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8744人浏览| 3回复
发帖

世界已经远去 —— 作别

今天是1月21号。我要开始告别网络。
22号对我来说,是个相当特别的日子。

2003年1月22号,我第一次接触三联。并注册。
7月22号,被船带到梦苑。
所以这个日子,也是相当有缘分的日子罢。



—— 怀念一些人 一些事 有关即将或已经远去的世界。。


1 天地卧龙
昨天遇到了失踪许久的天地卧龙同学。他说你要选一条路走了。我说已经决定了的。以前也和卧龙同学聊了许多,收获还是有不少的。这里又要感谢关心偶的每一个同学拉。

2 雨天傻仔
记得上次在群里和雨天争一些事,所以说了一些本不该说的。后来雨天同学说帮偶补习,虽然不用,但我还是很感谢的。像雨天同学表示敬意。

3 诸葛追随
和雨天争执的那天,MS见到诸葛大叔露了一小脸。后来收到诸葛大叔的短信,叫偶早些休息。虽然我没有回。但是真的非常感动的说。理解万岁。

4 梦风
梦风同学我认识大概一年多了吧。这个哥哥真的十分好人。没事会问问我学习如何,生活可好等等的问题,平淡而充满关切。虽然有时候我不是很在意那些简讯,但是这份心意偶是一直记下的。

5 狂乱隐者
初初想认识狂还是因为此人总是神神秘秘。去年5月我从上海回来,狂第一个感到偶变了。这让偶还是很欣慰的,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肯说是哪变了,这才郁闷。(因为偶自己都说不清楚是哪。。)04的夏天与其混的火热。当初梦风怎么说的,狂和偶一个阴,一和郁。到是很和恰的。从此造就蜀中三杰的不朽传说。。

6 孤舟蓑笠翁
跟着小船到处飘也有2年半之久了。热血,无赖,涩狼,好人,愤青。这5个次大致上也算是我对他的评价了。虽然有时有些粗神经,但是还是很可靠的,为偶们伟大的情谊干杯~

7 紫宣轻云
可能由于是同城的关系,偶对紫宣MM一直有种亲切感。有时凌晨遇上,便聊上几句。也是偶在网上为数不多的女性朋友之一了。至少偶是这么认为D。。

8 二锅不上头
疯狂看小说的那时间开始熟悉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算是志同道合吧?

9 马傲
去年春天偶去了吴国不久,此子换了个马甲惊现梦苑。往后时不时见到Q上那个风一样的大叔亮起头像。时而也同此大叔聊上半天,到也是十分有意思的。可惜没多久,又不见了。

10 轩辕显华
轩辕的名字我已经忘记的,只记得他还叫轩辕。历史太过久远,号码换个不停,导致现在,除了他且算冲动的脾气,我就只记得他的名字了,轩辕。又或者可以说,列传看的太多,遮掩住了他原本的面貌。

11 宫博
我比较习惯叫他PK,记得他说他的名字用五笔输入就是PK什么的,具体已经忘记了。也忘记了是什么时间,因为什么很PK熟起来的。只是记得那时候,我通宵过,时常发现PK也是在的,于是聊上几句,然后关机睡觉。现在他也仍在,可惜偶换了Q。

12 喜之郎
长的有点像张铁林的一个同学。并且狼字放到他身上真是一点都不过分。净带坏小孩子了。。

13 小飞云
记得飞云说过,他叫云飞。梦苑的第一个群“啊 三国”也是他建的。飞云在英国的。13岁听他讲故事和15岁再听便又是不同的感觉。记得当初入吴还是飞云叫我过去的。现在回想真是唏嘘不已。

14 曹仲德
感慨一句,梦苑有几个不认得这家伙的么。。。

15 杨主簿
怎么说呢。厉害,很厉害,十分厉害。总结了多种评价,偶下了这个结论。几乎是无懈可击的一个人。如果还要说一句,那就是,偶对你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注:按时间倒序写的。。纪念仍在未在的朋友。。。

PS:偶太困了 下次继续补充好了。。



※ 以下文章撇去客观主观因素,大家看了也表说我怎么怎么样,也不要说别人。权当故事罢。

[ Last edited by 月天 on 2006-1-20 at 20:34 ]
第一楼
一人留

一 魏廷纪事

记得刚来的时候,梦苑也是没什么人的,比如今还萧条。因为船的关系,也得了个超斑的权限。而当时我也不怎么上心。隔个几天上来转转。一直到10月才算正式加入吧。也因为上学的关系,我上网一直断断续续的。超版也不知什么时候撤掉了。
我看着船和竹子两家4个人挤在水版当斑竹。于是也踩上一脚。水版斑竹如破记录一般,出现5个斑竹。后来竹子一家搬去了图版,我又觉得没意思,便再一脚踢开。
那段时间,图版的精华如雨后春笋一般,噌噌的往外冒,我却不甚在意。如今大叹后悔,怎么当初就那么傻,没去混多几个精华呢。
再来真正有印象的便是三国快要成立的时候。

魏王给了船,蜀王孟浪,吴王xulzhong。
于是我也很自然的去了魏。那是船想把幕也拉来。可惜幕只来了一次,弄好了虚拟形象。因此后来幕的头衔是魏·丞相,势力却是在野,看起来怪异无比。
后来船和xul吵了一架,跑回了三联。而我那时候好奇的很,一心想知道当王是什么感觉。于是后来船把曹操密码给了我,表书禅让。后来觉得王也没什么了不起么,于是丢在一边,不理政事。适逢马傲大叔在论坛指责魏王如何如何。当时我就在想,这是哪跑出来的小子,居然敢在这跟我叫版。撇撇嘴巴挑挑眉毛,往后也就没理他,这事就当是过了。

我这个人很懒,又不喜欢受约束。很喜欢交朋友,又时常不肯主动说话。也算是骨子里的性情。这几年性子变了很多,唯这几条算是没变过。可惜这性子怎么看怎么像人民公敌。

船走了之后,我发现xul同志还是很不错的。于是慢慢交上了朋友。
那时候,我一直开着移动QQ。某日正写着作业收到xulQ来的简讯。问我为什么忽然退位。我很是错愕。因为我和xul的交好,甚至魏吴建交的议案已经提上日程了,不管成不成,总要议一议的。此刻xul的简讯犹如晴天霹雳。
由于当天不能上网,所以还是先跟xul问了一下情况。据说是当时的文华尚书杨主簿代船发了个退位诏。然后急急忙忙的跟船飞简讯。

收到船的简讯,我是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我问他为什么事前没有跟我商量。他却说算了算了,发都发了,跟他回三联好了。当时我真懵了。想了半天很机械的说一句,好。
然后跟xul解释了一番。xul叹气,说也没有办法了。
次日,正式退位,后来令我十分不爽的是连个号都没个准头,看起来飘渺至极。

那天冷静下来之后,我十分恶意的想,该不会是杨主簿那小子挑唆的吧?
然而现在再看,撇去杨主簿。不论是我,还是船。再有关魏王事上,一概幼稚无赖到了极点。


(魏廷纪事 完)



PS 偶直接加精置顶了,免的下次找不到,不好意思,就给偶小小的动用一下私权吧。
以后有机会上网偶会来添坑的。

PS 杨同学和马大叔看了不许骂偶。。人不轻狂枉少年么。。呃,虽然好象有点过了。。。不过米有关系,作为成年人你们要有足够的度量么—_—

呵呵 呵呵。。汗 拜托表砍偶。。T_T

[ Last edited by 月天 on 2006-5-17 at 06:34 ]
一人留

TOP

亲爱D铜子们
一人留

TOP

请允许偶小小的诈一下尸。。

PS问头像的 头像三联大把

PS年不少的几位 一个人生活太TMMD苦了..要达到你们的境界还得要多少年啊...

PS还很年轻的几位 千万表跟老爸老妈彻底闹翻(不要想歪..偶也没有..),否则有苦头给你们吃的..

PS正文


年不轻狂枉少年。今年我一个人过的生日,蛋糕上就写的这句(应我要求。。),自己觉得十分满意,没事笑笑跳跳,哭哭闹闹,有机会让自己放纵一下是多么幸福的事。。

偶尔怀念,轻如飞烟的往事,情怀,都在点滴中莞尔。
不妨试试看,微笑。

沿途放歌。-
一人留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