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759人浏览| 0回复
发帖

“忠义”真的是三国演义的“麦城”吗?

转载自http://q.sohu.com/forum/20/topic/49803170

用人性的观点去解读历史是在下一直比较推崇的一种做法,在这个问题上,易中天老师对《三国》的精彩评论算得上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读他的文章总会有所收获或者引起思考。刚刚读了易中天老师的【《三国演义》的“性之病”(之二)】,在这篇文章中表达的核心思想应该是这样一句原文:忠义是《三国演义》的灵魂,也是它的“麦城”。也许在下的理解不够深刻,误解了原文的意思也说不定,但就这个话题也想说说自己粗浅的看法,敬请各位朋友指教。

      其实,鲁迅先生在100年前就看到了历史书上“仁义道德”的字里行间满满写着的都是“吃人”,用现代的人性的观点来评价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得出“满篇荒唐言”的结论也是没什么奇怪的。不过,仍然不想用主流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去证明“忠君报国”、“义薄云天”在当时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下所具有的积极意义,只是对易中天老师的观点隐隐约约有一点是不是“矫枉过正”了的疑惑。

      封建王朝“家天下”的专制统治离开了“忠义”的营养维持,是不会有什么生命力的,说是“愚民”也好,说是“洗脑”也罢,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无论如何愚蠢的皇帝,都是喜欢“忠义” 之人的。而且,在那个时候的任何一个个体甚至团队,要是不用“忠义”两个字包装自己,恐怕也是得不到“投资者”的青睐或者“粉丝团”的拥戴的,对于当时缺乏宣传手段的个体来说尤其如此,罗贯中先生当然也不例外,这一点可以说明,能够让至少是知识分子能够有希望“封妻荫子”的“忠义”也是很人性化的产物,尽管他的得益群体是非常有限的。

      不可否认的是,直到今天,忠厚之人搞政治就像是弱智之人在玩火,或者说,忠厚之人不仅是很难成为一个合格的政治领袖的,也是很难在政治舞台上有出色表现的,而且如今我们也知道动辄就挥舞“道德大棒”吓唬人的除了天真无知或不自量力或别有用心之外,也没有别的更多更好的理由。不过,由此而来的问题也就出现了,既然“道德大棒”不可以随便挥舞,那么“人性帽子”是不是就可以满天飞了呢?在下不敢妄下结论,但至少可以说,谈论人性相比满口道德是社会的一种必然进步。

      人生在世,即便是现在,这“忠义”二字还是有些价值的。先说说这个“忠”字,忠于个人的家庭、忠于所在的团队乃至忠于自己的国家等等都是具有积极意义的优秀品质,当然一定要在忠于自我内心的基础上才能谈及其它,离开了忠于自身利益的前提,忠诚必然成为一张没有约束力的契约。至于“义”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一定是这个“义”字的基础,“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是个赔本的买卖,如今没什么人做得到也无可厚非,但“礼尚往来”、“重诺守信”却是建造一个和谐社会的基石。

      在现代社会里,封建思想糟粕的“愚忠”不可取,“重义”也要分场合,人的行为除了包括自身名利价值取向的自我道德观念的约束之外,更重要的是要依靠现代社会的法律法规制度来维持社会的安定。这些都是中天老师文章的观点,“忠义”的可取之处一定也是中天老师能够认识到的,但非常担心的是,如今的听众的接受能力。与其被人误解彻底颠覆了“忠义”,倒不如给“忠义”赋予一些新的含义,让它在现代社会的土壤里面再次生机勃勃。

      实在要说“忠义”是《三国演义》的“麦城”那也不是不可以,到底这三国的吕温侯无论如何武勇盖世也是比不上如今的原子弹的。站在中国历史文化巨人肩膀上的现代人,无论如何不该放弃对巨人的尊重,窃以为,最终应该选择的方式应该是“继承和发展”,因为,历史已经证明破坏起来比较容易,重新建立一个却要花非常大的气力,不仅这高度能否还原是个问题,而且,能否在全世界的注视下得到这个时间也成问题。

      不过说起来,“忠义”真的是罗贯中先生的“麦城”,在生前的两部传世巨著中极力宣扬“忠义”的他,却既没有得到“投资者”的青睐也没有得到“粉丝团”的拥戴,而是选择了千古忠臣文天祥的故里离开人世,去世的时候一定是郁郁不平的吧?要是当年罗先生最先投靠的不是张士诚而是朱元璋的话,或者历史上将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罗贯中出现,以他刻骨铭心的“忠义”精神和卓尔拔群的头脑算计,在官场上即便不能呼风唤雨也可以平安养老送终的吧?

      倘若历史真的有假设出现,我们今天就少了许多数百年间家喻户晓的名字和经久不衰的话题,这得失之间应该不是当年的罗贯中先生可以计算得清楚的,而如今的我们,何况不是如此呢?真的希望有人可以重写一部不是穿越小说的《新三国演义》出来,相关的影视剧作品已经有很多了,但那都属于可以用金子衡量价值的范畴,即便是换了一个角度,也是板上钉钉的讨好和取悦,所以就很难靠谱。
第一楼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