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699人浏览| 2回复
发帖

文物局:“曹操墓”质疑不影响官方认定

转载自http://news.jnnc.com/2010-08/24/cms410418article.shtml

自曹操墓在河南安阳被发现后,其真假之辩一直不绝于耳。21日,在苏州召开的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上,有学者称,安阳“曹操墓”在发现和发掘过程中,存在人为策划、蓄意造假行为。昨天,社科院专家回应了相关质疑。国家文物局等有关单位称,到目前为止,质疑不会影响之前的官方认定。国家文物局有关人士透露,曹操墓已正式申请纳入国家级文保单位,正在等待评选。

视频:专家质疑曹操墓发掘 新一轮激辩再起
  文字之疑:据特殊写法判断不科学

  上世纪90年代出土的《鲁潜墓志》指出曹操墓的具体方位。在三国文化论坛上,有学者称《鲁潜墓志》中有一个“年”字,写法几乎和现在一致,不符合当时的隶书书写规范。此外,当时的人写“岁”字,上半部应写成“止”,《鲁潜墓志》的“岁”字上半部是“山”,不符合当时的正确写法。

  同时,曹操墓中出土的刻有“魏武王”字样的石碑中,“武”字与《鲁潜墓志》中“武”字写法一样,把“止”部写为“山”,或写为“之”部。差100多年,“武”字错写、刻画的工匠如出一辙,由此认为这些“文物”与《鲁潜墓志》为一人操刀。

  对此,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白云翔说,《鲁潜墓志》是10多年前发现的,考古成果发布时,谁都没把曹操墓问题提出来,学术文章发表后也没引起关注。现在发现曹操墓了,联系起来了,就据此认为有造假嫌疑是不合逻辑的。“持这样观点的学者是什么思维方式,有什么样的考虑,我不评论。”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铭刻专家赵超说,古代异体字的写法非常多,不能根据见过或没见过这个写法下断语。仅仅根据字的特殊写法判断真假是片面的,这种判断方法是不科学的。必须全面综合考虑,字体、结构、刻工等等。

  画像石之疑:画像石存疑不等于高陵有假

  对于曹操墓出土的画像石,论坛上有学者称,从已公布的画像石图片能看出,该画面是仿照山东嘉祥

  的汉代画像石,作伪者找到了最能表现作战场面的图像,认为这和曹操身份符合,恰恰闹了笑话。

  对此,白云翔说,画像石还存在一些疑问,包括它在墓地里是怎样使用的等等,属于存疑的问题之一,需要进一步研究。

  赵超也说:“我看过这个画像石,画像石本身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他同时说,画像石本身存在问题不等于说考古发掘的这个墓是假的,这是两回事。根据一个东西、一个证据推翻整个墓葬是不科学的态度。

  规模之疑:台阶级数与墓主身份关系无定论

  有学者认为,从墓葬形制看,曹操墓与曹休墓的墓葬内台阶(象征墓主身份地位)都是7级,父辈与子辈墓葬同等规模,无法显示身份差异,因此西高穴墓主不可能是曹操。

  对此,白云翔说,台阶级数与墓主身份是否有关是学术问题,墓深了台阶必然多,对台阶理解不是绝对的。这与周代用鼎不一样,天子九鼎不能变,是有制度规定的,但台阶的级数与墓主身份之间的关系,目前没有准确文献把它作为一种制度确定下来。

  曹操墓再次成为关注焦点,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有关负责人认为,总是出现对曹操墓的质疑,说明曹操墓本身还存在一些疑问。不只是曹操墓,很多考古项目都不是一锤定音、百分之百的定论,都可以讨论。学术是应该争鸣的,关键要讲证据。根据目前的发现综合来看,把它定为曹操墓是最佳选择。学者可以质疑,平心静气地讲道理、摆事实,说明不是曹操墓它是什么。但“安阳曹操墓在发现和发掘过程中,存在人为策划、蓄意造假的行为”的说法已经超出学术讨论的范围。

  >>最新成果:曹操墓里发现“羽人”

  安阳曹操高陵保护利用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透露,曹操高陵考古工作已近尾声,1号墓和2号墓的清理工作预计9月底前结束。原来文物部门对外称发现了250件文物,经过修复,文物增加到400多件。在新增文物中,尤以“龙”和“羽人”最有趣。

  在曹操墓中出土的“龙”,有三种形象,它们更接近蛇,也有介于两者之间的形象。最有趣的是墓中出土的“羽人”(在人的肩膀上长出翅膀),这与西方神话中带翅膀的天使等如出一辙,但曹操墓中的“羽人”翅膀较小,少有飞翔的画面。

  >>学者声音:有曹操墓造假铁证

  在三国文化论坛上,有记者问“有一位河北专家据说手里有能证明安阳曹操墓是造假的铁证,他为何没来?”

  与会的倪方六(中国盗墓史研究学者)说,这位专家是河北的闫沛东,他有安阳曹操墓造假的铁证;他本来(来苏州)火车票都买好了,但临时退票了。他和另外一个机构正紧密合作,在酝酿怎样更好地揭穿(安阳曹操墓)这个骗局。当然,他也承受了很大压力,这次没来论坛也有这方面原因。(据本报记者 张然 《大河报》《扬子晚报》)
第一楼

23名学者称曹操墓造假

转载自http://news.jnnc.com/2010-08/24/cms410420article.shtml

从安阳曹操墓的发掘之日起,关于曹操墓真伪的议论一直不绝于耳;而学术界也因此分为了“挺曹派”与“反曹派”。安阳曹操墓被评为2009年十大考古发现后,有关曹操墓真伪的质疑声并未因此消失,8月21日,由“反曹派”主要人物,学者倪方六发起的“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在苏州召开。全国各地的23位专家学者,从各个方面对曹操墓的真实性进行了反驳,最终形成共识:安阳“曹操墓”在发现和发掘过程中,存在人为策划、蓄意造假的行为。

  

曹操高陵展馆9月开放:门票价格初步确定为60元

来自河南省安阳曹操高陵保护利用工作领导小组的消息,曹操高陵展馆9月份对外开放,门票价格初步确定为60元。同时,曹操高陵出土的文物也由原来的250件增加到400余件。

为满足游客需要而就地修建的曹操高陵临时展馆,在经过3个月的紧张施工后,展厅和环廊建设即将结束施工。据安阳曹操高陵保护利用工作领导小组负责人介绍:“这处展馆面积787平方米,建成后,将具备游览接待、放映展示等多种功能。”高陵参观环廊规划设计全长291米,建筑面积约700平方米。现在,河南省和安阳市的相关专家已经整理展板文字20余万字,资料图片500余幅,正在研讨布展事宜,预计9月完成布展工作,9月底正式对外开放。

据悉,曹操高陵考古工作已近尾声。1号墓和2号墓的清理工作预计于9月底前结束。而原来文物部门向社会公布称,在发掘中发现了250件文物。经过修复,这一数字增加到400余件。

这厢

23位专家讨论后形成共识:安阳“曹操墓”发现和发掘过程,存蓄意造假行为

文字之疑

出土石碑出现“现代文字”

发言人:李路平,金石研究专家,江苏省书画鉴定委员会主任

先有必要说一下《鲁潜墓志》。鲁潜,是后赵时期的一位正三品官员,他的墓志1998年4月出土于河南安阳。鲁潜和曹操原本是八竿子打不着,但因为这个墓志明确详细指出了曹操墓的具体方位,因而成为验证真伪的源头环节。

李路平说,通过对《鲁潜墓志》的研究发现,《鲁潜墓志》中有一个“年”字,写法和现在的写法几乎一致,不符合当时的隶书书写规范。其中的“岁”字也让李路平觉得可疑,他说,北朝时期的人写“岁”字,上半部分应该写成“止”,而不是“山”。《鲁潜墓志》的“岁”字上半部分恰恰是“山”,同样不符合当时正确的写法。

与《鲁潜墓志》同样受质疑的还有那三块出土于曹操墓的“文物”,“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刀”,还有个是“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前两件“文物”上的“武”字与《鲁潜墓志》上第二个“武”字写法一样,错把“止”部写为“山”。“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石牌中“武”与《鲁潜墓志》中第一个“武”字同样“止”下横出头太长,错写为“之”部,差一百多年间“武”字错写、刻画的工匠如出一辙,这三件“文物”与《鲁潜墓志》为同一人操刀。

“另外,从《鲁潜墓志》和曹操墓出土石牌的公布拓片来看,上面毫无石炭岩在地下侵蚀千年的石花。”李路平说,“这样拙劣的造假手法,其造假时间,长不过三年,短则只要三天”。

称呼之惑

当时不会被称为“魏武王”

发言人:林奎成,历史学者,河南开封文联书画委员会主任

历史学者、河南开封文联书画委员会主任林奎成考证了古人名号由来,认为在整个曹魏王朝时期(即公元220-265年),曹操不可能被称为“魏武王”,有着这样称谓的石牌更不应该出现在曹操墓中。

林奎成说,曹操生前受汉封,先封“魏公”,继封“魏王”。“公”和“王”都是爵号。但曹操死后,“魏王”就不再是曹操,而是曹丕了,因为曹丕世袭了曹操的爵位。曹操死后,谥号“武王”,对他的称呼只能是“武王”,绝不可能是“魏武王”。道理很简单,“魏王”是生前爵号、是显名,“武王”是死后谥号、是冥名,二者混用,便是违制。古代礼制要求严格,阳名和阴名肯定不可以同时用。

另外,在曹操死后的曹魏王朝时期,对曹操本人的称呼,只可能有三种,即太祖(后曹丕追谥的庙号)、武皇帝、太祖武皇帝,不可能称之“魏武王”。“依此反推,现在曹操墓中出现‘魏武王常所用’系列石牌,只能是造假。”林奎成如是说。

画像石之争

画像石明显是用电锯锉的

发言人:黄震云,中国政法大学中文系博导、魏晋文学研究专家

一直研究魏晋文学的黄震云教授,从安阳曹操墓中出土的汉代画像石方面对曹操墓的真伪进行了考证。黄震云教授说,他早在2008年就在动车上看见了河南安阳为曹操墓做了一篇题为“这儿就是曹操墓”的广告,可那时曹操墓并未进行正式发掘,墓主身份也还未进行确认,他们怎么就确定这个墓是曹操墓?

黄震云教授说,从曹操墓一些已公布的画像石图片中看出,该画面是仿照山东嘉祥的汉代画像石,具体内容连山东考古界也没有搞清楚是什么。而作伪者找到了最能表现作战场面的图像,认为这和曹操身份符合。恰恰闹了笑话。

其次,从画像石的风格来说,曹操墓出土的画像石风格如北魏常见的线刻。作伪者虽然了解汉代画像石的刻法,但是刻工水平低下,仿照了北魏的线刻法,帽子模仿汉代委冠。

“大家从图片上可以看出来,整个图像用现代工具开槽太深,说白了就是用电锯锉的,边框斜打得太过明显,甚至连石头印痕、石头粉末还在的情况下在上面抹上黄土冒充。 ”黄震云指着投影仪上的图片说。

规模之辩

老子与儿子墓怎会同规模

发言人:张国安,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魏晋史博士、《颠覆曹操墓》作者

本身也是河南人的张国安承认,当第一时间听到安阳出土了曹操墓时,第一反应是头脑嗡的一声,感觉怪怪的,第二天醒来,就笑了。

“因为‘魏武王常所用’石牌是正方最直接证据,恰恰也是反方最有力证据。先不论‘魏武王’这个称号,单‘常所用’这三个字,无论考古学还是历史学都没有这三个字,它没有先例,这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此后,张国安称自己从墓葬形制变迁看,曹休墓与东汉晚期墓有着明显相似,但安阳的曹操墓平面形制则与西晋洛阳两室墓常见格局相同,以及象征墓主身份地位的墓葬内收台阶,曹操与曹休居然都是7级,老子与儿子墓居然都是同等规模,无法显示身份差异,因此西高穴墓主不可能是曹操。

此外,张国安称,史实明确记载卞氏、曹冲都曾移来与曹操合葬,但现在的考古成果不能证明。“不是大规模的陪陵群,又没有找到卞氏皇后印章,以及女性尸骨年龄又不符合,难道要推翻《三国志》的诸多历史记载吗? ”

犀利言辞:

“刘庆柱若没说谎,我自我了断”

胡觉照 西安市委党校历史系教授,历史学者,《异说三国》作者

在河南安阳“曹操墓”的认定中,刘庆柱的作用无人能匹。这不仅表现在其力挺的不余遗力,更因其具有中国考古研究所前所长,学部委员的荣誉,一言九鼎。然而仔细思考就不对了,原来刘先生虽然学富五车,在“曹操墓”的认定中却缺乏应有的诚实。

对于倪方六先生提出:“曹操墓”没有墓志铭是最大硬伤。刘庆柱提出:(一),曹操时代尚不流行墓志铭;(二),墓志铭最早出现于南北朝;(三),业外人说外行话。循着刘庆柱先生的思路,仔细查阅有关资料,原来并不是刘先生所说。

墓志铭有一个逐步形成的过程,次序依次为:坟墓,坟墓+墓志,坟墓+墓志+铭颂。再到后来,墓志铭从坟墓剥离,成为独立的完备形态。东汉时期,贵族、豪门死者墓志已经十分普遍。而墓志铭不过是墓志的完备形态。刘庆柱先生利用墓志与墓志铭之间微小区别,将墓志一节隐藏起来,在墓志铭出现时间上大做文章,以占据口舌之争的不败之地。

我愿和刘先生一块去测谎,我要是说谎了,人说老而不死是为贼,我自我了断;如果刘庆柱说谎了,也不要刘先生了断,就请刘先生以后不要胡说八道,把尾巴夹起来做人!

有曹操墓造假的铁证

倪方六 中国盗墓史研究学者、记者、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语言文化学院兼职教授、《三国大墓》作者

当有记者提问“有一位河北专家据说手里有能证明安阳曹操墓是造假的铁证,他为何没来?”

倪方六表示,这位专家是河北的闫沛东,可以肯定地说他手里有安阳曹操墓造假的铁证;他本来(来苏州)火车票都买好了,可临时退票了。他和另外的一个机构正紧密合作,在酝酿怎样更好地揭穿(安阳曹操墓)这个骗局。

当然,他自己本人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所以这次没来论坛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虽然他本人没来,但是他的论文是来了的。而且他手里确实是有这个(证明曹操墓造假)的证据。

TOP

“挺曹派”:有假可上诉

转载自http://news.jnnc.com/2010-08/24/cms410421article.shtml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刘庆柱,而他在于确定河南安阳曹操墓的过程中,起到了绝对“重量级”的作用。刘庆柱告诉记者,他们对于曹操墓的最后确定,也是经过大量调查和讨论后才做出的,所有证明安阳西高穴大墓的墓主为曹操的文物,都已经经过了符合考古界规范的、科学缜密的鉴定,国家文物局也给出了权威认定。而且当时参与商讨的专家都是考古界的著名专家,没有可以令人信服的证据,就绝对不可能做出河南安阳那个东汉末期墓葬,就是曹操墓的结论。
对于8月21日,在苏州召开的由河北邯郸古邺文化研究会等单位共同主办的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上,包括倪方六等23位学者对于曹操墓真伪的质疑,刘庆柱还是告诉记者:“我觉得他们如果要反驳关于曹操墓的结论,那就请拿出证据来。如果证实曹操墓有假,你们可以去上诉,去告安阳考古所和国家文物局。”刘庆柱表示,那23人的与会名单他也知道,但他发现这23人中没有一个是真正做考古的,也许大家彼此间术业有专攻,但是术业有专攻不等于在考古学术上也有同样的能力。“而且整个质疑过程中,他们都没能提出比较新的论点或证据。”

而作为“打曹派”领军人物之一的西安市委党校历史系教授胡觉照在激动之时,甚至向媒体提出过“愿意和刘先生一块去测谎,我要是说谎了,我自我了断;如果刘庆柱说谎了,也不要刘先生了断,就请刘先生以后不要胡说八道!”的话,面对这些言论,刘庆柱依旧坚定的表示他们在确定曹操墓时,几十年的经验加上事后严谨的论证,才得出的这一结果。而对于“打曹派”主将倪方六关于“有一位河北专家手里有能证明安阳曹操墓是造假的铁证”这一说法时,刘庆柱显得很镇定,“那23位学者都没有一个是专业从事考古的。而且,我也听说他们有录音证据,如果有,就请亮出来。”

河北仍在规划“曹操墓田”

在采访了山大老教授后,让人很容易就联想起由于利益迸发而出现的一场场纷争——河南、河北的曹操墓所在地地域之争。这次在苏州召开的“打曹”论坛,是由河北邯郸古邺文化研究会等单位共同主办的,而在之前,一直强烈反对河南安阳曹操墓的声音,主要也来自河北。记者没能查到“河北邯郸古邺文化研究会”的具体信息,但是从“古邺”两个字来看,则肯定是和曹操有关系的,据了解,河北邯郸市组织开展曹操墓的论证已不是第一次,在此之前邯郸就有一个“曹操墓发现与邯郸地方文化”研讨会,还形成了书面的会议纪要。

而今年5月14日,两地的地域之争愈加明显。《河北经济日报》曾刊登过一篇宣传邯郸市临漳县的文章,从该稿的表述中可见,该县准备重点打造的景点中,“曹操墓田”赫然名列其中。而临漳的曹操墓田显然非安阳的曹操墓。于是,这就需要“古邺文化研究会”挺身而出,为“临漳文化旅游业发展寻求有力的理论支撑”。根据这一系列前因后果不难判断,此次“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在这样一个论坛上,出现对安阳曹操墓质疑的声音,也就不足为奇了。

长期暗访西高穴村

河北学者称握有造假铁证

据来自燕赵都市网的最新消息称,中国三国文化研究中心顾问、河北籍学者闫沛东已宣布他有指正河南安阳曹操墓为假墓的人证和物证。

据称,闫沛东本应邀同意参加苏州论坛,但最终未能成行。而在曹操墓考古发掘时,他就到西高穴村做了长期暗访。闫沛东说截至目前,他手里掌握着能足够证明曹操墓造假的人证及物证。人证方面,有河南安阳西高穴村某村民,他是河南考古队发掘西高穴“二号墓”(即所谓“曹操墓”)雇用的民工,见证了两年来,村、乡、县直至市级相关方面介入流通假文物的过程。

物证方面,闫沛东透露,他手里握有河南考古队去年在南阳地下造假窝点几次伪造石牌的部分模具,包括南阳造假者参考用书《三国演义》,书中还记有造假一方和西高穴方面联系方式。他根据相关线索,追踪到北京潘家园市场某摊位,一个来自南阳的“假文物贩子”就可订制和“曹操墓”挖掘出来的刻有“魏武王”字样的一模一样的石牌。

另外,援引闫沛东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的话说,目前他仍在收集更多证据,形成证据链条,以足证“曹操墓”是弥天大谎。一旦公布“铁证”,他深知颠覆“曹操墓”意味着什么,“即使全部公开证据,维护真理尊严,我的命运也注定是一场悲惨的结局”,毕竟期间牵涉人员众多,且能量不可低估。

在最近关于曹操墓真伪的争论,最主要的3点在于:墓中发现的对曹操的称谓、画像石的制作手法及真伪和鲁潜墓志铭的真伪。为此,刘庆柱向记者一一阐述了他的反驳意见。

争论点

“打曹派”林奎成:不可能有“魏武王”这个称谓

记者援引之前其它媒体采访“打曹派”干将、河南开封文联书画委员会主任林奎成的话说,他考证了古人名号由来后,觉得在曹操死亡的那个时期,是不可能在墓葬中放一块刻有“魏武王”字样的石牌,所以这块石牌有明显的冒充嫌疑。

“挺曹派”刘庆柱:考古中很多都是未知数

对于这个论断,刘庆柱表示:“在考古过程中,有很多都是未知数,那块刻有‘魏武王’字样的石牌也是一样。”而且,在一些史书中也有提到过“魏武王”这一称谓,所以这个关键证据也并非像他们说的那样,是伪造的。

争论点

“打曹派”黄震云:

画像石是用电锯锉的

中国政法大学的黄震云教授一直研究魏晋文学,而此次也出现在了“打曹派”阵营中。黄震云教授之前在苏州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早在2008年就看见过河南安阳为曹操墓做的广告,可那时曹操墓并未正式发掘,他们怎么就确定这个墓是曹操墓?此外,他说从曹操墓一些已公布的画像石图片中看出,该画面是仿照山东嘉祥的汉代画像石。由此,他认为那些证明该墓是曹操墓的物证都是用电锯锉的。

“挺曹派”刘庆柱:

我们是经过微痕研究的

“他们就没见过实物,就将结果随口说来。”刘庆柱告诉记者,他们对于这些具有重要意义的物证都做过微痕研究。“都是使用专业仪器做的,要是还不信,他们可以去对石牌等物证做年代测试。”此外,至于一些学术论文上对于曹操墓的论证,“打曹派”也有不少疑问。但刘庆柱依旧淡定的告诉记者,其实自1998年开始,就陆续有对曹操墓所在地的学术论证了,所以这也不是“打曹派”能推翻河南安阳曹操墓的关键点之一。

争论点

“打曹派”李路平:鲁潜的墓志铭是伪造的

对于证明曹操墓的重要证物之一——1998年便已发掘出土的鲁潜墓志铭,“打曹派”也对它提出了质疑。援引江苏省书画鉴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李路平的话说,鲁潜墓志铭只是安阳文物贩子为了卖出好价钱,埋在安阳西高穴村一带的。而且墓志铭是用来记载亡者生前事迹并埋入墓中的,为何偏偏这个鲁潜的墓志铭写了它就在曹操墓的一侧?而且并未被埋入墓中?

“挺曹派”刘庆柱:墓志铭上表述方位很正常

对此,刘庆柱表示,墓志铭上表述墓葬的方位,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鲁潜用曹操墓来做坐标表示方位,很正常。”而记者也联系了济南市考古所的郭俊峰老师后得知,其实墓志铭开始流行的年代是从魏晋开始的,魏晋前也有,在墓志铭上标识该墓的方位也正常。

学术之争的背后是利益之争

山大老教授:学术之争的背后是利益之争

随后,记者采访了山东大学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从事考古工作多年的老教授,对方表示,他并不想对曹操墓的真假做以过多的评论,因为在他看来,曹操墓的真伪还有讨论的空间,他还持保留意见。而当记者问及,为何至今还有那么多人对曹操墓的真伪加以质疑时,这位老教授则表示:“中间可能有很多因素,一方面是学术之争,另一方面,我们也不排除学术的背后还有利益之争。但这次公布确定河南安阳确是曹操墓的过程,我们感觉的确有些仓促。”

据了解,面积近800平方米的“高陵博物馆”即将开放,安阳方面前后投入资金近2000万元,且“高陵旅游”业已被先期开发炒作了一轮。按照安阳方面和考古队的消息,西高穴大墓出土文物总共也不过250件,经“整理”也只有400件,其中并没有重量级的东西,也没有足以证明墓主的凭证。安阳方面已将曹操墓的票价定为每张60元。有人算了一笔账,100张就是6000元,即使1天仅卖出1000张,一月就会收入180万,一年就是2000多万,更何况每天参观的人数或许远不止此。

继续考古论证暂停商业开发

学者陶短房:继续考古论证 暂停商业开发

昨天晚上,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现为《纵横周刊》非洲问题研究员陶短房也发表了《曹操墓真伪之争与地方考古产业化》一文。文中,陶短房列举了长沙马王堆汉墓、临沂银雀山汉墓和鱼山陈思王曹植墓等事例,用以指出安阳方面和“挺曹派”在确定曹操墓这个问题上,显得有些过于着急。

鉴于事涉经济利益,本着当事人回避的原则,有关主管部门应考虑组织中立、权威性专家团,对西高穴墓的考古过程、成果进行一番梳理,并尽快给出一个有公信力的交代,而在此之前,考古研究工作可以继续,商业开发和为此目的展开的项目、投入的款项,则都应暂停。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