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8966人浏览| 15回复
发帖
二天,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说谢文东只是患有轻微低血糖,其他都很健康。大家这才算彻底松口气。上午十点点,谢文东等人回到学校,三眼没跟来,为半个月后的计划做准备去了。

谢文东和李爽回到教室时,正赶上下课,省了和老师废话。班里的兄弟见谢文东回来,围上来问长问断。由于昨晚讨论了一夜,根本就没怎么睡觉,不一会谢文东就困了。把兄弟们打发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一直到第四节课结束午休时间,谢文东还没有要醒的预兆。教室里的学生不是回家就是去外面吃饭了,只有李爽在外面买点饮料和面包回来啃。这时班级门口来个漂亮女生,一脚把门踢开,站在外面大声喊:“谁叫谢文东,你给我滚出来!”

教室里李爽正一手拿可乐一手拿着面包,刚喝一口,被这突然的一声吓一跳,口里的饮料喷了一地。“妈的,这是谁不要命了?”把可乐和面包放在桌子上,低头把桌子下的棍子拿起来向教室外走。

“草,还有人敢来‘踢馆’啊!你要是想死你他妈直。。。。。”李爽边走边骂,到了门口一见踢门的女生骂不出来了。心想:我靠,哪蹦出个妞,真‘养眼’啊!

李爽手里的棍子赶快藏到身后,把自己认为最迷人的笑容摆在脸上,帅气的甩甩头发说:“嗨~~~姐姐找谢文东干什么?”

那女生上下打量打量李爽,心想这人怎么一脸坏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嘴一撇说:“你就是谢文东吗?”

李爽呵呵一声,两腿交叉,一手拄着门框说:“我就是谢文东。。。”李爽本想说‘我就是谢文东的小弟’,可他刚说完‘东’字,那女生眼一瞪,抬脚踢在李爽的小弟弟上。把李爽痛得跳起半米高,棍子也仍了,双手捂住下体,在原地不停的蹦。女生不一不饶,在李爽身上一顿乱踢,力量虽不大,但李爽还是痛得直咧嘴。本想还手,但一见女生生气的样子,李爽暗叹:今天算我倒霉吧,谁能对这样漂亮的女生动粗!

李爽没办法,只好往教室里跑,嘴里大喊:“东哥!别睡了,我快让母老虎踢死了!哎呀~~~妈呀~~!!”刚喊完屁股上又多了俩鞋印。心里这个委屈啊,没招谁没惹谁,平白挨了一顿皮鞋。

睡得正香的谢文东被李爽的高音和惨呼声震醒,睡眼朦胧的坐直身体,两眼发直,人是醒了,大脑却在休眠状态。见谢文东终于醒了,一边躲女生的飞脚一边大喊:“姐姐,别踢了,我不是谢文东,他是!”说着向正发呆的谢文东指去。

女生顺着李爽指的方向看去,心里一震:怎么是他?转头对李爽大声:“他是谢文东?”

李爽真是怕了,连连点头说:“没错,他就是。有什么事你找他吧!”说完揉揉屁股找个椅子坐下。

那女生来到谢文东面前,问道:“你真的是谢文东吗?”后者没有反映。李爽好奇看着。

女生翻翻白眼,大声问:“你是谢文东吗??”后者还是没有反映。李爽嘴角向上挑起。

女生急了,大喊道:“你是不是谢文东啊???”后者‘腾’站起来,一把把女生抱住,‘啊’女生娇呼一声,李爽瞪大眼睛,眼珠都快飞出来了。接着谢文东一用力,把女生横着甩了出去。‘啊~~’随着女生的喊叫,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好半天才爬起来,不敢相信的瞪着谢文东。后者又坐回椅子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

见女生眼睛都快喷火了,李爽赶快来的谢文东旁边,怕一会女生把他踢死。摇摇谢文东的身子大声说:“东哥,你怎么了?”心里想起出院时医生的嘱咐:低血糖患者在睡觉时被打扰会表现暴躁情绪。

被李爽一顿摇晃,谢文东才算真正醒过来,见李爽还在用力的摇,大声说:“你要是想死就继续摇吧!”吓得李爽赶快把手收回来,小心问:“东哥,你真醒了吗?”

“废话!难道是鬼在和你说话啊!”谢文东哈嘁,感觉身上不对劲,突然看见一旁有个漂亮女生正用杀人的目光盯着自己。“高慧玉!”谢文东惊呼一声,满脸笑容的走过去,“学姐你怎么来了?”

“我来很久了,还被你热情的摔在地上呢!”高慧玉一脸怒气,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这。。。这不可能吧!我怎么能把学姐摔在地上呢?我一点都不知道!”谢文东带着疑问回头看李爽,后者很肯定的点点头说:“东哥,刚才确实是这么回事!”

谢文东听完,肩膀一低,小声说:“学姐刚才真是对不起了!我真的不知道,那时我可能神志不清才对你。。。。我请你吃饭赔罪吧!”

“哧”高慧玉一翻眼,“谁稀罕你的饭啊?我问你,你真是谢文东吗?”

谢文东一点头说:“学姐,我是不是那里得罪你了?”

高慧玉说道:“对!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和我姐姐过不去?”看着眼前这个叫自己学姐的男孩,心里不是滋味,就是他把姐姐气得一夜没睡觉,但是一见面,心里再也恨不起来了。

谢文东脑筋一转,知道高慧玉说的姐姐是谁了,两手一摊说:“这是我和你姐姐的事,我希望学姐不要管!”

听完谢文东的话,高慧玉心里一痛,怒声说:“为什么我不能管!我姐姐的事我都能管。你是谁啊,凭什么命令我!”

这时教室里陆续有人回来,进来后都满脸奇怪的看着他俩。谢文东心里叹口起,拉住高慧玉的胳膊说:“我们去外面走走吧。正好我饿了得吃点东西。”说完不管高慧玉愿意不愿意,拉着她向外走去。

走出学校一段距离,谢文东把手松开,正色道:“其实我和你姐姐的关系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坏,虽然打过一架,但都过去了!”

高慧玉被谢文东拉住胳膊走了这么远,脸色有些红晕,轻声问:“那以后你还会可我姐姐打架吗?”

谢文东想了想,说道:“应该没有打架的机会了!”

高慧玉心里一宽,道:“哼!你和姐姐打架我二哥不知道,他要是知道就有你好受了!”

谢文东奇怪的问:“你二哥是谁啊?”

高慧玉呵呵一笑,调皮的眨眨眼说:“我不告诉你,反正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第一卷少年热血第十二章阴谋

很厉害的人物?谢文东猜不出那人会是谁,说道:“那有机会我可得见见他!呵呵!”

高慧玉见他一脸向往的样子,故意说:“他才不会见你这样的小人物呢!”说完‘咯咯’的笑起来。

看着高慧玉调皮天真的笑容,谢文东不觉一呆。见谢文东傻看着自己,小脸一红,高慧玉在他的眼前晃晃手说:“喂!没见过大美女吗?”

谢文东回过神,把眼前不停摇晃的小手抓住说:“是啊是啊!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学姐。不知道如此美丽的学姐能否赏脸陪在下吃顿午餐呢?”

高慧玉的小手被谢文东抓住,抽了几下没抽回来,脸红的象是盖了一张红布,低头娇声说:“好吧!”

看着高慧玉低垂的娇面,谢文东心中荡漾起层层波纹,真象就这样过一辈子。两人静静的站着,谁也没有说话,时间如同停止了一般。九月的骄阳挂在天空,俩人的身影沐浴在阳光下。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的时间,谢文东醒了过来,见自己还抓着高慧玉的小手,脸色一红把手松开,象做了坏事一样,小声说:“对不起,学姐!我刚才。。。。”

高慧玉把手放在谢文东的嘴上,把断了他的解释,笑说:“以后别我学姐了,人家比你才高一年级!我的亲人都叫我小玉,你也叫我小玉吧!”

谢文东点点头,小声叫道:“小玉!”

高慧玉心里一甜,拉着谢文东的衣服说:“你不是饿了吗?我也有些饿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带你去个好地方。”说着拉谢文东向前走去。

远处传来谢文东无奈的叹息声:“刚才你还说不饿呢!”还有高慧玉顽皮的笑声:“小弟,姐姐逗你呢!”两人的影子消失在街道尽头。

下午无话,晚上谢文东回到家里,刚吃过饭,就接到高慧玉打来的电话。谢文东问道:“玉姐,有什么事吗?”电话另一边传来咯咯的笑声:“没有事,就是想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喂,没什么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

“可以可以,我随时欢迎啊!玉姐吃饭了吗?”“刚吃完,吃得一点都不舒服!”

“为什么啊?”“还说呢,都怪你!自从你和姐姐打完架后,姐姐一天到晚板着脸,对人也是爱理不理的,快气死我了!反正就是你的错了!

“喂!小姐,不能这么说啊,我会很委屈的!”“哼!不理你了,我要去陪姐姐了,拜拜”

‘咔’对方电话挂了,谢文东莫名其妙的摇摇头,没有明白高慧玉来电话是什么意思,唉!女孩的心思还真是难以理解啊!谢文东把电话放下回自己房间看书去了。方厅里,谢文东爸爸看着儿子进屋了,小声对妻子说:“咱们的儿子不会是处对象了吧!?哈哈!”

第二天,谢文东还是跑步上学。进到班级里,看见李爽,走过去轻声说:“小爽,你去找高强和张研江,我在小树林等你们!”

李爽答应一声,没问为什么,反正知道东哥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见李爽离开后,把书包放在自己的椅子上后走出教室。谢文东刚到树林不久,李爽三人就到了。谢文东低头想了一下说:“我们商量一下对付刘景龙的办法吧!我和高老大打过赌,半月不把黑龙兄弟会打垮我们就解散!”

李爽说:“东哥,我看把三眼找来,我们一口气把他打掉算了!”

谢文东摇摇头说:“我还没有见过刘景龙,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他的实力也不了解,贸然出手我怕会吃亏,高老大可不是一般人,她能答应这次赌约说明黑龙兄弟会还是有实力的!”

张研江接过话说:“东哥说的对。刘景龙手下光学生就能有不下一百号人,加上他收服的一些校外混混,势力绝对不小。”

李爽大声说:“研江,那你说怎么办?”一边的高强说:“我看不如找几个人,在他回家的时候给他一闷棍,这不就了事了吗!”

张研江咬咬嘴唇说:“这恐怕也不行。刘景龙打架是有一号的,人去少了未必能打过他,人要是去多了还怕他见机逃跑,那样更不好办!就算是真能把他打进医院,但他的兄弟还在,里面有几个人的头脑不次于刘景龙,之所以做他小弟是因为此人讲义气,而且他们还欠刘景龙的人情。有他们在,黑龙兄弟会就垮不了,我们还会打草惊蛇!”

李爽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们不是输定了?”

谢文东一摆手,问张研江:“那你看应该怎么办?”

张研江考虑一下说:“最好能把刘景龙和他下面骨干毫无防备的找进一个封闭的地方,而且还是我们事先埋伏好的,这样才能有机会把他们全部打掉!他们一完,黑龙会也垮台了。”

李爽听了翻翻白眼说:“你说的容易,我们怎么才能把他们弄近一个封闭的地方,还得是毫无防备的,他们那些人又不是傻子!”

谢文东突然问道:“刘景龙能信得过的兄弟有几个?”

张研江想了一会说:“能有七八个吧,这些人都是和他有过命交情的!”

谢文东大脑在飞快转动着,考虑尽五分钟,对大家说:“你们帮我去察察。。。。。然后。。。。。”众人一边听谢文东的话一边点头,最后,李爽说:“东哥,这么做是不是。。。。。”

谢文东还没说话,张研江接过话说:“爽哥,有时候做事就得不择手段。我们是出来混的,就更不能讲究太多了!”

李爽面带难色说:“这个我知道,就是觉得。。。。”

谢文东看着李爽大声说:“觉得什么?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好人,我们以后要做的事还会更坏!你有什么疑义就一起说出来!”

李爽从没见过谢文东这样,低下头说:“东哥,我错了!以后我不会再说别的了。”
谢文东面色一缓道:“小爽,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这个世界你要是想生存下去,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只要你还想生存,还想发展,你都得有一棵冰冷的心!”
李爽点点头说:“东哥,我了解了。反正不管是什么时候我都听你的!”
谢文东点点头,看下三人问:“你们还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如果没有就到这里,大家回教室吧!我还有些事情得考虑一下!”
三人同声说:“没有了!”谢文东点下头示意他们可以走了,然后三人向教学楼走去。看着三人走远的背影,谢文东一人在树林里漫步,想着自己的心事:自己就算打垮了刘景龙,在一中称霸又能怎么样?收些微不足道的保护费?三眼说得很对,光靠学校永远也成不了大气候,只能弄点小钱。可是想要来钱快,就要数黄赌毒了,但这三样没有好碰的,一个不小心,不止自己遭殃,就连兄弟们也跟着陷进去了。还有就是靠看场子赚钱,但现在生意好的都被地下三大帮会抢走,就连生意不好的也有小帮会占领,看来真得按和三眼商量的计划办了!
想到这里谢文东长出一口气,既然下了决心,就没有更改的道理。大步向教学楼里走去。
过了三天,一中出奇的平静。有实力的三伙组织没有发生过一次争斗。只是在平静的水面下,一场惊涛骇浪就要来临,暴风雨要洗刷这里,新的格局以在酝酿之中。
三天后,夜,何浩然走在回家的路上,一想起刚才和龙哥还有兄弟们开的会,心里就阵阵烦乱。一中本来有了高老大就够不太平了,现在又来个谢文东异军突起,形势越加复杂。还好谢文东和高老大对上了,没机会找自己这方面的麻烦。正当他想着心事,前方出现五人挡住去路。为首一人,身材不高,体形肥胖,脸上有一道横疤,一双眼睛紧盯着他。
第一楼
老公:[color=Blue]lygxychy[/color] 妹妹:[color=Red]感动[/color] [img]http://img113.imageshack.us/img113/2248/q7tw.gif[/img] 做男友一定要[三从四得] 三从:跟从;随从;听从.四得:生日要记得;生气要忍得;心事要懂得;被耍要装做不晓得.

TOP

何浩然一楞,问道:“兄弟为何挡我的去路?”

那胖子呵呵一笑:“你是何浩然吧!我老大想见见你,不知你能不能赏脸啊?”

何浩然心里微惊,看看胖子身后的人,穿的是一中校服,明白了大概,说道:“你们老大就是谢文东吧?不过我没兴趣见他,如果他想见我就让他亲自来!”

那胖子正是李爽,说道:“嘿嘿,浩然兄是不是有些太狂了?不过没关系,东哥说了,你要是不愿意自己走,我们这些兄弟可以帮你!”

何浩然眯着眼睛说:“你认为就凭你们几个人就能挡得住我?!笑话!”

李爽面色一沉,说道:“早听说黑龙兄弟会有你这么一号,今天我想领教领教,不知道兄弟敢不敢和我单挑啊?”何浩然正要说话,后面传出了声音让他把话咽了回去。“老肥,你就是太冲动,忘了强哥怎么对你说的了。快点了事,一会东哥该等着急了!”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高强。

何浩然回头看说话的人,见身后不知何时又走出七八号人,领头的是个身高一米七七左右的少年人,刚才说话的也正是他。何浩然哈哈大笑:“你们老大也太看得起在下了,十多人来请我一个,要是不去好象很不给面子啊!”话没有说完,身子箭一般射向李爽,拳头向他的脸打去。

但是他小瞧李爽了,身体虽有些肥胖,但是灵巧一躲,闪过何浩然的一击,抽空向他肚子打出一拳。何浩然知道难讨好处,只好退了回来。十多个人把他围在中间。李爽面带邪笑看着他,“嘿嘿,兄弟这一拳的见面礼我记住了!”

何浩然心里暗叹,知道自己今天想走是走不了了,谢文东能在一中短短几天内迅速崛起不是出于偶然。点点头,何浩然挺胸说:“带我去见你们老大,我也想会会这个人物!”李爽对何浩然也有些佩服,对方面对自己十多人毫无惧色,挑起大母指说:“恩!兄弟够光棍,是个汉子!兄弟们走!”

李爽高强等人带着何浩然来到一家饭馆,门口挂着停业的牌子。李爽把门一推,说声:“请吧,浩然兄!”

何浩然看看李爽,犹豫了一下大步走了进去。李爽等人跟了进来,反手把门锁死。何浩然身子一阵,回头看了一眼,心说:大不了就是拼命呗,怕啥?想到这,面带微笑,在李爽的指引下来到里屋。屋子不大,却站了不少人,中间一把皮椅上坐个少年,年纪在十六七左右,一手拄头,状似休息。

何浩然把惧怕抛在脑后,大声问:“你就是谢文东吧?!”

话刚说完,旁边上来一人,一巴掌打在何浩然的脸上“***的,这么和东哥说话!”

何浩然擦下嘴角的血,没理旁边的人,盯着谢文东说:“不知道东哥的待客之道原来是这样!”

“去你**的,小子你找打!”旁边的人抬起手,正要打下去。谢文东睁开眼睛,挥挥手,那人一见,退了下去。看了看何浩然,谢文东微笑说:“恩!是个汉子。刘景龙运气不错,有你这样的兄弟。小爽,搬过把椅子,别人我们请的客人站着!”

李爽答应一声,不一会拿着一把椅子放在何浩然的身后,说道:“浩然兄,请坐吧!”

何浩然想了一下,坐在上面,开门见山说:“东哥把我请来不是就让我干坐着吧?有什么话就说吧!”

谢文东用手指轻翘椅子把手,“我想让黑龙兄弟会在一中除名!”
一句话把何浩然吓了一跳,此人好狂的口气,冷笑道:“东哥的豪言令人佩服,但是这事我恐怕帮不上忙,也没什么能帮得上的!~”

谢文东摇摇头说:“你可以帮得上忙,只要你把刘景龙还有黑龙兄弟会的骨干请到这里来,就是帮我很大的忙了!”

何浩然脸色一变,怒声道:“这就是东哥请我来的目的吧!?”

谢文东道:“你是个聪明人,应该不用我说的很清楚了!”

何浩然站起身,瞪着眼睛大声说:“让我出卖龙哥,出卖兄弟会里的兄弟,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杀了我我也不会这么做的。东哥太小瞧我的为人了!”

谢文东笑了笑,摆摆手说:“坐,坐,别太激动。我相信你会做的!”

何浩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了看谢文东,把眼一闭不再说话。李爽见他的样子就来气,大声道:“你装你**个大头蒜!我。。。。。”说话的李爽一看谢文东的眼神,下面的话没敢再说。

谢文东轻轻说:“我知道你母亲去世的早,是你爸爸把你们拉扯大的。你有个妹妹在上初二吧!长的很可爱,你不想看见她出什么事吧!?”说着,从兜里拿出个小玉坠,拎着红绳在手里不停的摇晃。

何浩然听到谢文东提到自己的妹妹,把眼睛睁开,当他看到谢文东手里的玉坠时,呼的站起身,向前走去。刚走两步就被李爽等人压在地上,动摊不得,嘴里大叫:“谢文东,我****,你把我妹妹怎么了?”

谢文东呵呵一笑说:“她现在很安全,我的兄弟正好好保护她呢!但这是暂时的,她的安全与否主要在于你的表现!”

何浩然大声说:“谢文东,你算是什么英雄好汉,有种的你冲我来,别碰我妹妹!”

谢文东站起身,来到何浩然身边蹲下来,看着被按在地上的何浩然说道:“你有个错误我必需帮你纠正。我不是英雄,你给我记清了,我是个坏蛋!你的妹妹在我手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你是要救你的妹妹,还是要救你的朋友,我给你时间好好考虑一下!”

何浩然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谢文东没有动怒,向李爽一挥手说:“让他离开!一个晚上够他考虑的了。”

李爽等人放开何浩然,后者站起身,盯着谢文东说:“我妹妹在哪?我要见见她!”

谢文东摇头说:“这个不行,现在你可以走了。对了,你最好不要报警。如果你那么做了,你的妹妹就会在人间蒸发掉。而且你也拿不出一条证据是我干的!你只有一个晚上的考虑时间,明天中午以前给我消息,不然我不能保证你妹妹的安全。记住喽,你走吧!”

何浩然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李爽等人拉了出去。走在回家路上的何浩然,眼泪低落在地面,他知道,比自己小四岁的妹妹,从小就没有母亲吃了不少苦,自己说什么也不能让妹妹受到一点伤害,绝不能,不能。。。。。。

何浩然走后,谢文东松了口气,对大家呵呵一笑说:“走,去看看我们的小客人!”大家跟着哄笑起来。众人走出饭店,高强找到饭店老板,给他五百快钱,告诉他明晚还来。老板满脸堆笑,不停的点头。

谢文东等人来到二中旁边的欣欣台球厅,外面站着好几个人,见来人是谢文东,齐声弯腰说:“东哥好!”

谢文东点下头问:“小丫头还好吧!”

一个兄弟满脸哭丧说:“她好的很,精力充沛,一直折腾到现在。东哥,你看我脸,这就是她的杰作!”

谢文东仔细一看,这位兄弟的脸上有四道血印,哈哈一笑,拍拍他肩膀向台球厅里走去。李爽过来一扒拉他脑袋,笑声说:“你可真够衰的!”后者一脸委屈。

谢文东走进里面,三眼正一脸无聊的蹲在地上抽烟。看见谢文东,把烟头掐死,站了起来,急忙问:“东哥,怎么样了?他哥哥答应了没?”

谢文东摇头说:“这人很讲意气,我给他一晚考虑的时间。不出以外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三眼问:“要是他铁了心就是不答应,我们把这个女孩怎么办?”
谢文东笑说:“他不会不答应的,这三天里我查过,他很疼爱自己的妹妹!要是他真的不答应,哈哈。。。那女孩就给你做老婆吧!我看长得也可以嘛!”

三眼被谢文东玩笑话说得脸色微红,低头说:“东哥,别开我玩笑了!”

谢文东道:“走,带我去看看小丫头去!”三眼点头,和谢文东等人进到里屋。刚推开门,一个大枕头迎面飞了,三眼吓了一跳,急忙用手抓住。只见一个年纪十四五岁,眼睛大大的小女孩站在床上,双手恰腰,大声喊:“长得象二郎神的王八蛋,快把我放了,不然让我哥哥知道了揍死你!”

三眼听完,眼珠瞪得溜圆,大喊:“你给我滚下来!哎呀哎呀!我的床啊,你敢穿鞋踩我的床!?你。。。。”三眼大步走过去,不管小女孩的一脸惊讶,拦腰抱起扔在地上,心痛得看着被无情践踏的床单。

小姑娘站起来,拍拍小屁股,跑到三眼背后,狠狠踢了一脚,“你这个臭不脸的混蛋,还敢打我!我踢死你,踢死你。。。。”踢完一脚看三眼没什么反映,又踢了几脚,越踢越顺腿!

三眼突然转过身,额头的青筋蹦蹦直跳,“我要杀了你这个小妖精!!”看见三眼杀人的目光,李爽赶快上前抱住他,“算了算了,和一个小姑娘生这么大气干什么!?”听李爽这么一说,三眼冷静下来,坐在床上喷火(喘气)。

谢文东一脸微笑,心想这个小姑娘真不一般,能把三眼气成这样天下都少有。想到这,谢文东哈哈大笑道:“好戏好戏啊!可惜这么快就演完了,可惜!”

小姑娘看看这个哈哈大笑的男生,感觉比自己大不了两岁,样子也不可怕,胆子一壮,大声问:“笑什么笑,也不怕把大牙笑掉了!”

谢文东笑眯眯的看着女孩说:“恩!真不错,比你哥哥厉害多了!不过女孩最好还是文静点,要不以后谁敢做你男朋友啊?”

小姑娘惊讶问:“你认识我哥哥吗?”谢文东点头说:“认识!你哥哥让我好好招待你,你要去哪玩我们都带你去!”高强听了急忙说:“东哥,这不行。。。。”

谢文东打断他的话,说道:“没事。”转头对女孩说:“怎么样,想到哪玩?”

小姑娘眼睛一转说:“我想去滑旱冰!”

谢文东听了一楞,这个运动他可不会。呵呵一笑说:“张哥,我看咱们这些人里数你旱冰滑的好,你就陪小姑娘去吧!我有事,先走了!”说完和大家打声招呼回家了,留下目瞪口呆的三眼,和两个在一边坏笑的李爽,高强。

“很好笑吗?老肥,我怎么看你笑的最欢啊!?”“不是吧,三眼哥!老强也笑了你怎么不说。哎~~哎别抓我耳朵!”里屋传出李爽的惨叫声,和小姑娘呵呵天真的笑声。

第二天,谢文东提前从家里出来,先到三眼那转了一圈,然后才去学校。刚到学校,何浩然就把他叫到树林里。谢文东早有准备,问道:“兄弟你是不是想好了!”

何浩然皱眉,下了很大决心说:“是的,东哥。晚上六点我领龙。。。。龙哥他们去饭店。希望东哥也要讲信誉,把我妹妹放了!”

谢文东说:“这个你放心,只要你真能做到,我二话不说就放人!”

何浩然松口气问:“我妹她。。她现在还好吧!”

谢文东笑道:“她很好,你不用担心这点,我不是言而无信的人!”说完向树林外走去,“希望你也是个首信之人,不要让我失望!”何浩然呆呆的站在树林里,心里难以平静,为了妹妹的安全不得不出卖朋友。对于一个讲义气之人,心里地痛苦可想而知。

中午,高慧玉来找谢文东出去吃饭,后者欣然答应。看得李爽心里一点都不爽,自言自语说:“为什么没有人邀请我去一起吃饭呢?”这话被他同桌听见了,对李爽眨眨眼睛说:“同桌,我请你吃饭去啊!”李爽转过头一看,脸都绿了,哪还有食欲,急忙说:“谢谢,谢谢。我其实一点都不饿!哇~~~”“哎呀,你怎么吐了,我帮你揉揉胸吧!”“。。。。。”

晚上,一中附近的小饭馆里。谢文东,李爽等人都在里屋,等着何浩然把人领来。眼看就六点了,李爽有些沉不气问:“东哥,何浩然那小子不能耍咱们吧!”

谢文东摇头说:“不会。我肯定他能来,他的眼睛不会骗我!”刚说完,一个小弟急匆匆跑进来,“东哥,何浩然领着几个人来了!”

谢文东眼睛一亮,大声说:“你们都知道怎么做了吧?!”“知道,东哥!”

“好,今天一战过后在一中将再也找不到黑龙兄弟会!”“吼~~~~~”

饭馆外。何浩然带着刘景龙等人来到饭馆,对大家说:“就是这家,菜做得相当不错了!今天我请客!”

刘景龙笑说:“咋了,有钱了是不!什么时候吃饭你们拿过钱。走,去尝尝这家的菜是不是真象浩然说得那么好!”一行人陆续走进饭馆,何浩然走了最后,脸色白的吓人。只是刘景龙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兄弟能把他推进火坑。

众人进到饭馆,挑了一张大桌子坐下。一个人大声喊:“老板,来客人了,快出来!”
老公:[color=Blue]lygxychy[/color] 妹妹:[color=Red]感动[/color] [img]http://img113.imageshack.us/img113/2248/q7tw.gif[/img] 做男友一定要[三从四得] 三从:跟从;随从;听从.四得:生日要记得;生气要忍得;心事要懂得;被耍要装做不晓得.

TOP

谢文东从里屋出来,满脸笑容问:“各位要些什么?酒菜我这可都没有,棍子片刀到的有一些!不知道合不合各位胃口。”一句话如无雷轰*般,饭馆里鸦雀无声。

一个猴脸少年站起来,看看谢文东,嘴一瞥:“我*,你是什么**东西在这里满嘴喷粪,你要是想死大爷我成全你!” 谢文东脸上笑容更深更甜,没有说话,抬手在空中打个指响。响声过后,从里屋呼啦出来不下三十号人,门外又进来十多号。门被关上,从外面反锁,就连窗户也被用铁条门锁死。整个饭店如同牢笼一般,从里面别打算出去。

刘景龙马上反映过来,不敢相信的看着何浩然说:“浩然,你。。。你竟然出卖我?”“龙哥,我对不起你!”后者低头小声说,声音低的连他自己也听不见。

其他人一看何浩然的样子也明白过来,猴脸少年一脚踢在何浩然的肚子上,“我***啊,龙哥对我们这么好你竟然出卖他。你他妈还是个人吗?**!”

何浩然跪在地上,眼泪夺眶而出。“龙哥,我对不起你!等我救出妹妹,要打要杀我随你!”

刘景龙不理何浩然,看着谢文东说:“今天这个跟头我栽了。让我明白点,你是谁?”

谢文东呵呵一声:“你还没有你兄弟聪明呢!在一中我不是高老大的人,你说我还能是谁?”
不错,正是小弟。今天就是想和龙哥商量一下这个黑龙兄弟会该如何解散!”

刘景龙脸色一变说:“东哥。我留下来随你处置,但我希望你能放了其他的兄弟!”

谢文东摇头道:“这个可不行,我费了这么大的精力就是想把你们这些主干一起打出一中。嘿嘿,龙哥也是明白人,其他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猴脸少年对刘景龙大喊:“龙哥,我们就跟他们拼了吧!”说着向谢文东冲去。谢文东原地不动,猴脸少年接近到一米多的时候,旁边飞来一脚,正踢在‘猴脸’的脸上。猴脸本身的冲击力再加上这一脚侧踢的力量,威力之大可想而知。猴脸被踢得哎呀一声,翻倒在地。出脚的正是高强,没有说话,对着倒地的猴脸一顿乱踢。

猴脸的连续叫声象一把铁锤,击打刘景龙和他手下每一个人的心脏,头上冷汗流了下来。看眼倒地不起的猴脸,刘景龙说道:“只是听说东哥够狠,今天一见果然不假!”

谢文东道:“我对敌人从没有手软过!”刘景龙大声说:“自从你们来到一中,我好象从来没有惹过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

谢文东冷笑说:“一片树林里,只允许有一只老虎。如果又多出一只,那就如同眼中钉,肉中刺。我不动你,你早晚有一天会动我!所以黑龙兄弟必需得消失!现在你们就是我最大的敌人!”

刘景龙也是个汉子,知道今天是躲不了了,索性就豁出去,大声说:“如果你要真是个人物就和我单挑,我输了,随你处置,你要是输了就放我们走,怎么样?”谢文东:“哈哈!!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讲条件,只不过是笼中困兽而已。”说完把手一挥,大家明白老大的意思,一拥而上。刘景龙等人的身影被人海埋没。

高强搬来一把椅子让谢文东坐下,自己站在一傍边盯着场上,同时也是保护谢文东,怕场面太乱会有危险。谢文东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手指敲打椅子扶手,嘴角向上挑起。眼前数十人撕杀在一起,破碎声,惨呼声交织成一团。人性在这里完全泯灭,人们象疯了一样挥舞手中的武器,击打着自己的同类。这时的小饭馆与地狱相差无几。鲜血殷红了地面。饭馆里混乱声没有超过十分钟,一切都安静下来。场中刘景龙和他的兄弟们躺在地上,浑身血迹不知死活。

“把人抬出去,地方打扫干净。”谢文东站起身,门外的兄弟把锁打开,谢文东一行人走了出来。闻到屋外新鲜的空气,谢文东长长出一口气。何浩然追了出来,拉住谢文东大声问:“我妹妹呢?”

谢文东把拉住自己衣服的手扒拉开,一脸奇怪说:“你妹妹又没在我这,我怎么知道她在哪?”

何浩然一听眼睛都红了,大声说:“谢文东你讲不讲信誉?你不是个人!”

谢文东呵呵一笑,不理何浩然,转身离开。何浩然再想追去,却被其他人拦住动摊不得,只好放声叫骂。远处却传来谢文东的声音:“我敬你是条汉子,希望明天你能来找我,和我一起打天下。”

“谢文东,亏你还披了一张人皮。你把我妹妹咋了?”何浩然听后又是一阵剧烈挣扎,但手脚却被数人把的死死。李爽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东哥早把你妹妹送回家了。”说完一伙人放开他向谢文东走的方向跑去。

何浩然楞了一下,急急忙忙赶到家,推开妹妹的房门一看,妹妹正坐在地上,手里抱着一个大洋娃娃,还有许多其他各种各样的布偶扔在床上。见哥哥回来,扑了过去,大声说:“哥,你的朋友真好,给我买了这么多好看的布偶!还带我去滑旱冰呢!”由于何浩然家只是靠他爸爸在外赚点钱,平时供他们兄妹俩上学已经是很大的开销,虽然知道妹妹喜欢布偶,可是确实买不起!

看见妹妹欢笑的面庞,何浩然长叹一声,心里默默道:谢文东,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中开学仅仅一周的时间,黑龙兄弟会未知原因,老大刘景龙及其手下骨干全部身受重伤,住进医院,帮会群龙无首,宣布解散。在黑龙兄弟会解散的第二天,由高老大领头的组织也宣布解散。这时号称文东会的组织异军突起,迅速网罗散乱人员,人数增加到数百人,远近学校无不胆寒。学生们互相传诵文东会的传奇,一时间谢文东的名声远近皆知。

而当时J市的黑道又起波澜,一个名为猛虎帮的神秘组织,以庞大的财力,突然崛起,和地下三大帮会纷争不断。据说猛虎帮是以俄罗斯国内的黑势力做后盾,在中国东北各地设立分会,从事走私。而后,三大帮会之一的斧头帮老大在去乡下探亲的路上,与三位青年发生冲突,被刺三十七刀身亡。斧头帮一时内乱难安,其底盘被各帮会疯抢。J市地下势力混战不断,风烟再起。

星期日,晴空万里。J市商业区更是人山人海。人们积攒一周的精力,终于可以出来喷发一下,笑脸挂在每一个的脸上。

谢文东本想在家睡个懒觉,可七点多电话就响了,文东爸来到谢文东房间,把埋头苦睡的儿子揪起来说:“文东,快醒醒,你的电话!”

谢文东睡眼朦胧的从房间里出来,嘴里嘟囔着:“打电话的这个人最好给我个完美理由,不然我非把他打的满脸桃花开不可!”拿起电话,大声说:“喂?不管你是谁,最好给我个好理由!”

电话另一边传来娇滴滴的声音:“呵呵!是谁惹咱们东哥生气了,发这么大火!”

谢文东一听这声音心里的烦躁马上消失了,不好意思说:“啊!是玉姐啊,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啊!呵呵,找我有什么事吗?”“今天星期天,在家好闷啊,你陪我逛街去吧!”

“这样啊!那好吧,几点去?”“越快越好了。你刚起来吧,那就八点吧!”

“好!我去哪找你?”“恩。。。。我们在秋林大楼门口见吧!怎么样?”

“OK,没问题!”“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许迟到啊,我可是没有耐性的!”

“知道了小姐,我一定准时!”“那好,就这样了,拜拜,一会见!”“拜拜!”

谢文东迅速跑向卫生间,洗脸刷牙五分钟内搞定,回到房间里穿上校服,对文东爸说:“爸,我朋友找我逛街,我先出去了!”文东爸说:“早点回来!”“知道了!”

谢文东坐公共汽车来到秋林大楼,看看表,还好,差五分钟八点。谢文东站在大楼门口,点起脚来四处张望,但是人山人海,放眼看去,都是大大小小的人脑袋。心想:这么多人到哪能看见高慧玉啊?

谢文东正着急呢,背后有人拍他的肩膀。回头一看,正是一脸笑容的高慧玉。今天她穿了一套粉白色的小洋装,人显得更是苗条动人,也多了一分成熟的气息。谢文东看了眼前一亮,好奇问:“玉姐,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高慧玉笑呵呵说:“你不知道你很惹人注目吗?”

谢文东挠挠头说:“玉姐别开玩笑了,我怎么惹人注目了?”

高慧玉笑说:“傻子,星期天上街穿校服的,天下只有你一个啦!自己还不知道呢!”

谢文东环顾四周,可不是嘛,身上穿校服的就自己一个,还真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哈哈!以前上街我都是这么穿的,没想到还能闹出这样的笑话!”

高慧玉拉拉他说:“好了,走吧,姐姐我帮你买套衣服穿,要不你这样站在我旁边太丢人了!”说完,拉着谢文东走进秋林大楼。

谢文东无奈的摇摇头,边走边说:“我还是觉得校服穿在身上既舒服,又精神。”“算了吧,你别老土了,一天到完只穿一套衣服,你不烦,我都看烦了!”

高慧玉拉着谢文东挑了半天,最后选了一套ROBINHOOD的休闲装。谢文东换上之后,人显得活泼多了。高慧玉对这套很满意,在一旁直点头,谢文东自己到没什么感觉,见高慧玉说好,就去前台付帐了。等高慧玉看见,谢文东已经付完钱回来了。见高慧玉一脸的不高兴,谢文东奇怪问:“玉姐,你怎么了?”

高慧玉生气说:“不是说好了我帮你买的吗?怎么你跑去付帐了!”

谢文东笑说:“谁付帐都一样啦,反正这套衣服也是你挑的,就算你帮我买的吧!”

高慧玉一嘟小嘴说:“那怎么能一样,你去把衣服退了,我再去从买一遍!”

谢文东一听头都大了,求饶说:“玉姐,不如你一会请我吃饭吧!我对饭的兴趣比衣服大多了,哈哈!”

高慧玉听完,想了一下说:“好吧,一会我请你去吃大餐!”谢文东急忙点头说好。然后两人开始逛街行动。从八点多一直逛到十二点,这样谢文东对逛街的体会也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平时看来身体一般的高慧玉在逛商场时,体力出奇的好。就连经常跑步上学的谢文东也暗中心惊,自愧不如。而且光是看,看完了试,试完了说不错,最后把东西放下走人。终于谢文东在商场里看见一排椅子,一屁股坐在上面说什么也不走了。气的高慧玉一劲说他没用。谢文东干脆眼一闭,露出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打死我也不走的样子。最后一游未尽的高慧玉只好妥协,和谢文东去吃饭了。

吃完饭后,高慧玉提议去蹦迪。谢文东本不想去,但是一看满脸兴致的高慧玉也只好答应了。两人来到市中心一家迪厅,里面灯光晕暗,轰鸣的音乐震耳欲聋。谢文东感觉音乐的鼓点儿极有震撼力,听后能让人的血液沸腾。心里暗说:难怪这样经常发生打架,听这种音乐就如同吃兴奋剂一般。

高慧玉领着谢文东找个角落坐下,大声问他:“文东,你喝点什么?”

由于音乐太嘈,谢文东也大声道:“我要一杯可乐就行了!”高慧玉点点头,向巴台走过去要了两杯可乐。回来坐了一会就硬拉着谢文东去跳舞。来到场地中央,跟着高慧玉跳了一会,就被灯光闪得头晕。和高慧玉说了一声,又回到座位上。边喝可乐边看着场中正在跳舞的高慧玉,现在她给人的是另一种感受,少了一丝天真,多了一丝野性。紧身的洋装把高慧玉修长的身体更显的玲珑诱人。空中飞舞的长发,象黑丝一般围绕在她的周围。随这剧烈的运动,高慧玉脸上如同布了一层红云,其美丽的身影成了场中最亮丽的风景。

谢文东正沉迷其中的时候,几个年轻人向高慧玉靠了过来,把她围在中间,嘻嘻哈哈不知道说着什么。谢文东离得太远没听清,但是看见高慧玉生气的面容就知道怎么回事。叹口气,谢文东向高慧玉这里走过来。

被年轻人缠住的高慧玉,没办法正要喊谢文东,但转头一看他已经过来了,向他甜甜一笑,对几个年轻人说:“我没情趣陪你们去玩。我男朋友来了,你们快滚吧!”

几个年轻人见高慧玉突然一笑,都被其瞬间的美丽惊呆了,后面的话根本没听进去。谢文东来到他们身后,大声咳了一下,几人全无反映。只好拍拍其中一人的肩膀,那人才如梦方醒,瞪眼回头问:“小子,你干什么?”

谢文东指指高慧玉说:“她是我朋友!”谢文东的话终于引起这些人的注意,上下看看他,一人说:“小子,我们哥几个象找你这个漂亮朋友去玩玩,你要是聪明点就滚到一边去!不然,别怪哥几个不客气!”
老公:[color=Blue]lygxychy[/color] 妹妹:[color=Red]感动[/color] [img]http://img113.imageshack.us/img113/2248/q7tw.gif[/img] 做男友一定要[三从四得] 三从:跟从;随从;听从.四得:生日要记得;生气要忍得;心事要懂得;被耍要装做不晓得.

TOP

谢文东冷笑道:“如果你现在在我面前消失的话,我可以把你刚才的话当放屁!不和你计较。”

“我去你妈的吧,你他妈的毛还没长全呢!”“小子,你和我们哥几个装逼呢!”“罗嗦什么?揍他!”

谢文东一句话把几人都惹怒了,他们见谢文东年纪不大,身材有些瘦弱,还是一个人,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纷纷向他靠过了准备动手。这写人一想到自己能在美人面前显示一下威风,身上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谢文东一看他们的架势,知道动手是难免了,看眼高慧玉,见她正向自己吐舌头,心里说句:真是红颜祸水啊!既然要打,就不能犹豫。趁几人还没有准备好,抬脚踢向左边的年轻人。
那人没想到眼前瘦弱的少年会主动出击,一时大意被谢文东踢在小腹上,闷哼一声,退了下去。其他人见谢文东竟先动手了,一拥而上。周围的人对这里打架早已习惯,很有经验的站在一边围观。高慧玉站在离谢文东不远的地方,一脸关心的看着他。谢文东弯腰躲过迎面一拳,顺势把对方拦腰抱住,猛一抬头,脑门狠狠的撞在对方下颚。那人身子晃了几晃,摔到在地爬不起来了。虽然击倒对方一人,但后背被人狠踢了一脚,痛得谢文东一咧嘴。一人又抬腿踢来,谢文东不想再纠缠,身子一躲,把他的脚抓住向后一拉。那人站立不稳,摔在地上,谢文东一步串上前,向他的面部狠踢了一脚。那人连叫声都没喊出来就晕了过去,鼻梁骨深深的陷进面部里。
(这里有必要提一下人体的下颚。下颚是身体要害部位之一,连接人体的中枢神经,如被重击后,大脑会出现一段时间的空白状态。也正因为这一点,在拳击比赛里,下勾拳是最致命的!)
老公:[color=Blue]lygxychy[/color] 妹妹:[color=Red]感动[/color] [img]http://img113.imageshack.us/img113/2248/q7tw.gif[/img] 做男友一定要[三从四得] 三从:跟从;随从;听从.四得:生日要记得;生气要忍得;心事要懂得;被耍要装做不晓得.

TOP

论坛空间有限,长篇的就不要贴了,给个介绍,一两个阅读网址就可以了,谢谢

[ Last edited by 迷茫之鹰 on 2006-5-22 at 21:59 ]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OK!我贴的也累死拉!
老公:[color=Blue]lygxychy[/color] 妹妹:[color=Red]感动[/color] [img]http://img113.imageshack.us/img113/2248/q7tw.gif[/img] 做男友一定要[三从四得] 三从:跟从;随从;听从.四得:生日要记得;生气要忍得;心事要懂得;被耍要装做不晓得.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