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79937人浏览| 214回复
发帖

第七十八章:婚礼


羽毛瓜看着轿子,猛的握紧拳头,他发现,自己在慢慢的恢复气力,他运了运气,内力已经有了两成,便将这两成内力全部聚拢喉头,大喝一声,使出少林狮子吼,此声即出,前排倭寇心中一颤,头脑发晕,顿时失去狼性恢复平庸。这下,秋露立刻轻松许多。秋露非常的聪明,她并没有乘机进攻,只是防守,倭寇后排虽然有许多狼人,却因为前排的阻挡,无法冲上来攻击。

轿子中的道血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口号声音加强,要继续抢夺回控制权。羽毛瓜内力继续恢复着,他又吼一声,这次力量更强,又有更多的倭寇恢复平庸。现在广场上已经非常热闹,倭寇刀剑相交声、道血咿咿呀呀的口号声、羽毛瓜的狮子吼声辉映成趣,而这里的杀声已经吵醒了整个徐州城,城内的公鸡开始打鸣,野狗开始狂吠,这朦胧的夜里,徐州城沸腾了。

羽毛瓜撕下一截衣襟,将自己腹部的伤口包扎好。他的气力已经恢复了八成,这次他气沉丹田,肚子如孕妇如青蛙蟾蜍般高高的鼓起,周围的倭寇也惊呆了,一时间忘了动手。秋露心有灵犀,立刻把耳朵捂了起来,只听得天崩地裂的一声从羽毛瓜嘴中狂奔出来,声波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一时间狂风大作,飞砂走石,前排的倭寇哪里禁得起这个,衣服被扯飞,人也无法站立,被狂风掀起抛出,地上的青砖也被击得粉碎,裂出长长的壕沟,直扑道血的大轿,这气浪势不可挡,有气吞山河之力。不料冲至轿子近前却有如泥牛入海,不知所踪,轿子竟然纹丝不动,连轿帘都静静的,没有一点摇晃。轿子中的口号声停下,周围的倭寇立在当场,鸦雀无声,没有一丝的慌乱。

羽毛瓜毕其功于此一吼,拼尽内力,刚刚扎好的伤口在也吼声中崩裂,鲜血直射出去,煞是吓人。令他没想到的是这立花道血功力竟然如此之强,想当年他凭借狮子吼笑傲梦苑,无人能敌,而今看来这道血之功力犹在他之上,其他倭寇的有序又让他不寒而栗。羽毛瓜身上的毒性虽减,伤势却重了许多,多少年来,他从未遇到如此险境。一时间他想起许多事情,想起当年梦苑初建,他轻骑误入吴蜀联军包围,被困乌江,慷慨鏖战,虽一时隐退仍能东山再起;他想起诸葛、风沙、主簿三英战破船,虽雷霆万钧却被他覆手为雨;他想起在梦苑经历的种种险境,但与今天比起来,似乎都不算什么。

羽毛瓜扭头看看秋露,很久没有和秋露见面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情形下相遇,秋露越发漂亮了,也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是永别……“秋露!”羽毛瓜突然跪了下去,握住秋露的手道,“我们结婚吧!”“啊?”秋露是又惊又喜又悲,惊的是她没想到在这万军之中,羽毛瓜能这么做;喜的是这句话她已经等了多年;悲的是她明白羽毛瓜这么决定是因为他自己没有信心能够冲出重围,她也相信羽毛瓜的判断,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

秋露紧紧抓着羽毛瓜的手,“傻瓜!我来就是来逼婚的!这次你就是想跑也没办法跑!”“哈哈哈哈,得妻如斯,夫复何求?秋露,你看,月亮已经从云层中出来,就让这明月做我们的证婚人,我们在这里拜天地吧!”“好!”秋露跪在了羽毛瓜身边,羽毛瓜双手一抹,恢复了孤舟身份,两人面对明月,叩头在地,“一拜天地、二拜明月、夫妻对拜!” 孤舟如司仪一样口中喊着,与秋露一同叩拜完毕,他将秋露拉起拥入怀中,轻声说道,“秋露,看我把这倭狗杀个干净,让整个广场都变成红色来庆祝我们的婚礼!”

孤舟捡起一把倭刀,缓缓的走向大轿,每一步都异常的坚定,广场的青砖之上,竟然印下了深深的鞋印和淡淡的血迹……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诸葛追随 at 2006-6-1 09:39:
看得俺汗毛直竖,不停呕吐阿

六一特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第七十九章:道血

孤舟抱定必死的决心,手持单刀来到轿前,他要面对传说中刀劈雷神的鬼道血。可是这轿子依然安静,孤舟威严的说道,“倭猪,出来送死!”这一声中气十足,然而轿内还是丝毫没有动静。孤舟再次提高声强,喝道,“倭猪……”话音未落,只听得轿子支支呀呀的响了起来,孤舟不由得攥紧刀柄,凝神而视。忽然间轿杆轿骨全部断裂,整个轿子瘫倒在地,化为齑粉。一阵微风吹过,将这粉尘吹散,一个须发斑白的老者坐在轮椅之上,七窍流血,早已死去多时。

鬼道血,年十三杀人,人莫敢忤视,年十四攻城,以二千人破五千敌,尔来六十余年,身经百战,无一败绩。莫非眼前这个须发斑白的老者就是他?孤舟不敢相信,自己排山倒海的攻势能被他化解为无形,而今却怎么能身死当场?

正在孤舟诧异之际,旁边的倭寇失去了原有的秩序,呼啦啦跪倒一片,痛哭流涕。死去之人果然就是赫赫有名的鬼道血!

原来立花道血功力确实很强,只可惜盛年已过,刚才孤舟的狮子吼,全力攻击大轿,如果道血借力用力,躲过攻击,应当不会有事,可他竟然选择了硬拼,完完全全的将孤舟的攻势化解,能够如此必须花费强出攻击数倍的功力,而这终于使他经脉寸段,七窍流血而亡。

道血的武士们最熟悉不过的就是他的口号声,就像训练久了赛马,在主人的驱使下能够作出各种高难度动作一样,立花军团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视道血的为神。所以,道雪就必须表现出超强的功力,来能唤醒武士们的战意,激扬士兵们的士气。 所以他永远无法选择躲闪,只能硬拼。所以他死了!

立花道血一死,紧绷在孤舟身上的压力顿时缓解,他这才发现,自己的伤势是如此严重,腹部的血都几乎流干,当看到大敌已除,他两腿发软,就要摔倒。秋露连忙上前扶住,二人慢慢向外走去。倭寇早已哭作一团,还有十几个当场剖腹自杀,去追随道血,已经没人理会他们二人。

“看来这立花道血真是一个人物,能有这么多人为他悲痛,甚至去死。”寒塘幽幽的说道。“所以,倭寇不能小窥,过去我们都太轻视他们了。”孤舟说道。他接着想起当初处罚岑平一事,现在才真正明白,只有正视敌人,才能打败敌人。岑平做的没错。

秋露扶着孤舟慢慢的走出了广场,“你们终于出来了!”一个声音冷冷的说道,“弓箭手准备!”只听得哗哗哗哗弓箭上弦的声音,二人定睛看去,却见到一大队士兵倒地,双脚抬起,脚上蹬着硬弓,双臂向后,已经拉满。而说话之人,正是岑平!

“慢!”孤舟说道,“这些倭寇也有情有义,还是让他们走吧!”“放箭!”岑平的话音没有丝毫的犹豫,漫天的弩箭飞出,不一会儿广场上已经插满箭翎,倭寇全部被钉在了地上。“为什么?为什么如此残忍?”孤舟不禁抓住岑平问道。“对待敌人,必须要狠!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伤害!”岑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原来,岑平的大部队也在晚上陆续赶到了徐州城外,听得城中声音嘈杂,岑平果断下令攻城,由于孤舟在广场上的动静太大,吸引了倭寇注意力,岑平的偷袭获得巨大成功,将徐州重新拿下。见到孤舟震死道血,全身而退后,他立刻下令屠杀倭寇。的确,对待侵略者是不能讲柔情的!

“破船,我们走吧,岑平久后必定不凡,你随我去帮我徒弟吧!”秋露看孤舟郁闷,拉着他说道。“秋露,我听从仲德大帅的安排,已经改名好船或者羽毛瓜了。”
“不嘛,人家就喜欢叫你破船,你还改回来还改回来嘛!”秋露使劲儿晃着孤舟的手。
“也罢!曹大帅,我过去为了事业改名,今天我为了爱情再改回去,也不失丈夫本色!从此老夫还叫破船!对了,你徒弟是谁?”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人气这么差,顶起来!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随雨而安 at 2006-6-14 11:27:
“秋露,我听从仲德大帅的安排,已经改名好船或者羽毛瓜了。”


哈哈哈哈。。。。
我感觉孤舟永远也 ...

故意损他的......
还有2章,大结局!
九九八十一章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第八十章:反攻

“呵呵。”秋露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我的徒弟说来有名,是魏国的大将军辽远啊!”“什么?辽远?他不是带着吴国战船去救谦德先生了?”破船想起了隐者的话。

“是啊,我是在漂浮的船板上把他救起的,他的战船中了倭寇的埋伏,最后全力撞向敌船,可惜被击沉,谦德先生死在了他的怀中。他们的友谊真深,辽远昏迷时还不停的念着谦德的名字!”秋露说着。破船心中偷乐,他们之间不能说是友谊的,是爱情。“后来,辽远醒后,对我讲了梦苑的形势,我才决定要出山帮你,他受我之恩,一定要拜我为师,顺便帮他找女朋友,我答应下来。”“女朋友?嘿嘿,恐怕是男人吧。”破船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你说什么?”秋露不解的问。“哦,我是说那他现在人呢?”“他在召集魏国的军马,重新建立防御反攻系统。”

“江山代有新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秋露,以后我们干什么,都听你的!”此时此刻,破船体会到爱情的力量。“我们去作双剑合璧的雌雄大刺客!把来犯倭寇首领的头颅一一砍下来当球踢!你说好不好?”秋露开心的笑着。“哎哟,还当球踢,现在的女人啊……”破船吐了吐舌头。

就这样,从徐州开始,东郡、许昌、洛阳等地,被雌雄刺客闹了个天翻地覆,就连倭寇中赫赫有名的贱岳七本枪也在许昌被刺客每人身上刺了七个大洞。这一日,两人杀了潼关守将高桥少远,乘乱进入了长安地界,让二人意外的是,一出潼关竟然就有倭寇的营帐,看这营帐绵延千里,恐怕会直达长安。如此大规模的队伍,前边必有硬战!

两人找到了几个魏国百姓,才知道原来诸葛追随、永沁率队出子午谷,原本想出其不意的拿下了长安城,不料倭寇已有准备,久攻不下,倭寇反而聚集了几十万人马将诸葛部队团团围住,已经快一个月了。二人听后大惊,听阿理斯说过诸葛追随和永沁只带了少量兵马,这次一定非常凶险。破船拉起秋露,向敌营冲去。

“慢着,你这是干什么?”秋露问到。“我们杀进去帮助他们守城呀!”“要不说你数学不及格,从这里到长安怎么也有五百里,平均十米遇到一个敌人来算,我们需要杀25000人,杀每个人耗时1分钟,25000/60/24=17.36天,这还不算敌人中有高手,如果……”“秋露,I 服了you,你说吧,我们怎么办?”“嘿嘿,看有人给我们送装备来了。”之见远处有两匹战马驶来,马上的倭寇盔甲鲜明,一看就是头目。雌雄刺客相视一笑……

“学到了一句倭话,八嘎!”“夫人,你出手还是不果断,否则他怎么能啃声呢?”“说不定这八嘎是口令呢。以后用得着用的着。”二人换上倭寇服装,骑马急速奔向长安城。果然,路中有倭寇阻拦,秋露都挥舞着马鞭大喊“八嘎”,结果二人竟然通行无阻,长安城已经映入眼帘。

包围圈以长安东南五十里的蓝田为中心,所以这一带的倭寇非常密集,破船吐了吐舌头,还好他们扮成倭寇,要不绝对不能这么容易来到这里,刚刚抵达就传来了诸葛追随率众突围的消息,雌雄刺客不敢停留,急奔前线而去。前边的战事正酣,地上的尸体已经被踏成血泥,远远的已经能看到诸葛追随和永沁。

诸葛追随手擎镔铁大枪,全身的战袍已经一条一条,几支雕翎箭插在他的腿上,人也成为了真正的“红”人。永沁在他身后,双目如电,手中持剑,却是一尘不染,依然那么娇小可人,诸葛追随拼尽全力来保护着她,他们的兵马也只有十余人,看来已经无法面对倭寇再一次的冲锋。

诸葛追随刚刚完成了一次出击,杀了十余倭寇,而自己身上也挂了两三处,对于他而言,多这点伤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他虎目圆睁,倭寇也不敢近前。诸葛追随长啸一声,转头对永沁道,“沁儿,看来这次我们都冲不出去了,我终于明白了当年孔明为何不出子午谷,即使能到长安城下,我们的人马还是不能攻破啊!今天,能和你死在一起,吾愿已足。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当年月老庙中我偷听到了你的许愿,能够娶到你是我一生最快乐的一件事情,虽然后来我们又离婚,可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永沁柔情的盯着诸葛的眼睛,追随眼中含泪,开始摇头,“到现在我还这么说,沁儿,对不起,其实后来的离婚,都是为了我自己!我从来都是个自私的人,那天在月老庙,我原本是要许下梦苑所有妹妹都喜欢我的愿望,我希望我能恢复自己在梦苑的威望,我希望我是梦苑最有面子的人,可是直到你负气离开,直到这些日子的并肩战斗,我才明白,原来,对于我来说,面子根本不是重要的,而你,才是我一生中最最重要的!沁儿,原谅我吧!重新嫁给我好吗?”

“为什么在危难时刻总要结婚?太没创意了!”秋露说了一句,破船脸红了,很久他都没有过脸红,他又想起了徐州城……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孤舟蓑笠翁 at 2006-6-22 11:16:
雌雄……那不是形容动物的吗?

雌雄大盗--雌雄大刺客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第八十一章:团聚

破船被眼前的一幕感动,狂啸一声,开始在身边剁人,秋露摇摇头,也随他一起,二人三下五除二的杀到了诸葛近前。“靠,破船,你坏我表白的好事,来这里干吗?送死吗?”诸葛追随焦急的吼道。敌人重重,破船秋露表露身份无疑是送死一般。破船凛然一笑:“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有曹大帅、岑平等人,倭寇定不长久,而今日和知己并肩战死、马革裹尸,岂不快哉!”

“破船!你就让我们安安稳稳的杀几个倭寇好不好啊!”在倭寇群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人群之中很多人纷纷扔掉帽子,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显露出来:曹仲德、随雨、狂乱隐者、梦风、紫宣、阿理斯、曼娜、霜雪、姝子;还有几个很久未见的老朋友:徐乐中(xulzhong)、风清扬,这两位竟然手牵怪兽,这怪兽可了不得,也是顶盔灌甲罩袍束带,左右耳朵还挂着饰品,一手持刀一手持盾,倭寇挨着即死碰上即亡,勇不可挡。

更奇怪的是人群中还有一道士,手持拂尘,嘴里念着无量天尊,下手却毫不留情,破船不解的问道,“这个牛鼻子没见过啊?”诸葛追随欣喜的说道,“他是茅山派第二百三十八代弟子天地卧龙,你没看过我的梦苑奇谈呀?文盲!”“TNND,老子拼死来救你,还落个文盲,你怎么这么没有人性?”破船愤愤说道。“只看不顶已经非常过分,你竟然连看都不看或者看了没背诵,简直大逆不道!”“谁让你写的写的成了太监,还怨别人……”

这两人在万军之中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嘴,顺便还砍着周围的倭寇,几个人配合起来实力大增,即使有倭寇变成“狼人”,也会被这几人一招毙命。就这样痛快的杀了一柱香的功夫,诸葛追随叹道,“MD,这次倭寇来得太多了,我们这几个怎么能杀完啊?大家的心意我诸葛领了,只是我腿中箭,恐怕冲不出去了,你们还是施展轻功,突围而去吧!”“说你是猪头三,你还不承认!”破船大叫,“你没看到,英明神武的曹大帅都在这里,他能没安排好?”

话音未落,只见倭寇之中推出两辆小车,推车之人依旧是倭寇打扮,但对比鲜明,一个浑身的衣襟被汗水浸透,另外一人却是风姿飒爽、花枝招展,他们二人把车推至近前,大叫道,“周扒皮,啊不,曹大帅,我们把货运来了!”“汗中王、风姿花云?”破船脱口而出,“你们怎么来了?”“岳父你也在啊,曹大帅说我们运货经验丰富,非让我们推这个来。”汗中王果然不愧这个名号,汗水滴答滴答的象雨点一样,风姿花云风度翩翩一尘不染,这两人都是破船在江湖中收义女的丈夫。

曹仲德看到二人到来,微微一笑,从身后掏出一杆炮仗,点火对空,灿烂的礼花在空中绽放,经久不退。“所有人等穿上防火服!”仲德一声令下,从汗中王的车中拽出了衣服,汗中王这车里都是石棉做成的防火服,大家接过衣服穿上。随雨从风姿花云车上拿来了弓箭,箭头上都包着硫磺,随雨将它点燃,嗖的一声射向敌阵,大家都纷纷张弓搭箭,一条条火龙将倭寇吞没。

“靠,小曹子,你这是哪出戏?现在挺爽,可是这火势加大后,我们这防护服怎么能挡得住呢?”诸葛追随对于曹仲德一向不信任。仲德微微一笑,看了看天地卧龙,老道郁闷的说道,“无量天尊,又让贫道干吹牛的事情。”说着从车上又拽下来个大皮囊,然后对着充气口,拼命的吹了起来,脸都憋得通红,一会儿,一个皮筏子出现在眼前。

“我还是不明白啊?”诸葛追随更加不解。“哦……”破船却回过味来,“曹大帅这是要水淹七军?”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第八十二章:结局

潼关城上,魏国的蓝天也晶莹升起了梦苑的旗帜,岑平率领的大军已经驻扎在这里;长安城内,杨主簿控制了所有的城防;渭河边上,大将军辽远对手下军士说道,“从此后,我辽远将成为水军大都督!”说罢,把手一挥,渭河绝堤……冷兵器时代,水和火是最有效的武器,当天地卧龙吹起第五个皮筏的时候,大家已经能听到水声了,

“嗯,这辽远虽然玻璃,可这水灌的还是蛮不错的!”曹仲德微微点头道,“大家上船!”“辽远明明是我徒弟嘛,怎么是玻璃?破船,玻璃是什么?”秋露不解的问着,此时,破船也只好装聋子了。就这样梦苑英雄借着水势,乘船而战,几十万的倭寇就随着渭河水向东流去,据说东边很远就是倭寇的故乡……

“虽然这次赶走了倭寇,但留着它们总是祸害!还记得当初倭女王收了一封信之后决定入侵梦苑吧,我总觉得我们内部有奸细!”在皮筏上,破船对仲德说道,“而且,这帮倭寇还真不能小看呢!”“坚固的堡垒需要在内部摧毁!我们应当都去当奸细!”狂乱隐者插话道。“什么?都当奸细?”“对!倭寇现在也处于战国时代,我们去搞他个天翻地覆!”

“好啊!”突然一个头颅从水下冒了出来,“靠,是轩辕显华啊!吓死我们了,你就知道潜水!”“嘿嘿,出来换口气,隐者你说得太对了,这样,我们二人分别制定伐倭计划,然后依计行事如何?”“算了吧,你是出了名的太监,总喜欢写个前言写个人物写个概要啥的,再往后就是‘下面没有了’,和你一起,我怕坏了名声!”“胡说!”轩辕显华从水里跳到筏子上,抓住隐者的手说,“我们击掌为盟,绝对不当太监!”说着,啪啪啪的拍了隐者手掌三下,“我的题目已经想好了,就叫平倭记,你的呢,你的呢?”“好吧,我这篇就叫人间六十年!”“仲德,今后伐倭的事情就交给我轩辕显华和狂乱隐者了!”轩辕显华豪情万丈的说着。

“仲德,我们真傻。”随雨靠在仲德的肩头,喃喃道,“你看,现在的三国即将会成为一个国家,想想我们刚入梦苑的时候,不正是这样一种形势吗?只是当时的隐者失败了,而今天的你们成功了。回想起来,这一切难道不都是过眼烟云?”“随雨,只要我们在一起,哀愁才是烟云,我会永远的爱你!”仲德紧紧的揽住了随雨。

紫宣远远的看着仲德和随雨,心中也默默的祝福着他们,自己虽然对仲德一往情深,但是看到他们如此幸福,仿佛自己也很幸福,感情的事情真的很难琢磨,有时近在咫尺,却相隔天涯。她和梦风岂非是这样。

永沁在为诸葛追随包扎着伤口,一边包扎还一边不依不饶的嘟囔,“你到底许了什么愿?什么愿?给我统统招出来!”诸葛一脸苦相,心里却说不出有多么甜蜜。

“姐姐,我们的吴国是不是也这样并回梦苑?”霜雪问道。“不管是吴国也好,梦苑也罢,只要姐妹们在一起开心,哪里不是家呢?”曼娜迎着风说着。

“徐兄,你的宠物怎么这么厉害啊?”风清扬向徐乐中讨教起了宠物修炼心得。“改天我开一家宠物训练公司,你看怎么样?”徐乐中找到了发财的主意。

“周扒皮是哪儿的?”阿理斯缠上了汗中王和风姿花云,三人聊得甚欢。

“随雨,借一步说话。” 诸葛追随走到了随雨面前,他们背过仲德,诸葛说道,“前几天我在武汉看到了一张寻人启事,说是父母在寻找一个姓彭的女孩,她在一个雨夜失踪。”随雨潸然泪下……

“无量天尊,曹兄在愁什么呢?”天地卧龙精力充沛。“先生,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应当如何回到自己原本属于的世界?”仲德看到了随雨的眼泪,他知道,随雨还需要自己的人生。“这真是个难题啊,应当由另外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把这个人的生命终结掉!”“你的意思是?”“唉,死的人回到了自己的世界,活着的人将如同这烟云一般消散……”

一个月后,仲德和随雨的婚礼在听雨轩举行,诸葛追随是婚礼的司仪,杨主簿是证婚人,梦风、紫宣是伴郎伴娘,在婚礼上大家把酒言欢,恭喜二位新人的结合。宾客散去,仲德牵着随雨进入了洞房,仲德揭开随雨的盖头,随雨还是那么的美丽动人,二人喝下了交杯酒,仲德拥着随雨睡在了床上,吹灭了蜡烛。

床下,仲德藏的刀冷冷的放着,只有杀了随雨,她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而杀了随雨,自己将会永远消失,意味着自杀。如果不杀随雨,他们可以永远生活在梦苑,可这样对随雨公平吗?随雨还有自己的父母,还需要现实的生活。为什么,一定需要自己来选择?为什么?仲德夜不能寐。

随雨也睡不着觉,因为在枕下,有她准备的匕首……

(全文完)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全文十一万三千字共八十二章
给大结局配一个老歌
萍踪侠影的主题曲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