又染指圣地,为伊斯兰之大耻。吾辈兴义师讨贼,驱除美狗,此心此誓,除死方休。”

后二年,圣战之众逾万人,并精锐三千,号为“基地”,广植党羽,遍及二十五国。每每杀身成仁,破坏诸国安定。其最著名者:炸美使馆,袭美军舰,而尤以劫机撞毁双子楼为烈。一时间,诸国无不谈拉登而色变。美利坚掘地三尺寻之不获,又悬赏二千五百万购其首级不得,且身陷阿战泥淖,气为之沮。而拉登好整以暇,重创美狗之余,频频现身网络,谈笑风生。一日,拉登现身叱美狗曰:“汝辈以吾为暴徒,殊不知尔等乃真暴徒也!今吾以暴止暴,誓将尔等美狗无论妇孺老幼,不使立足于伊斯兰之土地!”美酋克林顿、布什、奥巴马恼羞成怒,尽起三军精锐,只为拉登一人耳。

二千零一十一年五月一日,美军觅得拉登行踪,突施冷箭,拉登猝不及防,流矢中颅而亡。闻者无不扼腕,或曰:天下乱矣。

评曰:美利坚者,外托仁义,内藏奸邪,每欲搅动各国,坐收渔利,又以世界霸主自任,欺压良善,不胜枚举。小邦莫敢违拗,大国养晦韬光,遂使其坐大。遍观诸国,敢直叱美狗者,除我朝太祖外,唯古巴卡翁、伊拉克萨氏、利比亚卡扎菲、委内瑞拉查维斯寥寥数人耳。然卡翁年迈,查维斯国弱,萨氏身死国灭,卡扎菲内忧外患,旦夕不保。以上诸君,皆一国之主。而拉登以一介布衣,领袖群豪,纵横天下二十年,使美狗寝不安席,食不甘味,不亦奇乎?
第一楼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大丈夫岂能无志气,战死在两军阵是又能怎么地?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