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0891人浏览| 23回复
发帖

中华名兵器史:剑(11月20日更新)

剑属双刃短兵,有单剑和双剑、长剑和短剑之分。它的结构一般分为剑尖,剑刃,剑脊,护手,剑炳,剑首,再加上剑鞘和剑穗。剑长约三尺左右,一般是根据人的高矮,左手反持剑时剑尖与耳上边缘齐。也有的剑是根据人的身高,体重或不同拳种的特殊需要打制而成的加长,加宽,加重的剑,比如象八封掌门特制的八封剑。
  
  远古时期,武器的设计和制造非常简单,尚处于初级阶段,为了利于近战,那时主要使用的是短兵,在有限的九种短兵中剑轻便灵活,有尖、有刃直刺横割运用自如,所以非常受人喜爱。殷商以前就有了关于剑的记载。随着时光的展转习剑崇剑的社会风气日甚一日,对剑产生一种神秘感,似乎剑在战争中体现着一种超人的不可抵挡的威力。因而使剑在民间流传着不少神话传说,如汉高祖平定天下之后将他所佩带的宝剑收在兵器库中,一日见库中剑气象云一样飞出了库外,好象龙蛇一般上下飞舞。《晋书 张华列传》中也记述民这样一段传说:丰城令雷焕掘土时得宝剑一口,后来传给其子雷华,一日雷华佩剑渡河,忽然剑从腰间飞出来跃入水中,他敢忙叫人到水中去打捞,结果宝剑不见了,只见两条数丈长的龙在水中游戏。
  
  由于当时对剑的崇拜心理,在铸剑时便衍生出许多仪式化的行为方式,《吴霸占春秋》卷二讲述了一个有名的制剑匠人干将与妻莫邪在为吴王阖闾铸剑时,“使童女童男三百人鼓橐装炭”,莫邪还虔敬地将自己的头发,指甲剪下投入在熔炉中。在唐陆广微 《吴地记匠门》对这个传说又有了不同的记载:春秋时吴王阖闾令干将在匠门铸剑,铁汁流不下来,干将妻莫邪问该怎样办,干将说:从前先师欧冶子铸剑时,曾以女人配炉神。莫邪听说后就投身炉中,铁汁流出来了,铸成二剑,雄剑名干将,雌剑名莫邪,干将进雄剑于吴王,而藏雌剑,雌剑思念雄,常悲鸣。
  
  古书除记载了干将,莫邪宝剑之外还有龙泉,太阿,纯钧,湛卢,鱼肠,巨阙等神剑,都为世人所称道。一九六五年在湖北江陵出土的越王勾践剑,在地下埋藏了二千多年,仍旧闪光锋利。
  
  春秋战国时期习剑、斗剑、佩剑之风非常盛行,《庄子 说剑》中记述了赵文王喜剑,三千余剑干日夜为他相斗表演的故事,可见场面何等壮观。置此,男子佩剑不仅显示出威仪的雄风,也是一种狂猖风雅的服饰,更是一种权力地位的象征,因而产生了与佩剑、习剑相适应的严格的佩剑制度。
  
  剑素有“百刃之君”“百兵之帅”的美称。各门各派的武术都有自己不同风格的剑术招法,和剑术理论。剑的应用方法很多,基本上分为,刺,点,劈,挂,扫,砍,撩,挑,云,托,抹,绞,剪,崩等等,以及由基本招法演变组合而成的连环招数。
  
  剑穗也叫剑疆或剑胞,剑穗分为长穗和短穗两种,虽然剑是主体,剑穗是附件,但剑穗并不仅仅是剑的装饰品,它不象近些年有些类似舞蹈的剑术套路,为了追求美和飘,着重舞动剑穗,以追求剑穗造型为目的表演,甚至有时剑穗在先,剑尖和刃在后,突出剑穗的舞花表演,乎略了剑穗的本来面貌。剑穗的本来面貌是什么呢?我们翻开历史有关古代兵器的卷宗,从剑穗的发展演变过程,就不难看出剑穗在骜心动魄的搏击中是起一定作用的,并非只是一般的附件和装饰。
  
  古代马一作战除用长兵器,同时也佩带剑和刀等较短的兵器,剑作为用于近战备用的武器,为了使用方便和防止脱落,往往用皮绳将剑炳拴在马鞍或手腕上,人们把拴在剑上的皮绳称之为“剑疆”,也叫“剑胞”。后人称之为剑穗。
  
  在激烈复杂的搏击中,要求人的身体每个部位都要为搏击服务,手持的兵器当然也不例外了,要求从设计到使用都要有利于灵活出击,达到迅速杀伤对手的目的,由此人们利用剑疆比较柔软的特性,用剑疆缠绕对方使剑穗成为近蹁刃战中剑所不到的作用。人们还学会利用剑疆比较隐敝的特点,出奇不意地击打对方的眼部、面部,后来甚至发展到在剑穗中藏小型的暗器偷袭对方等等。中国的铸剑术在春秋战国时产生了划时代的发展。近年出土的名剑如越王勾践剑即是当时铸剑师的杰作之一。
  
  我愿一提的其它两柄名剑是步光和属镂。其中,属镂乃不祥之剑。夫差用它杀了吴子胥而亡国。越王又用它杀了文种而终亡越。步光乃仁义之剑,得者而王天下。此二剑或已龙蛇而江泽,抑尚污淖而伴亡侯耶?
  
  近世论剑多誉龙泉。又名龙渊,盖唐时已有是剑,避高祖讳而称龙泉。此其一说。又因铸者以龙泉泉水淬剑,剑化龙而去,故名。此其二说。剑术在春秋后期开始出现,史籍中也开始出现关于剑术家的记载。
  
  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卧薪尝胆、报仇复国的越王勾践,曾请了一个埋名隐姓、生活在山林中的剑术家越女给他的士兵传授剑术。这个越女不仅剑术精通,而且还有一套理论。她说,剑术看起来似乎浅显而容易,但是其中的道理却深邃而精妙,有门户的开合,阴阳的变化。用剑进行搏斗时,精神要充足,外表要沉稳,看上去安祥平和,像一个文静的少女,一经交手才知道凶狠如同恶虎。这样的剑术家可以以一当百,以百当万。
  
  剑术不仅在春秋战国的战场上发挥着临阵杀敌的重要作用,而且也是一种表演艺术。。。。在这一时期,无论是临阵打仗,还是击剑娱乐,剑术的好坏都关系到格斗者的生死存亡,所以这是的剑术都是非常实用的实战技术,没有半点华而不实之处。在格斗时,往往先以假动作欺骗对方,等到对手开始动作,自己再动。不动则已,一动起来就急如闪电,这样虽然是后发制人,却往往抢在对手之前击中对手。(『庄子。说剑』)
  
  收持兵器的舞蹈在秦末汉初有了新的发展,成为军队中的一种娱乐。公元前206年项羽的谋士范增为了除掉与项羽争天下的刘邦,在项羽招待刘邦的酒宴上,示意手下的战将项庄在席间刺杀刘邦。于是,项庄就以舞剑助兴为名,持剑舞向刘邦,准备在舞剑中找机会行刺。这时,同情刘邦的另一楚军将领项伯件势不妙,借口一个人独舞不如双人对舞好看,也急忙拔出剑,跳入场中于项庄对舞起来,暗中用身体保护刘邦(『史记。项羽本纪』)。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故事“鸿门宴”。“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就作为成语流传下来。这说明在秦朝末年已经有了用兵器舞练的一些套路动作,这种套路不仅可以单人演练,也可以双人表演。项庄和项伯都是行伍中的战将,因此,他们的舞剑很可能是把自己所熟悉的战斗动作串在一起表演的。出土的汉画像中,也可以看到以对打形式出现的各种较为复杂的武艺动作,如:弓步扎枪、跃步前刺、歇步架剑、弓步格挡等等。
  
  为了对付匈奴的骑兵,汉朝也发展起了以骑兵为主力的军队。骑兵交战中以砍斫为主,很少有刺的动作。于是,环柄刀代替了剑,使得剑在战场上的使用价值大大下降。到了东汉末年,环柄刀几乎完全取代了剑,成为军中主要的短兵器。
  
  剑在战场上地位的下降反而使击剑的风气在社会上风行开来,人人喜欢击剑,喜欢佩带宝剑,剑术有了很大的提高。上至皇帝,下至文武百官,每人都在腰间挂一口宝剑(『晋书。舆服志』)。虽然从汉代起,重文轻武的社会风气已经形成,但是,当时的读书人却一点儿不像封建社会后期那些弱不禁风的白面书生,大家都以能文善武而自豪,许多文人墨客与剑术结下了不解之缘。著名的历史学家司马迁的祖上在赵地就是以传授剑术而驰名;东方朔15岁就学习击剑;大文学家司马相如年轻时不仅喜欢读书,而且喜欢击剑。汉武帝时,渤海郡博学多文的儒士隽不疑,应邀去见一个大官,看门人要他解下佩剑,隽不疑十分坚决地回答道,剑是君子用以自卫的武备,不能解(『汉书。隽不疑传』)。陈寿写到他在“安平之世而刀剑不离于身”(『三国志。吴书。物主传』)。这个时期还出现了不少专门讲击剑方法的文章,据『汉书』记载,这样的文章有38篇,可惜后来都失传了。东汉末年,剑术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出现了不少技艺高超的击剑家,这些人游走四方,传授剑术。如在汉恒帝和汉灵帝年间(公元147-189年),在首都洛阳城,一个叫王越的剑师就十分有名,教过不少徒弟。
  
  唐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盛大的朝代,特别是在开国后的100多年里,万象更新。两晋南北朝时期那种萎靡不振的文弱风气被一扫而光,整个社会充满了蒸蒸日上、朝气勃勃的阳刚之气。唐代的文人们不但用笔来歌颂兵刀弓马的军旅生活,写出了大量的边塞诗篇,而且非常喜爱武艺,一手握笔,一手提剑。被誉为“诗仙”的李白,15岁就喜爱击剑,25岁仗剑远游,走遍了祖国的名山大川,36岁时还“学剑来山东”。他不仅剑术高明,而且善骑马,
  能射箭。
  
  唐代的民间武术在套路化、娱乐化的方向上又朝前迈进了一大步,这突出地表现在剑术方面。唐代以前已经有了娱乐化的种种表现,如在战国时已有叫兰子的宋国人可以同时玩弄七支剑,其间总有五支在空中飞舞,有些像今天的杂技表演。这种表演到东汉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在张衡的『西京赋』里有对边走绳索,边做这种抛剑表演的生动描写。到了唐代,持剑舞蹈成为一种社会风气,友人宴饮时也舞剑助兴,如大诗人李白每至酒酣耳热之际,便拔剑起舞,“三杯拂剑舞秋月,忽然高咏涕泗涟。”(『玉壶吟』)“万里横歌探虎穴,三杯拔剑舞龙泉”,“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南陵别儿童入京』)。李白的剑术到达很高的水平,当他起舞拂长剑”时,“四座皆扬眉”。就是体弱多病的杜甫,在年轻时也曾“把臂开樽饮我酒,酒酣击剑蛟龙吼。”(『相从行赠严二别驾』)
  
  这种表演性剑术到达了出神入化的境地,精通剑术的人很多,其中最著名的剑术家就是斐[min上曰下文],剑一到他的手中,就像有了生命。『独异志』对他的剑术是这样描写的:斐[上曰下文]骑在疾驰如飞的马上,手中的剑左右挥舞,寒光闪闪,忽然,他振臂一挥,宝剑一下飞起数十丈高,直逼云端,发出闪电般耀眼的光芒,随即从高空刺下来,疾如流星,只见斐[min 上曰下文]举鞘一扬,“喀嚓”一声,宝剑入鞘。站在一旁围观的人,看的头发根直发麻。斐[min上曰下文]的剑术、李白的诗和张旭的草书在唐代被人们称为“三绝”。斐[min上曰下文]的剑术与实战已经有了相当的距离,带有明显的娱乐化、艺术化特征,所以能够吸引数千人。
  
  剑术与艺术的进一步结合便是剑舞,也可以称之为艺术化的剑术套路表演。唐代的剑舞已经达到极高的水平,大诗人杜甫看来著名的公孙大娘的舞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过了50年后,在看公孙大娘的弟子李十二娘的表演时不禁回首当年,记忆犹新,写下了千古名篇『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使我们今天似乎还能看到公孙大娘的剑舞如雷霆震怒,蛟龙出水,观众惊讶失色的生动情景。杜甫说,大书法家张旭就是因为常去观看公孙大娘的剑舞而收到启发,草书大为长进。
  
  公孙大娘的剑舞因为是舞蹈,需要高度的艺术化加工,自然与军事武艺完全不同,就是斐[min上曰下文]的剑术也与实际的作战技术有较大的差距,这与后来紧紧扣住攻防格斗为主题发展起来的武术套路有明显的区别,这说明唐代的套路武术还不成熟。但是武术,尤其是套路武术,需要极为丰富的动作素材,唐代舞蹈的高度发达,特别是武舞达到一个高峰,为后来武术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前提条件。
  
  “吴钩”。乃吴越时名剑也。吴王夫差乃狂暴之君,挟其祖阖庐的勇武,又秉桀劣的本性,
  闲时尤好击剑,举国皆仿效之。故东周列国志写到此慷慨曰:“吴王好击剑,百姓多伤痕”。 吴王因爱利剑,朝中媚臣多贡奉之。官吏更于民间赋敛之。有一铸剑师,奈于官吏催逼,造
  剑几日夜不成,想到全家性命,愁苦不堪。其子时尚顽童,偶问之,其父因告原由,并言非
  人之精血祭剑之魂,剑终不成。子愤然起,愿牺牲以救,遂跃身炉火中而化。 当剑之成也,犹隐形火焰中。漾如静水,色青如龙,缈缈一绺青烟遥接云汉。当出剑时,铸
  剑师泪坠剑上,剑嘶啸似童子哭。 吴王最爱此剑。然贡收愈多,型制皆一,遂混乱它剑中而不辨,吴王病之,遍诘群臣而无能
  助者。遂召铸剑师。至则于众剑中一呼子乳名而剑飞贴胸上。盖此剑乃童子之魂也,故其父
  之呼,童子犹能辨识尔。 吴 钩 行
  
  夫差暴桀诛忠臣,钱塘潮涌子胥魂。
  浣纱女娃腰如柳,宫妃饿死为效颦。
  酒酣掷爵呼击剑,从此举国见伤痕。
  步光属镂意不足,令动天下尽搜寻。
  南郊有村深谷中,谷中水猛有龙声。
  地占阴阳藏八卦,石沏成炉象五行。
  龙沉炉底非凡铁,火吞日月借仙风。
  淬剑淘干谷中水,龙犹眠睡剑难成。
  酷吏催逼无日夜,铸者恨眼对寒空。
  膝边童子或相问,临言心悸复逡巡:
  剑专杀戮性嗜血,出世犹慑人精魂。
  童子怒生眉眼间,揽衣揎袖立愤然。
  一蹴跃入无情火,烈火突迸势如山。
  烧去肌肤痛刺骨,魂入龙躯始荡然。
  一入吴宫门万千,遥望家园云之南。
  妆次多得西子抚,深夜时伺昏王眠。
  日久天下贡已多,寂神养情锋刃间。
  眼前浮隐山边路,身畔犹起炉中烟。
  一日兵库铁锁开,身随众剑殿前来。
  鬓发斑白仿佛是,初闻呼唤心犹猜。
  跃飞胸前语难言,透衣唯觉剑气寒。
  青光或是当年怒,磨挲犹似儿时顽。
  勾践征旗罩日烟,夫差无奈死荒山。
  西施舟载范蠡去,此剑遂隐天地间。
  少年一股英雄气,独领剑风几千年。 吴人称短剑为“钩”。今人称“吴钩”则特言此剑也。 龙泉,春秋战国时属越地;唐乾元二年置县,公元1990年12月26日撤县设市。千百年来,在这块古老富饶的宝剑之乡,不知诞生过多少著名的宝剑工艺大师,他的祖师爷便是欧冶子。欧冶子生活在战国时代,他利用龙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丰富的铁砂、木炭,为当时的霸主楚王铸剑三柄,一曰“龙渊”,观剑如登高山临深渊;二曰“泰阿”,观剑如见流水之波;三曰“工布”,其状如珠不可衽。成为当时最锐利的兵器,开创了铁兵器之先河,有如今天的爱国者导弹。在欧冶子铸剑的历史记载之前,未见过有关铁剑的记录,这样欧冶子便是到目前为止能够知道的唯一的天下第一剑的发明者。
  
  以“龙泉”直接代称宝剑的记载,最早见于三国时曹植的《与杨德祖书》——“有威之容,阿论其淑媛;有龙泉之利,乃可议其断割”。后代文人墨客袭用不绝,如唐代诗人李白就有诗曰:“宁知草间人,腰下有龙泉。”鉴湖女侠秋瑾也有诗曰:“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龙泉剑之所以被历代称颂,是因为欧冶子的传人们经过千百年的积累,掌握了一手手绝活,这才使得龙泉剑以“坚韧锋利”、“刚柔并寓”、“寒光逼人”和“纹饰巧丽”四大特色而闻名天下,为世所贵。
  
  值得一提的是精制龙泉剑,历代生产不多,物以稀为贵,加上铸剑工艺之复杂,各朝各代的精品之剑就成了传世之宝。欧冶子的传人们到了清代时,生产正宗龙泉剑的剑铺只有七家,所铸之剑,大多为高官贵族、将军武士的佩剑。而这七家剑铺的姣姣者,当推沈广隆。
  
  沈广隆的开山鼻祖叫沈庭璋,开炉于晚清年间,号称“壬字号”。1911年,龙泉举行铸剑精英大比武,有七家名匠字号剑铺参赛,结果,沈庭璋一剑洞穿三个铜板,并把对方的剑劈成两段,一举夺得剑魁。知县杨毓其挥毫“沈广隆剑铺”横匾相赠;乡绅李观养赠联一幅:“论剑杨知县,夺魁沈庭璋”。“沈广隆剑铺”因之得名,享誉宝剑业。尔后,沈氏宝剑在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金奖;1930年,国术精英云集南京比武,沈氏宝剑被评为最佳器材,从此沈广隆剑铺名声大震,成为举世公认的“天下第一剑”,畅销海内外。
  
  沈庭璋有五子,名焕文、焕武、焕周、焕清、焕全。五子天资聪颖,在父亲的悉心传授下,个个技术精湛,所铸之剑以剑形独特别致见长,时称“铸剑之家沈氏文武周清全”,被誉为“沈广隆传人第二代”。焕文、焕武、焕周于1942年曾为蒋介石铸剑一柄,1955年,为毛泽东主席铸剑一柄,均被传为佳话。
  
  埋藏地下2000多年,出土时仍寒气逼人,锋利异常,一剑可透十来层纸!越王勾践剑、越王者旨於赐剑、越王不寿剑、越王州句复合剑是四代越王佩剑,它们的重现天日已是奇迹,而由台湾收藏家龚钦龙倾力支持、三家省级博物馆跨地联手,四剑齐聚古都金陵更是大饱了南京市民的眼福。说到剑,大家很容易想到武侠小说中“斩金断玉,削铁如泥”的宝刀宝剑,那么,历史上是否真有能削铁如泥的宝剑呢?专家的回答是肯定的:早在2500年前中国人就锻造出锋利的青铜花纹刃,花纹刃具有斩钉截铁、切金断玉的功力,其他刀剑与之接触,很少有不被砍断或损坏的,这不是武侠小说里的想象,而是现实里中国人的骄傲!
  
  春秋时吴越之地铸剑术天下第一,据史书记载,“夫吴越之剑,肉试则断牛马,金试则断盘”。当时著名的铸剑大师有欧冶子、风胡子、干将、莫邪等,名剑则有:干将、莫邪、湛卢、巨阙、纯钩、龙渊、太阿、工布、鱼肠等。虽然这些千古名剑早已失落,但近三四年来发掘出的越王勾践剑及其他越王佩剑,足以让后人瞻仰先辈的优秀工艺。面对2000多年前的同行作品,冶金专家均啧啧称齐:当时的青铜铸剑工艺已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铸出的剑不仅锋利无比,剑身上还有青铜合金自然形成的花纹与光泽,有极高的艺术价值,一些铸造技巧、构件纹饰甚至连今天的工艺都很难企及。
  
  剑,古之圣品也,至尊至贵,人神咸崇。乃短兵之祖,近搏之器,以道艺精深,遂入玄传奇。实则因其携之轻便,佩之神采,用之迅捷,故历朝王公帝候,文士侠客,商贾庶民,莫不以持之为荣。剑与艺,自古常纵横沙场,称霸武林,立身立国,行仁仗义,故流传至今,仍为世人喜爱,亦以其光荣历史,深植人心,斯可历传不衰。
  
  剑创始自轩辕黄帝时代。据黄帝本纪云:「帝采首山之铜铸剑,以天文古字铭之」;又据管子地数篇云:「昔葛天卢之山发而出金,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以上两说,似黄帝与蚩尤,均己制剑为兵。
  
  据以上所述,无论剑之创始人为谁,其出生于黄帝时代,可无置疑。黄帝于民元前四六一五年﹝公元前二七0四年﹞建庙,国号有熊氏,当时尚系初入青铜器时期,但由此推知,剑之出世极为古远,历史悠久,故后人称之「短兵之袓」,确可当之无愧。
  
  自黄帝至东周,大多以铜铸剑,剑质颇佳,炼制技术亦逐渐进步。春秋战国之时,并定剑制,详言制剑之法。周礼考工记云:「   周官桃氏为剑,腊广二寸有半,两从半之,以其腊广为之。茎圆长倍之。中其茎,役其后,身甚五其茎,重九锵﹝按:周礼六两半为一锵﹞,谓之上制,上土服之。身长四其茎,重七锵,谓之中制,中士服之。身长三其茎,重五锵,下士服之   」。又考古记云:「剑,古器名,两刃而有脊,自背至刃,谓之腊,或谓之锷﹝即剑身﹞。背刃以下,与柄分隔青,谓之首﹝即剑盘﹞,首以下把握之处曰茎﹝即剑柄﹞,茎端旋环曰铎」。
  
  由上文可知,剑为具有锋刃之尖长兵器,而其大小长短,端视人体为标准,是以须量人而定。郑锷更于剑有所详解,谓「人之形貌大小长短不一也,制剑以供其服,非直以观美,要使各适其用而己。故为三等之制,以待三等之士,俾随宜而自便焉。剑之茎其长五寸,剑身若五倍长其茎,则三尺也,重九锵,则重三斤十二两也,其长之极,重之至也,故谓上制。唯士之长而有力者,然后能胜之,故上士服之。剑身四其茎,茎之长则二尺五寸也,重七锵,则二斤十四两也,长短轻重得中焉,故谓之中制。唯人之得中者所宜服,故中士服之。若剑身止三其茎,则二尺耳,重止五锵,则二斤一两三分之中耳,轻而且短,故谓之下制。士之形短而力微者,可以服焉」。



[此帖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1-20 17:27:20编辑过]



第一楼
[img]http://qq.up.topzj.com/data/qq/39/15/8/a/20058393145_4azqY5SnVfAh.gif[/img]

中华名兵器史:剑(11月20日更新)

  上述剑制,大抵沿用于远古,历代仍多变更,自秦至宋,改易尤钜。郑锷云:「若以秦汉之剑与宋时之剑比较,则宋时长剑有二十一寸三分,汉时长剑仅十七寸九分。宋时短剑十五寸二分,汉时短剑仅十寸五分,故宋时之剑较汉时之剑长,且品质更优」。言虽如此,当有所据,然亦未便苟同。盖以剑之用途,虽非专供杀戮,亦为文士之饰品,然究仍以防身拒敌为主,如剑长则运用不便,剑短则难期致远,短者轻而不易击坚,长者重而挥动迟缓,二者均非剑制所宜。证以古籍有言:「汉高祖仗三尺剑而得天下」,则汉代剑长不及两尺之说谅有所误。若综合剑史所记,大抵古剑之长,由一尺三寸至四尺多不等,其重量则为二至三斤,正符因人设制,应属可信。
  
  剑既亦为仕宦书生所同好,于是流为艺品,始则于剑身之上彫铭刻画,继则于剑柄上美化其型,附加蕙饰,进而于剑鞘上镀金嵌玉,各其匠心,历代相傅,靡有不然。
  
  剑是短兵的一种,脱胎於矛形刺兵及短匕首,始原於殷商以前,形极为短小,仅有短平茎,而无管筒。古人用此剑插腰,可割可刺,抵御匪寇与野兽。到了周代,尤其是春秋、战国时期,已成为主要短兵器,士类必有之佩备。连冯谖与汉初的韩信,虽然贫至无食,也仍然随身携带。著名的有干将、莫邪、龙泉、太阿、纯钧、湛卢、鱼肠、巨阙等。春秋时的龙泉剑,仍有一只藏於故宫,至今仍很锋利,证明我国在剑的制造和使用上,有著很悠久的历史。
  
  《初学记·武部·剑》:「其後楚有龙泉,秦有太阿、工 ,吴有干将、镆耶、属镂,越有纯钩、湛卢、豪曹、鱼肠、巨阙诸剑。」
  
  《管子》曰:「昔葛天卢之山,发而出金,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此剑之始也。」
  
  《吴越春秋·勾践阴谋外传》:「越王乃使使聘之,问以剑戟之术。处女将北见於王,道逢一翁,自称袁公,问於处女:『吾闻子善剑,愿一见之。』女曰:『妾不敢有所隐,惟公试之。』於是袁公即执林于竹,竹枝上颉桥未堕地,女即捷末,袁公则飞上树,变为白猿,遂别去。见越王,越王问曰:『夫剑之道则如之何?』女曰:『妾生深林之中,长於无人之野,无道不习。不达诸侯,窃好击之道,诵之不休。妾非受於人也,而忽自有之。』越王曰:『其道如何?』女曰:『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腾兔,追形逐影,光若彷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王欲试之,其验即见。』越王即加女号,号曰『越女』。」(其言妙契精微,深得剑术之要。所谓「门户阴阳」,即斗剑时进退纵横之法。而「内实精神,外示安仪」,则是描述斗剑时精神贯注,从容不迫,观变进招的形态。)
  
  金庸更将此段传奇,写进了他的武侠小说《越女剑》中,将剑道的至高境界,作了非常深入的刻划与探讨。
  
  在剑的演练中,一般分为「站剑」和「行剑」两种。「站剑」一般指动作迅速敏捷,静止动作沉稳,富雕塑性。而「行剑」则相对显得停顿较少,动作连续不断,均匀而有轫性。同时剑还有长穗、短穗之刀,穗又称穗袍,它的作用是舞动以惑敌,演练时显得龙飞凤舞,形象优美。尤其长穗,随剑飘舞,更显神妙。
  
  练剑要求身与剑合,剑与神合。《绿水亭杂识四》中说:剑「锋锷如槊刃,而以身为之柄,微州目连猷人之身法,轻如猿鸟,即剑法也。」这里说的「以身为柄」,就是说以身领剑,这是练剑之要。
  
  《吴越春秋·勾践伐吴外传》:「越王乃被唐夷之甲,带步光之剑,杖屈卢之矛,出死士以三百人为阵关下。」(《典略》:「周有屈卢之矛。」)
  
  汉刘熙《释名·释兵》:「剑,检也,所以防检非常也;又敛也,以其在身拱时敛在臂内也。其旁鼻曰镡,镡,寻也,带所贯寻也。其末曰锋,锋末之言也。」
  
  《战国策·韩策一》:「韩卒之剑戟,皆出於冥山、棠溪、墨阳、合膊。邓师、宛冯、龙渊、太阿,皆陆断马牛,水击鹄雁。」邓师,邓国有工铸剑,因名邓师。宛冯,宛人於冯池(荥阳)铸剑,故号。龙渊,河南西平有龙泉水,亦名龙渊,可以淬刀剑,特坚利,故名。太阿,《吴越春秋》:吴有干将,越有欧冶,
  
  《吴越春秋·阖闾内传》:阖闾「请干将铸作名剑二枚。干将者,吴人也,与欧冶子同师,俱能为剑。越前来献三枚,阖闾得而宝之,以故使剑匠作为二枚,一曰干将,二曰莫耶。莫耶,干将之妻也。干将作剑,采五山之铁精,六合之金英。候天祠地,阴阳同光,百神临观,天气下降,而金铁之精不销沦流。……於是干将妻乃断发剪爪,投於炉中。使童女童男三百人鼓橐装,金铁乃濡,遂以成剑。阳曰干将,阴曰莫耶。阳怍龟文,阴作漫理。干将匿其阳,出其阴而献之。阖闾甚重。」
  
  《吴越春秋·阖闾内传》:「湛卢之剑恶阖闾之无也,乃去而出,水行如楚。楚昭王而寤,得王湛卢之剑於床,昭王不知其故,乃召风胡子而问,……风胡子曰:『臣闻吴王得越所献宝剑三枚,一曰鱼肠,二曰磐郢,三曰湛卢。鱼肠之剑已用杀吴王僚也,磐郢以送其死女,今湛卢入楚也。……臣闻越王允常使欧冶子造剑五枚,以示薛烛,烛对曰:「鱼肠剑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故阖闾以杀王僚。一名磐郢,亦曰豪曹,不法之物,无益於人,故以送死。一名湛卢,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寄气托灵,出之有神,服之有威,可以折冲拒敌。然人君有逆理之谋,其剑即出,故去无道以就有道。今吴王无道,杀君谋楚,故湛卢入楚。』」
  
  《初学记·武部·剑》:赵晔《吴越春秋》曰:「越王允常聘欧冶子作剑五枚,三大二小,三曰豪曹。秦客薛烛善相剑,王取豪曹示之,薛烛曰:『实非宝剑也。今豪曹五色,黯然无华,已殒其光,亡其神,此剑不登斩而辱,则堕於饮中矣。』王曰:『寡人置剑卢竹上,过而坠之,断金兽之颈,饮濡其刃,以为利也。』」
  
  《初学记·武部·剑》:《吴越春秋》又曰:「越王允常聘欧冶子作名剑五枚,一曰纯钩,二曰湛卢,三曰豪曹,四曰鱼肠,五曰巨阙。秦客薛烛善相剑,越王取豪曹、巨阙、鱼肠等示之,薛烛皆曰:『非宝剑也。』取纯钩示,薛烛曰:『光如屈阳之华,沉沉如芙蓉始生於湖,观其文如列星之行,观其光如水溢於塘,此纯钩也。』取湛卢示之,薛烛曰:『善哉!衔金铁之英,吐银锡之精,寄气托灵,有游出之神,服此剑,可以折冲伐敌,人君有逆谋则去之他国。』允常乃以湛卢献吴,吴公子光弑吴王僚,湛卢去如楚。」
  
  《史记·苏秦列传》裴 《集解》引《吴越春秋:「楚王召风胡子而告之曰:『寡人闻吴有干将,越有欧冶,寡人欲因此请二人作剑,可乎?』风胡子曰:『可。』乃往见二人作剑,一曰龙渊,二曰太阿。」
  
  《初学记·武部·剑》:《贾子》:古者天子二十而冠,带剑;诸侯三十而冠,带剑;大夫四十而冠,带剑;隶人不得冠,庶人有事得带剑,无事不得带剑。」
  
  《初学记·武部·剑》:《春秋繁露》:「礼之所兴也,剑之在左,青龙象也;刀之在右,白虎象也。」
  
  《周官》:「桃氏为剑,腊(两刃)广二寸有半寸,两从半之(剑脊两面杀趋锷者),以其腊广为之茎围,长倍之,中其茎,设其後,身长五其茎长,重九锊,谓之上制,上士服之。」
  
  《孔子家语·好生》:「子路戎服见於孔子,拔剑而舞之,曰:『古之君子,固以剑自卫乎!』」
  
  《庄子·说剑》:「赵文王喜剑,剑士夹门,而客三千余人,日夜相击於前,死伤者,岁百余人。」由此可见,当时剑术是作为主要武艺存在的。
  
  《史记·项羽本纪》:「范增起,出召项庄,谓曰:『君王为人不忍,若入前为寿,寿毕,请以剑舞,因击沛公於坐,杀之。』……项庄拔剑起舞,项伯亦拔剑起舞,以身翼蔽沛公,庄不得击。」……张良曰:『今者项庄拔剑舞,其意常在沛公也。』」
  
  《汉书·艺文志·兵书略》:《剑道》三十八篇。
  
  汉代剑术已甚精备,斗剑中显示了武艺造诣的深浅。曹丕《典论·自叙》:「余又学击剑,阅师多矣,四方之法各异,唯京师为善。桓、灵之间,有虎贲王越善斯术,称於京师。河南史阿言昔与越游,具得其法,余从阿学精熟。尝与平虏将军刘勋、奋威将军邓展等共饮,宿闻展善有手臂,晓五兵,又称其能空手入白刃。余与论剑良久,谓将军非法也,余顾尝好之,又得善术,因求与余对。时酒酣耳热,方食芊蔗,便以为杖,下殿数交,三中其臂,左右大笑。展意不平,庋更为之。余言吾法急属,难相中面,故齐臂耳。展言愿复一交,余知其欲突以取交中也,因伪深进,展果寻前,余却脚,正截其颡,坐中惊视。余还坐,笑曰:『昔阳庆使淳于意去其故方,更授以秘术,今余亦愿邓将军捐弃故技,更受要道也。』一坐尽欢。」(《三国志·魏书·文帝纪》裴松注引)这段有声有色的记载,反映了当时剑术的高超和斗剑风的兴盛。
  
  杨泉《物理论》:「阮师之作刀,受法於金精之灵,七月庚辛,见神於冶监之门,向西再拜,金神教以水火之齐,五精之链,用阴阳之候,取刚柔之和,三年作刀千七百七十口,其刀背夹刃,方口洪首,截轻微不绝丝发之系,斫坚刚无变动之异。」
  
  但自唐开始,士大夫心理充满道教神仙妖邪鬼怪之说,剑乃变为镇邪凶之器,一若此数尺刚铁,铸成剑形,即具有无上魔力者。於是家悬一剑,即以为祥,不习剑术,而以为剑自可以御敌而胜。所以自唐以後,剑类短兵,有一支为释道所利用,而引入歧途。
  
  从征军士多用刀而鲜用剑,佩刀者渐多於佩剑者,这显然对剑术的发展有相当的阻作用。
  
  舞剑在唐代兴盛起来,杜甫<舞剑器行>描述公孙大娘舞剑绝技:「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江海凝清光。」剑的声光,似闻如见,精湛技艺,如呈眼前。
  
  明唐顺之《武编》说:宋太宗「选诸军勇士数百人,教以舞剑,皆能掷剑空中,跃其身左右承之,妙绝无比。会北戎遗使修贡,赐宴便殿,因出剑士示之,袒裼鼓澡,挥刃而入,跳掷承接,霜锋雪刃,飞舞满空。」这些高超绝技,对後来剑术套路及表演技艺的发展,影响很大,至今我们演练的武术套路中,亦有所见。
  
  金庸《笑傲江湖》中的「冲灵剑法」,就是惊绝的特技。
  
  明代各武术流派,在剑术应用的基础上,创造了不少珍贵的剑法,如何良臣《阵纪》所云:「卞庄子之纷绞法,王聚之起落法,刘先生之愿应法,马明王之闪电法,马起之出手法」等,这些剑法为後世剑术的发展,提供了有益的素材。
  
  明代各武术流派,在剑术应用的基础上,创造了不少珍贵的剑法,如何良臣《阵纪》所云:「卞庄子之纷绞法,王聚之起落法,刘先生之愿应法,马明王之闪电法,马起之出手法」等,这些剑法为後世剑术的发展,提供了有益的素材。
  
  剑的招式是以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搅、压、挂、云等为主。它的特点是刚柔相济、吞吐自如,飘洒轻快,矫健优美,正如拳谚所形容的「剑似飞凤」,由此可知其妙。

第一楼
[img]http://qq.up.topzj.com/data/qq/39/15/8/a/20058393145_4azqY5SnVfAh.gif[/img]

[em00]JJ好有心!!!好棒!!支持~~~送花!
隐逸山庄---Tracy兔宝宝(兔子) [文漾轩]……嗣文……月

TOP

符合+分原则~~~支持
[b][color=red]兄:lygxychy 梦风 日记狂人 妹:月天 老婆:兔子 天涯阁:赐天剑[/color][/b]

TOP

这么多,看完要戴眼镜了,不过还是 有心的送花
四剑客 义兄:此号以疯 义弟:AceEggs 大大哥:lygxychy

TOP

中国古代的剑术


我国的剑术在春秋后期开始出现,史籍中也开始出现关于剑术家的记载。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卧薪尝胆、报仇复国的越王勾践,曾请了一个埋名隐姓、生活在山林中的剑术家越女给他的士兵传授剑术。这个越女不仅剑术精通,而且还有一套理论。她说,剑术看起来似乎浅显而容易,但是其中的道理却深邃而精妙,有门户的开合,阴阳的变化。用剑进行搏斗时,精神要充足,外表要沉稳,看上去安祥平和,像一个文静的少女,一经交手才知道凶狠如同恶虎。这样的剑术家可以以一当百,以百当万。

剑术不仅在春秋战国的战场上发挥着临阵杀敌的重要作用,而且也是一种表演艺术。。。。在这一时期,无论是临阵打仗,还是击剑娱乐,剑术的好坏都关系到格斗者的生死存亡,所以这是的剑术都是非常实用的实战技术,没有半点华而不实之处。在格斗时,往往先以假动作欺骗对方,等到对手开始动作,自己再动。不动则已,一动起来就急如闪电,这样虽然是后发制人,却往往抢在对手之前击中对手。(『庄子。说剑』)

收持兵器的舞蹈在秦末汉初有了新的发展,成为军队中的一种娱乐。公元前206年项羽的谋士范增为了除掉与项羽争天下的刘邦,项羽招待刘邦的酒宴上,示意手下的战将项庄在席间刺杀刘邦。于是,项庄就以舞剑助兴为名,持剑舞向刘邦,准备在舞剑中找机会行刺。这时,同情刘邦的另一楚军将领项伯件势不妙,借口一个人独舞不如双人对舞好看,也急忙拔出剑,跳入场中于项庄对舞起来,暗中用身体保护刘邦(『史记。项羽本纪』)。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故事“鸿门宴”。“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就作为成语流传下来。这说明在秦朝末年已经有了用兵器舞练的一些套路动作,这种套路不仅可以单人演练,也可以双人表演。项庄和项伯都是行伍中的战将,因此,他们的舞剑很可能是把自己所熟悉的战斗动作串在一起表演的。出土的
汉画像中,也可以看到以对打形式出现的各种较为复杂的武艺动作,如:弓步扎枪、跃步前刺、歇步架剑、弓步格挡等等。

为了对付匈奴的骑兵,汉朝也发展起了以骑兵为主力的军队。骑兵交战中以砍斫为主,很少有刺的动作。于是,环柄刀代替了剑,使得剑在战场上的使用价值大大下降。到了东汉末年,环柄刀几乎完全取代了剑,成为军中主要的短兵器。

剑在战场上地位的下降反而使击剑的风气在社会上风行开来,人人喜欢击剑,喜欢佩带宝剑,剑术有了很大的提高。上至皇帝,下至文武百官,每人都在腰间挂一口宝剑(『晋书。舆服志』)。虽然从汉代起,重文轻武的社会风气已经形成,但是,当时的读书人却一点儿不像封建社会后期那些弱不禁风的白面书生,大家都以能文善武而自豪,许多文人墨客与剑术结下了不解之缘。著名的历史学家司马迁的祖上在赵地就是以传授剑术而驰名;东方朔15岁就学习击剑;大文学家司马相如年轻时不仅喜欢读书,而且喜欢击剑。汉武帝时,渤海郡博学多文的儒士隽不疑,应邀去见一个大官,看门人要他解下佩剑,隽不疑十分坚决地回答道,剑是君子用以自卫的武备,不能
解(『汉书。隽不疑传』)。陈寿写到他在“安平之世而刀剑不离于身”(『三国志。吴书。物主传』)。这个时期还出现了不少专门讲击剑方法的文章,据『汉书』记载,这样的文章有38篇,可惜后来都失传了。东汉末年,剑术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出现了不少技艺高超的击剑家,这些人游走四方,传授剑术。如在汉恒帝和汉灵帝年间(公元147-189年),在首都洛阳城,一个叫王越的剑师就十分有名,教过不少徒弟。

唐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盛大的朝代,特别是在开国后的100多年里,万象更新。两晋南北朝时期那种萎靡不振的文弱风气被一扫而光,整个社会充满了蒸蒸日上、朝气勃勃的阳刚之气。唐代的文人们不但用笔来歌颂兵刀弓马的军旅生活,写出了大量的边塞诗篇,而且非常喜爱武艺,一手握笔,一手提剑。被誉为“诗仙”的李白,15岁就喜爱击剑,25岁仗剑远游,走遍了祖国的名山大川,36岁时还“学剑来山东”。他不仅剑术高明,而且善骑马,能射箭。

唐代的民间武术在套路化、娱乐化的方向上又朝前迈进了一大步,这突出地表现在剑术方面。唐代以前已经有了娱乐化的种种表现,如在战国时已有叫兰子的宋国人可以同时玩弄七支剑,其间总有五支在空中飞舞,有些像今天的杂技表演。这种表演到东汉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在张衡的『西京赋』里有对边走绳索,边做这种抛剑表演的生动描写。到了唐代,持剑舞蹈成为一种社会风气,友人宴饮时也舞剑助兴,如大诗人李白每至酒酣耳热之际,便拔剑起舞,“三杯拂剑舞秋月,忽然高咏涕泗涟。”(『玉壶吟』)“万里横歌探虎穴,三杯拔剑舞龙泉”,“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南陵别儿童入京』)。李白的剑术到达很高的水平,当他起舞拂长剑”时,
“四座皆扬眉”。就是体弱多病的杜甫,在年轻时也曾“把臂开樽饮我酒,酒酣击剑蛟龙吼。”(『相从行赠严二别驾』)

这种表演性剑术到达了出神入化的境地,精通剑术的人很多,其中最著名的剑术家就是斐[min上曰下文],剑一到他的手中,就像有了生命。『独异志』对他的剑术是这样描写的:斐[上曰下文]骑在疾驰如飞的马上,手中的剑左右挥舞,寒光闪闪,忽然,他振臂一挥,宝剑一下飞起数十丈高,直逼云端,发出闪电般耀眼的光芒,随即从高空刺下来,疾如流星,只见斐[min 上曰下文]举鞘一扬,“喀嚓”一声,宝剑入鞘。站在一旁围观的人,看的头发根直发麻。斐[min上曰下文]的剑术、李白的诗和张旭的草书在唐代被人们称为“三绝”。斐[min上曰下文]的剑术与实战已经有了相当的距离,
带有明显的娱乐化、艺术化特征,所以能够吸引数千人。

剑术与艺术的进一步结合便是剑舞,也可以称之为艺术化的剑术套路表演。唐代的剑舞已经达到极高的水平,大诗人杜甫看来著名的公孙大娘的舞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过了50年后,在看公孙大娘的弟子李十二娘的表演时不禁回首当年,记忆犹新,写下了千古名篇『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使我们今天似乎还能看到公孙大娘的剑舞如雷霆震怒,蛟龙出水,观众惊讶失色的生动情景。杜甫说,大书法家张旭就是因为常去观看公孙大娘的剑舞而收到启发,草书大为长进。

公孙大娘的剑舞因为是舞蹈,需要高度的艺术化加工,自然与军事武艺完全不同,就是斐[min上曰下文]的剑术也与实际的作战技术有较大的差距,这与后来紧紧扣住攻防格斗为主题发展起来的武术套路有明显的区别,这说明唐代的套路武术还不成熟。但是武术,尤其是套路武术,需要极为丰富的动作素材,唐代舞蹈的高度发达,特别是武舞达到一个高峰,为后来武术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前提条件。
[img]http://qq.up.topzj.com/data/qq/39/15/8/a/20058393145_4azqY5SnVfAh.gif[/img]

TOP

[B][center]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center][/B]

大历二年十月十九日,夔府别驾元持宅见临颍李十二娘舞《剑器》,壮其蔚,问其所师,曰:“余公孙大娘弟子也。”


开元五载,余尚童稚,记于郾城观公孙氏舞《剑器浑脱》,浏漓顿挫,独出冠时,自高头宜春梨园二伎坊内人,洎外供奉,晓是舞者,圣文神武皇帝初,公孙一人而已。玉貌锦衣,况余白首,今兹弟子,亦匪盛颜,既辨其由来,知波澜莫二,抚事感慨,聊为《剑器行》。


往者吴人张旭,善草书书帖,数常于邺县见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自此草书长进,豪荡感激,即公孙可知矣。


[center]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爧如羿射九日落,娇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


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


与余问答既有以,感时抚事增惋伤。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


五十年间似反掌,风尘澒洞昏王室。


梨国子弟散如烟,女乐馀姿映寒日。


金粟堆南木已拱,瞿塘石城草萧瑟。


玳弦急管曲复终,乐极哀来月东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center]


【注】公孙大娘:唐玄宗时的舞蹈家。弟子:指李十二娘。剑器:指唐代流行的武舞,舞者为戎装女子。大历二年:公元七六七年。开元五载:公元七一七年。剑器浑脱:《浑脱》是唐代流行的一种武舞,把《剑器》和《浑脱》综合起来,成为一种新的舞蹈。


【简析】诗人写此诗年已55岁,饱经忧患,却仍滞留异乡,自有不胜今昔兴衰之感,诗中借几十年前观看玄宗开元年间著名舞蹈家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的回忆,倾述了这种感情。






[此帖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1-16 22:33:10编辑过]



[img]http://qq.up.topzj.com/data/qq/39/15/8/a/20058393145_4azqY5SnVfAh.gif[/img]

TOP

现在流行复古,无言!

TOP

没想到还有更新,还是本版第1篇有更新的啊,+精支持~~一下紫宣MM
[b][color=red]兄:lygxychy 梦风 日记狂人 妹:月天 老婆:兔子 天涯阁:赐天剑[/color][/b]

TOP

以下是引用雨天傻仔在2004-11-17 12:23:46的发言:
没想到还有更新,还是本版第1篇有更新的啊,+精支持~~一下紫宣MM


呵呵,还有~[em41][em41][em46]
[img]http://qq.up.topzj.com/data/qq/39/15/8/a/20058393145_4azqY5SnVfAh.gif[/img]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