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7314人浏览| 10回复
发帖

电视上播过的《亮剑》作者:都梁

《亮剑》  作者:都梁

爬爬书库:      http://www.3320.net/blib/c/read/1/26/index.html

天涯在线书库:http://www.tianyabook.com/xuanhuan2005/liangjian/

推荐指数:★★★★★
=====================================================
看完电视剧,我也买了一本书来看,没有想到书里更精彩.更感人。

主角李云龙,从平民到革命者,从战士到作战指挥员;从红军到八路军,从抗战到内战;从单身到结婚,从新中国建设到文化大革命等,这些是李云龙从一个农民成长为共产主义者的过程!!



第一楼
我爱美女

这部电视剧我看过,书也看过一点,评价还不错,但我不太喜欢这类作品!
[color=purple]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color]

TOP

晕,才看一点怎么会喜欢上他呢。

好戏在文化大革命那里,你当然不知道了!!!


我爱美女

TOP

我看过电视剧,但我不太喜欢,由其是李云龙的骂人话,听的我直想吐

TOP

我觉得主角个性很鲜明,李云龙处在那个年代又没读过书,如果像政委一样文雅就不够真实了。很喜欢这部电视剧。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寒塘秋露 at 2006-2-20 11:14:
我觉得主角个性很鲜明,李云龙处在那个年代又没读过书,如果像政委一样文雅就不够真实了。很喜欢这部电视 ...

其实俺喜欢里面那个国军将领叫啥来着?楚啥?张光北演的,吕布啊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大丈夫岂能无志气,战死在两军阵是又能怎么地?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孤舟蓑笠翁 at 2006-2-21 08:00:
其实俺喜欢里面那个国军将领叫啥来着?楚啥?张光北演的,吕布啊

是楚云飞吧,那人的性格和我差不多,我也挺喜欢他的

TOP

说起来还是书写的不错。后面文革部分没拍,结局是悲剧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迷茫之鹰 at 2006-2-23 13:06:
说起来还是书写的不错。后面文革部分没拍,结局是悲剧

结局是什么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泡泡女孩 at 2006-3-10 12:27 PM:

结局是什么


后面是李云龙组建特种部队,为解放台湾作准备。并和楚云飞再次交手。

赵刚在文革初期就和夫人自杀了,李云龙收养了他们的孩子。

李云龙的岳父和丈母娘在上山下乡期间一个饿死,一个疯了。

末期李云龙因为指挥军队镇压抢夺军事基地和武器物资的罪名,受到批判,他的部下将他救出,但李云龙坚持回到家中,最后用楚云飞送的手枪自杀了,他妻子也自杀了。


李云龙,我进来了。”马天生面无惧色地走进客厅。

李云龙满意地笑道:“马天生,敢在我的枪口下走进来,你还算条汉子,坐吧。”

马天生在面对李云龙的沙发上坐下来,不动声色地回答:“承蒙夸奖,这是你李云龙第一次称赞我。可我并不感到荣幸,你该知道,一个共产党员是不怕死的。”

李云龙皱皱眉头,有些不耐烦地说:“又来了,我说马天生呀,你咋像演戏的?

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台词?你我好歹共事一场,如今我要走了,你能不能不说那些套话?”

“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分歧,因为政治观点南辕北辙,你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到现在还采取对抗的手段,你怎么能听懂一个真正的革命者的语言呢?李云龙,你走得太远了,我劝你放下那枝枪,这才有出路。”

李云龙冷笑道:“军人没有交出武器的习惯,除非他死了以后。说到出路,你可想错了,我从来没有打算给自己留条出路,所以你这话等于没说。我找你来不是为了和你争论这些理论,因为我这辈子就没闹明白过,你比我也强不到哪儿去,尽管你比我有文化。我只想告诉你,我李云龙这条命,不喜欢听别人摆布,谁都不行,日本鬼子和国民党不行,现在的中央文革也不行,我这条命得由我自己摆布,我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死法。我李云龙这条命虽说不值钱,可也不能被别人轻轻松松就拿走,这活儿得由我自己于,你知道一个军人最体面的死法吗?上吊?服毒?都不行。

那是老百姓的死法。告诉你,军人的死法应该是用子弹。你看,我把枪口对准太阳穴,当我扣动扳机时,子弹会从我另一侧太阳穴穿出,随着子弹喷出的是我的血和脑浆,那时你会看到,我李云龙的血是热的,滚烫滚烫的,冒着热气,我的脑浆是白的,像没点好卤的豆腐,糊里糊涂的,这是因为我这辈子没闹明白的事太多。这颗子弹从我太阳穴穿过后,应该打进那边墙里,那墙是灰墙,不会产生跳弹,如果你想留个纪念,就把这弹头挖出来,我送你了。如果你不稀罕,就把它留在墙里,将来不管谁得到它,和我都是个缘分。昭,还有,这颗弹头可能有些变形,因为我的颅骨比较硬…

…“李云龙用右手举起手枪,把枪口抵住右侧太阳穴。

马天生的脸色候然变得像一张白纸,他失声喊道:“李云龙,你不要开枪……”

他冒死猛扑过去想夺枪。

“叭!”一颗子弹打在马天生脚前的地板上,离他的脚趾只有一寸远,马天生僵住了,他不顾一切地喊道:“老李,你不要冲动,你我的关系到了今天这样,也可能是我在某些方面做得有些过分,我们好好谈谈……”

李云龙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懒得说话,他的食指猛地扣动了扳机……


平反后。。。

时间又匆匆过了十年,公元1978年。在李云龙将军恢复名誉、平反昭雪的大会上,在大会将要结束人们即将散去时,从门外匆匆赶来三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者,他们都穿着便衣,腰板挺直,动作敏捷,与会的人们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曾是职业军人。这三位老者刚刚走进会场,猛地看见李云龙将军的遗像。他们突然像遭到雷击般地僵住了,顷刻间三人跌跌撞撞地扑倒在遗像前,为首的老者发出一声凄厉的喊声:“老首长,我的老首长啊,我们来看你啦……”说罢泪飞如雨,三人都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号陶,久久的、不间断的痛哭声使在场的人们无不为之动容……

他们离去时留下一束鲜花,在花束的红丝带上没有任何署名,只别着一颗金星,由于年深日久,金星的镀金层已经氧化褪色,变得暗淡无光。与会的大部分人都不识此为何物。只有几个退役离休的老军人一睹此物,都不禁老泪纵横,烯嘘不已,老人们告诉年轻人,这是1955年解放军授衔时代表将军军衔的将星……

又过了二十年,这个城市有了很大的变化。在临海滨的一座哥特式小楼前,来了一群中年男女军人,他们按响了门铃。小楼的主人是个来大陆投资的台湾商人,他曾在军中服役过,认得军衔,他发现这些军人的军衔都不低,其中有一个少将,其余都是大校、上校。军人们很有礼貌地提出请求说,他们曾经在这座小楼里度过了童年;今天是特地从四面八方赶来故地重游,不知主人能否满足他们的请求。

商人是个好客的人,既然是此楼的前住户,当然有权利参观一下故居,这和他也是一种缘分,更何况这些人都是一些有身份的高级军官。

主人热情地领着军人们参观了楼上楼下所有的房间。军人们又提出能否去后院看看。主人说当然可以,他把客人领到后院时,客厅里的电话铃响了,主人抱歉地请客人随意参观,自己匆匆去接电话。电话是有关合资项目的事,主人谈的时间稍稍长了些,当他放下电话匆匆赶到后院时,不由被眼前情景惊呆了,这些穿着笔挺的毛料军服的军官竟齐崭崭地跪在院墙前,抚摸着墙面的点点斑痕,正哭得像一群孩子……

商人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打扰这些正在痛哭的军官。他知道军人一般是不喜欢流泪的,看来这座小楼里可能发生过一些令人辛酸的故事……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