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57955人浏览| 759回复
发帖

原创《梦苑烟云》大结局060627

前言

梦苑二年九月十三日,是曹仲德和随雨而安结婚两个月的纪念日,这天,梦苑没法进入。

在尝试着给随雨发去祝福的信件后,得知了她的境况,秋叶飘零,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回忆仲德来到梦苑的这些日子,不免有些感伤。

提笔写下这篇小说,送给最心爱的老婆随雨而安,也送给在这些日子中和仲德相识的梦苑朋友们,在小说里可能对大家都有不同的描写,若有不妥,请见谅。

一生要失败几回
才知道成功的意义
一生要爱过几回
才了解爱的真谛

[ Last edited by 曹仲德 on 2006-6-27 at 09:19 ]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原创《梦苑烟云》大结局060627




[B]建安三年秋[/B],汉丞相曹操曹孟德率军进攻张绣,路遇麦熟,见村民不敢割麦,遂传令:“凡士卒践踏麦田者,斩首!” 百姓闻谕,无不欢喜称颂,望尘遮道而拜。官军经过麦田,皆下马以手扶麦,递相传送而过,并不敢践踏。

却说这一日,曹操乘马正行,忽田中惊起一鸠。那马眼生,长嘶一声,向外就窜,马脚正踢到旁边自己弟弟[B]曹仲德[/B]的马腿上,这才被人止住。而仲德座下马却顿时受惊,奔入麦中,践坏了一大块麦田。

曹操呼行军主簿,拟议仲德践麦之罪。主簿曰:“丞相之弟岂可议罪?” [B]曹仲德也大声叫着什么[/B],操曰:“吾自制法,吾弟犯之,何以服众?来人,堵上仲德之口,推至村口斩首!”

左右用麻核塞住仲德之口,将其五花大绑,押至村口,对军民宣布:“[B]丞相弟践麦,今割首以正军法[/B]!” 三军及百姓皆悚然,无不懔遵军令。刽子手拔去仲德草标正要斩首,忽然狂风大作飞砂走石,众人不能睁眼。须臾,风沙停,而仲德却不见了。

************************************************************

[B]公元2004年6月[/B]的一个晚上,天空在不停的闪电,加班的随雨郁闷的走出公司,武汉的天气真是讨厌,风雨无常,而老板的脸色比天气还讨厌,总是拼命的压榨员工,加班成了家常便饭。

路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透过密集的雨点慵懒着看着公路。可能快11点了吧,路上都没什么行人,还好自己是军校出身,想起从前让男友接,说路上坏人多,怕出事。男友狡黠的一笑说,坏人遇到你就出事儿了,这家伙,真是讨厌。

想起男友,随雨心中就[B]甜丝丝[/B]的,一会儿回家就能和他好好亲热了。忽然自己的脚下出现了几条被路灯拉长的身影,抬头一看,面前有五个壮小伙穿着雨衣,并成一排向自己走来。随雨下意识的向路边跑去,想从他们旁边绕开,可是这五个人的目标显然是随雨,他们快步的挡住了去路。

“小妞,陪哥们儿玩玩……”天空中一道闪电劈过,随雨看到了五张[B]丑陋的脸[/B]。随雨将手悄悄放进包里,摸到手机,暗暗拨出了110,然后高声叫道,“在东湖西路你们五个都敢公然抢劫,还有没有王法了!”随雨很机智,一句话把地点和人物事件都交待清楚了。

“我们不是抢劫,我们是抢人,哈哈哈哈!”一个矮小的家伙走出了一步,伸出了自己肮脏的手。说是迟那是快,随雨将伞往空中一扔,左脚随之踢出,正中那人下身,那人杀猪般的嚎叫[B]响澈长夜[/B],人也如同筛糠般倒地。伞飘下,随雨伸手接住。

随雨清楚,自己不是这五个人的对手,现在要尽量拖延时间。可是歹徒们也是惯犯,他们一见随雨身手了得,立刻高度重视,将随雨团团围住,随雨把伞合住,当作武器与歹徒打作一团。双拳难敌四腿,随雨毕竟是女子,吃亏在力气上,衣服都被撕破,眼看就要不敌,她灵机一动,大叫一声“慢!”然后掏出了[B]手机[/B],说道,“我已经报警了,你们等警察来抓吧!”

这一下果然镇住了歹徒,他们动作一停,面面相觑。随雨扑通的心还在狂跳,忽然一个人喊道,“[B]手机还锁着键盘[/B]!”随雨这才想起刚才竟然忘了键盘解锁,“该死”随雨心中暗暗叫苦,手中迅速的解键盘锁,可是歹徒已经扑了过来……

天空中一道[B]闪电[/B]劈过,与随雨手中的手机天线连在了一起,她满头的长发顿时向外张扬,那四个人同时捂住双眼,强光已经刺伤了他们的眼睛。闪电过后,手机摔落在地上,成了两半,被踢中要害的那个矮个子颤抖的叫着,“那个那个女人,[B]不见了[/B]!”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原创《梦苑烟云》大结局060627


[B]随雨[/B]昏昏沉沉的醒来,自己的手指还在发烫,衣服湿淋淋贴在身上,刚才的打斗已经将衣服撕破,几乎无法蔽体。一阵阵的香味沁入她的鼻翼,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花海当中,阳光透过花枝斑驳的撒在她脸上,忽然一点清凉,原来是露水滴了下来,这是什么地方,她费力的四处转头来看。

这一看不打紧,她发现自己身边竟然躺着个[B]男人[/B]!那男人发髻散落,依稀可以看出是[B]老土的长发[/B],就像个老道似的,而身上穿着红色的袍子,系着金色的丝绦,说不出的别扭。随雨顿时一惊,再看看自己的衣服,立刻头皮发麻,原来[B]自己竟然被他[/B]……

这下随雨怒向胆边生,立刻坐了起来,啪啪啪啪的向那个男人打着耳光,那男人被这一通暴打也醒了过来,随雨一个跨步骑在那人身上,将手掌变成拳头,继续进攻,那男人睁开眼睛,急叫道:“兀那婆娘,汝作甚?汝可是那[B]孟婆[/B],吾喝汤便是,汝打吾何意?”随雨心中这个气啊,自己正值妙龄,花容月貌,却被此人说成是孟婆,慢着,孟婆是干啥的?随雨倒吸一口凉气,忙问道,“你给我好好说话,说你是谁?”

只见那人呆呆的望着她,嘴里喃喃自语,好像根本没听懂她的问话,“[B]此阴府之语[/B],吾却听之不懂。此孟婆也不若传说中丑陋,莫非他人欺仲德?”“汝究竟何人?此为何地?”随雨也用古文来问,心想,这下看你能出什么花招?“此为阴曹地府,吾自知之。吾是谁人,汝若不知,奈何捕吾来此?吾乃[B]大汉丞相曹孟德之弟曹仲德[/B]是也!”

“这是阴曹地府?[B]shit,作人要厚道[/B]!”随雨又噼里啪啦的打开了耳光,深受唯物主义教育的她怎么能相信有阴曹啊!“贼婆娘,汝再动手,吾不客气也!”曹仲德把眼睛一瞪,说不出的威严。可是随雨的拳头也到了,仲德威严的眼睛顿时成了熊猫眼,“今日反出阴曹,了不得入十八层地狱!”

曹仲德一个鲤鱼打挺,整个人跃了起来,随雨双腿夹紧仲德肋骨,身子随着仲德的直立,向后倒载下去,裙摆向下翻开,[B]白皙的大腿完全裸露出来[/B]。仲德双眼一闭,大叫“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汝衣不遮体,孔文举若在此,定将汝口诛笔伐……啊!”曹仲德也如[B]筛糠般[/B]捂着下身倒地,嘴里还念念有词:“孔子不欺吾: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看着眼前这个古怪的男人,随雨又好气又好笑,她在曹仲德眼前挥了挥拳头道:“说,汝究竟何人?此为何地?”曹仲德干脆把眼睛一闭,根本不理。随雨只好继续追问,“你你……汝对吾做了什么?”仲德鼻子哼了一声,还是不理。随雨大叫,“汝再不说,我把你给阉了,不,是吾对汝[B]施腐刑[/B]!”

曹仲德一惊,厉声道:“贼婆娘,吾从未见过汝,即使吾马践踏汝家麦田,也不至如此深仇大恨,吾已知此处并非地府,汝定是[B]张绣[/B]的刺客!事以至此,吾无话可说,但求速死!”这下随雨可乱套了,有些语无伦次,“那那,你没对我……汝未对我……”曹仲德翻了翻白眼,说道,“吾乃堂堂汉相之弟,岂能苟合?再者,汝太瘦,非富贵相,吾不喜也!若汝以美貌来巴结吾,早断念想也!”

随雨身高为一米六六,体重有一百一十斤,每天还想着[B]减肥[/B],不料却被面前这个人嘲笑太瘦,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女人的心思是擅变的,她顿时对曹仲德有了一点好感。在仔细运了运气之后,她也清楚自己[B]并没有受到那方面的侵害[/B],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从曹仲德身上跨了下来。喃喃道,“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曹仲德却开始解袍子,“[B]色狼[/B]!”随雨拳头又要落下,仲德连忙说,“汝衣不遮体,大伤风化,将吾蜀锦战袍与汝,待见到市集,买来新衣再还吾。”说罢,仲德站了起来,初升的阳光照在他伟岸的身躯上,显得非常威武。他解下战袍,扔给了随雨,“前边有洞穴也,吾去探之!”仲德说了一声,大踏步走了过去,随雨连忙披上袍子,站起来。果然远处的山上有一个很大的山洞,晨风吹动仲德的长发,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涌上随雨的心头……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原创《梦苑烟云》大结局060627



二人来到山洞前,只见洞口有一山门,对联横挂左右,上联:[B]挥毫评千古[/B];下联:[B]煮酒论英雄[/B];横披:[B]三国梦苑[/B]。“三国梦苑?何为三国?”仲德疑惑的问随雨,“这你都不懂,三国就是魏蜀吴撒,你哥哥不就是魏王吗?晕!”随雨连珠炮似的说完,发现仲德一点都没听明白,“算了算了,以后汝会明白也!”

山门旁边写着入梦苑指南,随雨麻利的注册了“[B]随雨而安[/B]”的帐号,吱纽一声,门开了,她一闪身钻了进去。曹仲德紧跟着要进门,却被门板打在了鼻子上,用力推了推,没推开。只好傻乎乎的看着山门旁的告示。

可是看了半天,只有几个字能认识,其他的似曾相识,但又截然不同,仲德看得云山雾海,根本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就这样呆着在门口,想想刚才随雨说的话,还是摸不着北,一晃日已中天。酷热的气温已让仲德[B]汗流浃背[/B]。这时山门又开了个小缝,随雨钻了出来,“嗨,汝还在此,为何不入?里边可好玩呢!哦,你不会啊。我教你!”毕竟古文功底不牢,没几句就坚持不了。

随雨已经换了身新衣服,显得清纯可爱。仲德的心跳了一下,不敢再看,随雨将红色战袍还给仲德,然后开始扫盲:“注册之意乃取名也,为自己取个名字。”“吾乃曹仲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仍为曹仲德!”随雨暗笑声土,接着说道,“下一项乃密码也,密码即口令,汝行军打仗,自然需要口令。”“嗯,就以我兄’[B]东临竭石’[/B]之句作为口令。”“此口令汝勿告吾,自写之,下边亦相同。哎呀妈呀,累死我了。”仲德挥毫书完,随雨一看傻眼了,系统不认特殊字符,算了算了自己帮着写完,门开了,仲德大踏步的走进了梦苑。

一进山门,竟然又一番景色,也有骄阳中天,却很是凉爽,面前行人装束不一,房屋也风格炯异,仲德不停的摇头,“我去玩了,你自己看!”随雨[B]一阵风[/B]的从仲德身边掠过,转眼不知所终。这下惨了,没有人当翻译,曹仲德不知如何才好。还好,风中传来了丝丝酸味,对是酸味。

[B]有酸味的地方必定有腐儒[/B],仲德顺着酸味慢慢前行,果然发现一片茅草屋,上书:大魏代丞相府。想起刚才随雨的话“你哥哥不就是魏王吗?”仲德虽然不大明白,可已经觉得自己和这个“[B]魏[/B]”字定然有大大的关系。想到这里仲德推开房门,跨步进去。

只见屋内摆设极其简陋,只一几一凳一画而已,画是写意青山,寥寥数笔将山势尽显眼前,足见画师魄力惊人。而堂前站立一[B]高大书生,体态微胖,摇头晃脑[/B],正在吟着:“世浑浊莫吾知,人心不可谓兮。”仲德接道“知死不可让, 愿勿爱兮.”书生面露喜色,回头打量仲德,接着吟道:“明告君子, 吾将以为类兮.”二人旋即共同赋道,“思美人 思美人兮, 涕而竚眙. 媒绝路阻兮, 言不可结而诒。”

“哈哈哈哈,在下[B]魏国杨主簿[/B],不知兄台是……”“主簿?嗯,小官小官,尝为吾求情,哦,此主簿非彼主簿也。嘿嘿,在下汉丞相曹孟德之弟曹仲德是也!”“噢,曹操之弟?哈哈哈哈,兄台果然会取名,主簿佩服!兄台的脸……”杨主簿拱手笑着。仲德有些生气,“吾之脸摔伤而已,而吾之名乃父母所赐,主簿此言何意?”“啊兄台,此处为三国梦苑,三国id不能注册,兄台使用擦边球法,在下佩服。”仲德皱着眉头说道,“什么三国,主簿兄所言吾皆不懂也,吾只知战国,不知三国,愿主簿兄教吾。”

人之患在于好为人师,杨主簿也不例外,见到这么奇怪的来人,他边询问边讲解,仲德聪明异常,慢慢学会了识字(其实是字形转换),主簿简单的讲讲梦苑的规则,看看天色已晚,抱拳说道,“兄台可自行查阅二楼书刊,关于汝兄曹孟德的事迹很多,主簿精力有限,就不与兄台秉烛夜谈了。告辞。”说罢飘然离去。

仲德举着烛台,来到二楼,这里满屋子都是书架,而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厚厚的[B]《三国志》和《三国演义》[/B]……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原创《梦苑烟云》大结局060627



犹如一阵风似的随雨快乐的奔跑在梦苑的街道上,进门领到的一千两银子用在了置办衣服上,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了,还好来到了社区衙门,这里贴着悬赏的告示,“孤舟蓑笠翁被在逃罪犯打得鼻青脸肿,看医生损失241元。”这人可真够点儿背的,忽然想起仲德被自己打的模样,随雨笑出声来。

“堂前不可喧闹,这位姑娘是新来的吧。”随雨回头一看,只见一位公子一脸微笑,羽扇纶巾,个子虽然不高,却自来神韵,十分潇洒。“在下蜀国丞相诸葛追随,欢迎来到梦苑!”诸葛的声音富有磁性,让人如沐春风。

[B]“哇!诸葛!诸葛!”[/B]旁边的女子们尖叫了起来,转眼间衙门前聚拢了很多人,大家蜂拥而至,喊着诸葛追随的名字,让他签名。诸葛满脸迷人的笑容,飘逸的为众人一一签名,甚至握一握手,现场气氛火爆异常。

随雨也有些眩晕,看着人越聚越多,她被挤到墙边,只好又看看悬赏。“罪犯特征:该罪犯签名二弟风沙三弟杨主簿……”再看旁边一个女子兴奋的大喊,“诸葛诸葛我爱你!签名太帅了,二弟风沙三弟杨主簿……”

啊!这不是打人的凶手,在逃的罪犯吗?我一定要揭发。虽然随雨被诸葛的风采所震,但由于昨晚的事情,她现在对罪犯非常憎恨,她运足力气,大喊道:“站住![B]诸葛追随[/B],你是在逃罪犯,你打了[B]孤舟蓑笠翁[/B]!”

众人先是一静,然后哈哈笑了起来,衙役走到随雨边上,递上两千两的银票,说“恭喜你找到了真凶。”然后撕下告示,走回衙门。随雨拿着银票呆了,说着,“可是,[B]这真凶……不还在那儿吗[/B]?”诸葛追随轻轻拨开众人,走到随雨面前说道,“刚才没能和姑娘多说,这里的赏金破案只是挣钱的场所,所有案件都是虚构的。那个孤舟又叫破船,估计这里谁都想打他。是不是啊?”

众人齐声喊“是”,诸葛追随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姑娘定有很多不解之处,此处非讲话之所,请去魏国灌雀酒楼小坐,我回府邸加个[B]马甲[/B]就来,否则围观者太多,小生告退!”说罢,一摇羽扇,吟道,“[B]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渡镜湖月[/B]……”须臾,竟然不见了。

“太帅了!”旁边fans们惊呼着,有些女孩子还激动的流着眼泪。随雨捂着耳朵离开了衙门,自己该不该赴诸葛的约会呢?反正也没啥事情,听听明星的介绍也不错。

便一路打听灌雀酒楼的地址。而心中回忆着诸葛的风采,觉得这个书生挺不错的,不知怎么心里又泛起曹仲德的影子,这两个人差别真是很大,仲德高大威严,骨子里透着高贵的气质,诸葛平易近人,举手投足都神采奕奕。慢慢的第三个人影也在她心头浮现了,那是自己的男友,想起他坏坏的样子,自己忍不住又要笑了。为什么想他们三个?随雨也不清楚。

正在胡乱琢磨当中,[B]灌雀酒楼[/B]出现在了面前。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嗯,写得还不错,送花!

警告:严禁在后面对我的描写进行峰回路转、飞流直下地毁灭!
[b]二弟风沙、三弟杨主簿!家有贤妻:永沁[/b] [IMG]http://www.newlove.cn/upload/UPFILE/makefile/1978/签名刀320.JPG[/IMG]

TOP

之乎者也,汝呀吾啊,[em03]
不过还是蛮好看的超时空故事~
送花送花,继续努力啊![em41][em41]
[img]http://qq.up.topzj.com/data/qq/39/15/8/a/20058393145_4azqY5SnVfAh.gif[/img]

TOP

正看精彩处怎么就没了
不行
赶快填坑
要不然下次就不送花了
花花一朵
辛苦了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原创《梦苑烟云》大结局060627

开始会有之乎者也的说法,因为曹仲德是古人,他听不懂现代语言。

以后他会学嘛,慢慢就好了。他要是学不会现代语,估计我就废了。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原创梦苑烟云 连载前五十六章1222

由于论坛的备分是8月30日!因此好多帖子都没了!包括我新更新的《轻轻地,为你献上那朵红梅》,我还没有备分,心中当然非常不是滋味!没办法,只好重写一遍!
今天能看到曹大哥的文章,还是有些欣慰的!
不管将来怎么样 ,梦苑永远都是我们温暖的家!
献上鲜花一朵!
[img]http://img91.imageshack.us/img91/6320/0025fi9cd.jpg[/img] [color=Blue]封号:琴湘公主 夫君:诸葛追随 哥哥:天地卧龙 、狂乱隐者、lyg 姐姐:紫宣轻云 妹妹:箴玉[/color]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