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79946人浏览| 214回复
发帖

第六十六章:偷袭

永沁、梦风和清风居士已经离开,曹仲德还在漫无目的地四处寻找随雨,他已经找遍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可还是没有随雨的影子,仲德绝望了。为什么直到失去的时候,才明白珍贵,为什么自己明白的这么晚?仲德拖着疲惫的脚步,打开了回往花海的大门。

门外,仲德感觉自己的心抨了一下,就好像冰封的湖面中,蛰居了很久的鱼终于攒足力气,使劲游了上来,狠狠撞击了冰面,抨的一声,冰面撞个小洞,涟漪向四处散开,在这里,鱼可以畅快的呼吸,大口的呼吸。而仲德却屏息了,因为,他看到,自己日思夜想,苦苦寻觅的随雨就在花海当中微笑着……

花海中是没有日夜穿梭的,仲德和随雨也不知度过了多少快乐的时光,梦苑大门终于可以打开,二人携手奔向吴国。“形势不对!”刚踏上吴国国土仲德一皱眉头,说道,“老婆,你闻到空气中的杀气了吗?”“杀气?”随雨摇头道,“老公,我的武功比你高强,如果有杀气一定比你先感觉得到,你多虑了!”“不是,这种杀气是军队严阵以待即将攻击的杀气,不好!这杀气来自军港,我们赶紧去!”仲德拉住随雨,向港口飞奔。

吴国军港形同珍珠,晶莹剔透,故名为“珍珠港”,吴国大型战船都在此处停泊,吴国水军独步梦苑,最主要也是靠造船术的精妙,其两艘楼船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战舰,一次补给每艘均可容纳千人士兵半年之用,当年魏吴赤壁之战,吴国开始处于下风,后来楼船出港,魏国惊,遂罢兵,至今不敢想征南之事。

二人还在狂奔,只见远处火光大起,轰天价大响,仲德暗叫不好,却也没有办法。可惜梦苑也是恢复不久,所以一路并无百姓,亦不知前方发生了什么事情,随雨知仲德心急,她一扣仲德手腕,脚下施展八步赶禅之功,拼全力冲向珍珠港。

珍珠港三面环山,是天然良港,随雨拉着仲德跑到山顶,眼前的景象惊坏了二人。只见港内火光冲天,无数蒙艟拼死的撞向吴国的大型战船,在即将碰撞时,艨艟会引燃大火,每撞一下,蒙艟立刻颠覆,但是战船也会受损,其他艨艟又前赴后继的撞了过来。因为梦苑无法登陆,所以战船上能够返回的军士本就不多,而港内狭小,战船根本无法躲闪,船员们也显然被眼前这种打法吓傻了眼,已经有很多战船被摧毁。

“夺小船!”仲德对随雨叫道。二人飞速下山,奔至水边,水边无船,随雨施展蜻蜓点水之功,飞到海中,踏着海浪,几招剑出,抢下一条艨艟,随雨看这艨艟,船头锋利,船内附着硫磺等引火之物,她正在寻思,一支火箭飞了过来,随雨闪过,可是这支火箭并非射随雨,而是射船,火箭落入艨艟,整个小船立刻燃烧,随雨无奈,只得纵身离开,冲向下一个艨艟。

如此夺下四艘艨艟,均无法抵御火箭,“上左侧战船,将其驶出珍珠港!”随雨听到了仲德的“传音入密”,心下顿时明白,一纵身跃上艘吴国战船。原来仲德见随雨情况,心下也明白一二,知道抢来艨艟亦无作用,他反身登上高山,在这里可以鸟橄整个珍珠港,仲德心中逐渐有底。敌军优势在于袭击突然,使军队无防备;而且艨艟灵活,不怕死,以数十艨艟换取一艘战船,在物资上还是很划算的。但是战船毕竟有自己的优势,眼下只是由于地方狭小限制了自身,倘若冲出珍珠港,必定能逃过此劫!

所以仲德让随雨指挥这些战船驶出珍珠港,但是,仲德数了数,整个港内所剩战船不过三艘,而且其中一艘也摇摇欲坠,并没有楼船在内,莫非那几艘巨无霸已经率先被攻破,仲德顾不上考虑这么多,他让随雨上的是损坏比较严重的战船,让破船在前边冲,争取杀开条血路!可是其他两艘也需要人指挥啊,现在身边没人,该如何是好呢?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第六十七章:突围

仲德正在为其他两艘战船的指挥而发愁,不知什么时候,山头闪现二人,不声不响的来到仲德身边,仲德定睛一看,二人竟然是魏国大将军辽远和扶风神童小零,仲德虽然是第一次和二人见面,但是闻名已久,大将军智勇双全,小零人小才高,仲德顾不上寒暄,让大将军赶紧去控制一艘战船,紧跟随雨。

小零说道,“曹将军,我看还有两艘战船无控制,大将军虽勇,然只能驾驭一艘,那么另外一艘呢?”“没办法,我轻功不好,无法冲过去,只能在这里指挥。”仲德发愁的说。“大将军武功独步大魏,我人小体轻,大将军定能带我冲到船上,这样我和大将军各指挥一艘船,跟紧随雨姐姐,这样不好吗?”

仲德还有些疑虑,他虽然听说过小零空城退敌的事情,但毕竟这孩子过于年轻,能否担此重任呢?辽远点了点头,曹仲德看到他坚定的眼神。“曹将军,小零虽幼,总胜于无,眼前形势紧急,将军奈何不下决定?”小零再次说道。“好!有劳大将军了!”仲德握了握辽远的手,“将军尽量保护好小零!”

辽远背上小零,一纵身飞了起来。他的轻功比随雨又强出一大截,虽然背着小零,可还是那么飘逸,不一会儿就摧毁三只艨艟,上到了一艘战船上,他把小零放下,一抖披风,宛如一只雄鹰在空中翱翔,仲德不禁暗暗佩服。他再次将视线集中在随雨的战船上。

随雨登上战船,亮明身份,但吴国水军并不愿意接受随雨的指挥,毕竟军令如山,不可擅自作主,况且随雨还是外国人,随雨气愤的喊破了嗓子都无济于事,这艘战船被艨艟撞的岌岌可危,但是众水军表现从容,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随雨拔出长剑,砍下桌案一角,大叫道,“国家培养你们不是让你们死,而是让你们生,这些艨艟明显是倭寇入侵,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侮!大家还在等什么?等着死,等着让自己的兄弟姐妹当亡国奴,被异族的铁蹄蹂躏吗?”

随雨这席话,终于打动了船上的热血青年,热情是可以传染的,战船终于可以开动,随雨命令加速冲向大海!可是到这个时候,这艘战船只能称为破船了,珍珠港三面环山,出口并不宽阔,仲德已经看到很多艨艟聚集在出口处,他希望随雨的破船能够冲开这些艨艟,杀出条血路。只要进入宽广的大海,是没有什么艨艟能够抵挡这些强大战船的。

果然,破船横着撞开几只艨艟,那些艨艟只有船头锋利,横撞对于战船根本没有任何影响。随雨这艘战船一动,港内顿时有些改变,很多艨艟开始不知所措,破船顺利的杀将出去。但是,仲德随即听到一种怪怪的声音,也不知是什么乐器吹奏的,没有音乐,只有音调。仲德接着看到的是一些不知所措的艨艟,突然间加速行动,都冲向出口。而原本在外围的艨艟也开始合拢,船头全部都向内,随雨的战船如果来冲,一定会被这些艨艟穿入。

仲德倒吸一口凉气,根据音乐竟然能够指挥这么多艨艟,看来敌人战术早已安排妥当,耳听着音乐越来越响,更多的艨艟向出口奔去,仲德心中焦急,必须让音乐停止,艨艟失去指挥才能让这仅存的三条船杀出重围,可是火光四射的海上,他根本找不到音乐的来向。

正在仲德心急之时,只听到另外一艘战船上想起悠扬的笛声,那笛声清澈空远,如歌如诉,将那怪异的音乐完全压了下去,仲德放眼而观,只见小零站在战船之上,手持横笛,轩辕曲弥漫在火与雾的珍珠港上。

第六十八章:楼船

轩辕曲响澈雾空,艨艟开始不听指挥,可靠近出口的艨艟已经并在了一起,船头寒光闪闪,随雨眉头紧锁,她知道,如果硬闯,这艘破船必定会被葬身于此,重要的是如果此船沉没,水路狭窄,后续的两艘是断然无法通过的,岂非前功尽弃?她焦急的回头望向岸边,捕捉仲德的眼光,可是在这烽烟缭绕的海上,她又怎么能看到仲德呢?

仲德又何尝不心急,可眼下事出突然,手上能够调动的资源已经用尽,他恨不得臂生双翅,从出口外撞开艨艟,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够拜托目前局面。可即使有翅膀,他也没有力量去撞开艨艟啊!

仲德不能,楼船却可以。正在珍珠港中的梦苑英雄们进退两难、一筹莫展的时候,港外竟然驶来两艘楼船!楼船!吴国水上的超级武器,仲德刚才没有在港内见到,还以为这两艘国宝已经被倭寇率先击沉呢。现在看到,真是大喜过往,而那两艘楼船风驰电掣般冲了过来,三下五除二,将出口处的艨艟直接撞开。

那些艨艟由于船头都是向内,根本无法抵抗从尾部来的袭击,而且,在庞大的楼船面前,艨艟就好像蚂蚁之于大象似的不堪一击,没有一柱香的功夫,出口已经被楼船清理干净。随雨、辽远、小零的三艘战舰也冲出了珍珠港。随雨命令船上军士,点火箭向港内狂射,那些艨艟呼呼的着了起来,即使拼命来撞,没等冲到外边都完全烧毁。虽然仍然有艨艟在港外和他们交战,可明显已经不成气候。

一时间,整个珍珠港内烈火熊熊!仲德这才长出了口气。吴国保住了三艘战舰、两艘楼船,虽然损失惨重,也属于不幸中的万幸,要不是这两艘楼船横空出世,恐怕所有吴国船只都会毁在珍珠港内。但此时,那种奇怪的音调再次响起,还没有着火的艨艟纷纷涌向岸边,小零由于已经远离,她的笛声无法将那音调压制。

大约十多艘艨艟靠岸,里边的人都冲了上来,明显他们的目标是仲德。而为首一人,嘴里叼着两片柳叶,这怪音调就是从柳叶里发出的。这些人面目狰狞,明显不是中土人士,莫非又是倭寇?仲德没有动,仔细的盯着他们。转眼间,仲德已经被团团围住。

为首之人腰间挂这块木牌,上边写着“村上”二字,仲德迷惑,字是汉字,人却定是异类。果然,那人一张嘴,便用生疏的汉语自报家门:“某系倭国大将村上五吉,我国一名士兵潜逃至此地,特来寻找!你就是这里最近刚刚出现的梦苑大帅曹仲德吧,希望你带我们寻找!”

仲德先吃了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个倭寇竟然知道自己。但他随之而来的是愤怒,倭寇竟然恬不知耻的把偷袭说得如此冠冕堂皇,而且还竟然让自己投降!他笑了笑道,“没想到贵国的士兵竟然如此神勇,能跨海潜逃至此!而且贵国为了找回他,不计牺牲将这里所有船只击沉,真是用心良苦啊!”

村上五吉奸笑道 “现在,那个士兵不重要了,希望曹大帅能和我们走!” 挥挥手,四下士兵挥舞倭刀冲了上来,仲德拔剑,野战八方。仲德虽然剑法未臻化境,但比眼前的士卒还是高了很多,况且他现在身上展示的是一种大帅的气度。“寻常剑客的剑法,只是一招一式的比拼,而大帅的剑,却暗藏着千军万马,这种力道也只有在战场上才能体现。”当年大哥曹操对自己讲这些话语的时候,仲德并没有完全明白,但是现在他清楚了。

因为眼前就是战场!

第六十九章:好船
仲德呼呼的舞剑竟然产生了逼人的剑气,凡是闯入的倭寇,非死即伤!剑气当中明显有很多破绽,也有几个倭人变成了“狼”人,但是仲德强悍的剑气,硬生生的将这些倭兵杀了个七零八落,转眼间,这十余人已经基本都倒在了地上。

村上脸色阴沉,他没想到曹仲德的武功明明看似不高,杀伤力却如此之强。他解下了腰间的软剑,这柄软剑薄如纸片,他轻轻一弹,如同磬鸣。“曹公,我们一对一交手!”村上甩着软剑冲了过来。仲德刚搞定了这堆人,信心爆棚,满不在乎的抵住村上。

可这次交锋,仲德却发现自己和村上相距太远。刚才的仲德,剑中体现着主帅的风范,因为,主帅要求万军之中指挥若定。而当敌兵尽除后,仲德已经恢复为普通的武士,虽然他的剑法勉强可算一流,但这村上五吉却是倭国的顶尖高手,特别是他的软剑,神出鬼没,一会儿功夫,仲德长剑已经被挑落,而仲德身上也连挂数彩。

村上见此情景,嘴角不禁露出笑容,他并不想立刻杀掉仲德,梦苑具有影响力的人物如果能够投降,对于倭寇方面来讲,胜过千军万马。所以他只是一味的让仲德受伤,嘴里还在说着,“曹公,你若投降,我向我家女王保荐你为倭国国师!”其实村上只是倭国的水军前锋而已,他这句话本来就不可靠。

但即使这承诺可靠,仲德铮铮铁骨,又岂能投降?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村上还在用蹩脚的汉语说着什么,仲德干脆不再招架,直勾勾得瞪着村上,村上的心中一寒,因为他看出,眼前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投降的,对于这样真正的武士,村上也深表敬佩,他向仲德鞠了一躬,接着又高高举起了软剑,剑带寒风,直刺仲德咽喉而去。

剑尖距离仲德的咽喉只有1/4寸,可是在半柱香之后,村上永远的倒在了地上。因为,海上飞来了好船!船怎么会飞?因为他不是船,他是好船,孤舟自从上次输给仲德之后,仲德改其名为好船,而今天这一场战斗,好船可是力挽狂澜之人。

原来好船受命去东吴挑选两艘战船,他自然是冲着楼船去了,没想到,这楼船是吴国国宝,吴王发话,其他船只均可调用,这楼船概不外借!好船在珍珠港吵了n久,也没把楼船借出来。好船又怎能干休呢?他绕着珍珠港,不停的想办法。忽然,他面前出现了两个老熟人,蜀王狂乱隐者和君山老农轩辕显华!

“孤舟,你是不是要偷船啊?”农民兄弟直肠子,轩辕显华直来直去道。“咦?隐者,在进攻魏国的站斗中你不是失踪了吗?轩辕,我听说你败在雨天和兔子的手中,横刀自刎了。你们两人怎么在一起?”好船诧异道,但他还不忘提醒,“我现在已经不叫孤舟,我家大人曹仲德给我赐名好船!”

“好船?”隐者和轩辕都狂笑起来,轩辕咳嗽道,“切,自杀你懂什么,这叫吸引眼球,我没自杀,潜水,懂不懂?”“对,我们两人现在潜水!”隐者也附和道。好船继续问,“你们俩潜水怎么到吴国来了?”两人脸上有一点尴尬,隐者缓缓的说道,“事到如今,我全告诉你吧。上次败给魏国,我们心中非常不服,其实,这次来吴国是为了挑拨魏、吴关系,然后我们从中渔利。但是……”隐者的神色郑重起来,“我们来到吴国后,听说了梦苑伐倭之事,比起伐倭,我们梦苑之内的恩怨得失算得了什么?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侮!所以,我们特地来报名伐倭!”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第七十章:盗船

轩辕显华接下去说道,“我们考虑,伐倭必须要有战船,而吴国战船中自然是楼船最好,但吴国肯定不会借出国宝,所以,我们两个考虑偷来这两艘楼船,献给远征军,作为投名状!现在看到孤舟,哦,好船你,我们更加有把握了!”

好船点点头,“那你们有盗船计划吗?楼船在珍珠港最深处,即使我们控制了楼船也无法把他驶出珍珠港啊。”“吴国两艘楼船分别由冷风无情和花花喜鹊两员大将作为大将,这两人是吴国的后起之秀,统领水军最精良的人马,好船,你可以定义头衔,我们如此这般,必定成功!珍珠港内布防图在这里……”隐者打开了图纸铺在地上,三人开始研究。

是夜,有风,无月。

吴国楼船玄武号大将花花喜鹊刚刚入睡,士卒来报,吴王密旨。喜鹊急忙将传旨者接入,来人头衔为“吴国传旨官”,喜鹊低头一看,传旨之人鞋子上写:泪雨坠花。泪雨传旨道,“听闻孤舟欲借我之国宝楼船,拒之无礼,为止其口,特命汝率船调出珍珠港至崇明岛,待众船队出发之前,且听命于泪雨将军,钦此!”

“遵命!”花喜鹊心中虽然琢磨什么时候吴国出了传旨官这个差使,但想想这几日还要听命于此人,还是不敢怠慢,“下官立刻启程!”“花花喜鹊大人,有劳了,本官还要去太乙号传旨,就不久留了!”泪雨坠花合起旨意,甩袖而去。花喜鹊想:这个传旨官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啊?还挺牛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咱还是早点出发吧。说罢传令启程。

须臾,太乙号甲板上,泪雨大人也向船大将冷风无情宣布了吴王旨意,“这个……”冷风有点诧异,昨日夜吴王已经发密旨告知坚决不借楼船,怎么今天还再发一道调离珍珠港的密旨呢?两次传旨之人都不一样,冷风不禁沉思起来。

这泪雨坠花,冷风却是从来没听说过,他问道,“吴王身边之人,冷风认识不少,为何从前没有见过大人呢?”“大胆!”泪雨坠花大怒,“冷风莫非要谋反不成?吴王身边之人,你怎会全部熟悉?”“下官不敢,敢问大人,吴王可有旨,我来观看!”冷风非常冷静。“嘟!”泪雨坠花狂叫,“吴王传的是口谕,两艘楼船均是今夜调度,你敢抗旨?”

“泪雨大人,楼船调度乃大事,恕下官不得不谨慎小心。泪雨大人好像还没有加入吴国吧。”冷风说道。“冷风,亏你还是风花雪月四大密探之首,你可知道,我们作密探的需要多重身份!我不加入吴国,自然有原因!”泪雨坠花有点着急。“大人,切莫急躁,请将旨意拿来,容下官拜读!”冷风不紧不慢的说道,阅读旨意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泪雨将旨意交给冷风,心中窃喜,隐者想得真是周到,伪造了这份圣旨,轩辕显华还恰好是印章高手,他伪造的吴王印章惟妙惟肖。这泪雨坠花,自然就是好船的化身了,好船给泪雨加上头衔,来这里招摇撞骗。冷风仔细查看旨意,因为不知是谁拟定,字迹无从考察,但是这个“沙”字印章确实是吴王的私章。

冷风只好郁闷的把旨意还给泪雨,“既然是大王旨意,容我准备一番,明日启程。”“大王命令即刻启程!如此正式的旨意,你竟敢违抗?”泪雨拍案而起。“慢!泪雨大人说的好,既然是吴王正式的旨意,为什么这里的印章却是私章呢?这里一定有诈!”冷风恶狠狠的瞪着泪雨。

“吴王的旨意从来用的都是吴国印章,没有私章,这枚‘沙’字章只用在每年春节大宴群臣之时的请帖之上,下官从来没在它处看到!哼哼,来人啊!”冷风大喝到,卫兵冲了进来。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诈个尸,诈个尸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lygxychy at 2006-5-3 22:51:
HOHO~~

还有美女抱 不错

小零还是个孩子啊......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第七十一章:现实


泪雨一看计谋被识破,大喝一声,出手如电,在卫兵冲上来之前,右手已经钳住冷风无情的咽喉,随即转身面对着卫兵吼道:“谁敢上来,我杀了他!冷风无情公然谋反,本官特来缉拿!”卫兵怔住,不敢上前。不料冷风无情竟然毫不畏惧,他大喝道,“不要管我,杀了这个奸细!”并且用力前冲,泪雨吃了一惊,手上骤然加力,冷风被遏住,动弹不得,说不出话来。

“我现在正式取代冷风无情,成为太乙号船大将!你们都听我指挥!”泪雨大喝道。卫兵们竟然拔刀,根本不在乎冷风的安危,向泪雨砍去。泪雨坠花眉头紧皱,他没有想到太乙号的士兵如此训练有素,看来冷风无情确实很有能力,而且平时对于这种紧急情况也有过演练。但泪雨岂是池中之物,他伸手在脸上一抹,恢复了真正的面容,好船孤舟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卫兵全部怔住了,好船不禁得意洋洋,三独座的威名真是独步梦苑,他的脸上露出笑容。可是笑容迅速的凝固,仿佛时间停止在那一瞬间,因为这些卫兵全部开始呕吐,东吴人总是很敏感,当年张文远威震逍遥津,使得吴国的小儿不敢啼哭。而孤舟的恶名却令他成为东吴人的呕像,这个效果比泪雨强大多了,眼前这些英勇善战的卫士,在呕吐中丧失了战斗力,这孤舟心里却犹如打翻了白味瓶,不知道什么滋味啊。

可不管怎么说,这些卫士总算是解决了,孤舟一抹脸,重新换上泪雨坠花,取来大令,冷风无情还要说话,被泪雨一掌击去,顿时晕倒在地。泪雨去驾驶仓亲自传令,太乙号终于在夜色中启航。

玄武、太乙就这样顺利的驶离珍珠港,在崇明岛,有狂乱隐者和轩辕显华接应,泪雨坠花不由得洋洋得意,喜不自禁,眼见目的地已进入视野,突然间天色大变,整个海面似乎一颤,泪雨坠花只觉得耳膜大噪,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等泪雨再醒过来时,发现眼前已经没有楼船,没有大海,只有一台电脑。他急忙在浏览器上输入:www.a3guo.com/bbs,要重新去掌控楼船。可是回答他的只是“404 not found”,他不停的刷新,答案依然只有一个。“老史老史,你的思想汇报写好没有?”旁边有人在叫着。“老史,老史,你怎么了?”一只大手拍在了泪雨的肩头上,泪雨急忙使出沾衣十八跌,要把力道卸掉,不料那只手纹丝不动。“老史,你肩头乱颤什么?”“我是大吴传令官泪雨,你竟敢冒犯钦差!不要命了?”泪雨大叫。“我说老史,你发烧了吧?”那声音顿时提高了许多。

泪雨猛然醒悟,自己已经不在虚拟世界之中,再也没有了绝世武功,没有了飞扬跋扈,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史。应酬完自己的同事,他急忙打开qq,在梦苑的群中,众人早已吵成了一团,梦苑创立以来,经历了多次浩劫,纠其根本,都是服务器作祟,狂乱隐者、诸葛追随、月天、杨主簿、梦风、雨天等已吵做一团,见到“老史”上来,都炸了锅。被罚的岑平大声疾呼,他有一个租用的空间,愿意无偿交给梦苑。

老史等人不愿岑平一人承担,他与狂乱隐者分别找到了空间提供商,要集资来恢复梦苑!众人纷纷要求解囊,老史排除了正在上学的梦风、雨天、月天等。定下:老史、隐者、诸葛追随、紫宣轻云、杨主簿、迷茫之鹰六人来分担费用,共租服务器。

“不可!”迷茫挥手拦住,“现在不是租空间的时候,梦苑不能再让大家出资了!”“想当初梦苑创立之时,有七人共建之美谈。我等自愿重修梦苑,为何阻我等之意?”老史急切的劝道。“对啊,就让我们集资吧!”众人也你一言我一语的表达着同样的意思。

“绝对不可!”迷迷斩钉截铁的说道。众人不由得心中一凛。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梦风 at 2006-5-8 23:24:
广告都打出来了
怎还不见更新
快点撒,我们要扔鸡蛋了哦

小弟,做人要厚道,你老人家定睛看看,确实有新的啊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第七十二章:英雄



“迷迷,我们认识十多年了吧,我们当初互相鼓励,万里觅封侯,匹马戍凉州,可是关河梦断,你我都清楚,我们注定是凡人。可是我们的英雄梦不能磨灭,所以才有了梦苑,才有了虚拟世界中的金戈铁马。每个男人的梦想,就是在乱世中崛起,统一中国!所以为了这个梦想,大家才聚拢在梦苑的舞台上,演绎着自己精彩!”老史慷慨而谈。

“梦苑也不是男人的梦苑!”紫宣和月天插话道,“在这里也有我们喜欢的柔情、喜欢的花边、喜欢的音乐、喜欢的美图。”

“所以梦苑必须尽快恢复!迷迷别犹豫了,众人拾柴火焰高,我们万众一心,重建梦苑!”大家异口同声道。

“各位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已经无法相信国内的空间提供商!”泪水浸润了迷迷的眼睛,“我没有孩子,梦苑就是我的孩子!请大家相信,我比你们任何人都珍惜梦苑,都不希望梦苑有事。”大家不由得点头,的确,梦苑的一点一滴,都是迷迷辛苦所得。从创立开始,他就安装插件,排除bug,测试系统,大量的工作让他经常零点都不能入眠。而今梦苑倾覆,数据不存,他的打击又岂是别人能比拟的?

“E动网是国内比较有名的空间商,他们都能无赖,让我怎么去再相信?”迷迷已经义愤填膺,“梦苑崩溃那一刻,我就找到了当初的代理,可代理说要让我们找E动。好容易找到E动,他又让我们去找代理,我和他们理论几句,E动就说硬盘被公安局拿走了,内容有问题,需要半个月以后才能有消息。半月后,我再去追问,人家竟然说我们的内容有问题,让我去找公安局要数据!!!我问他联系方式,竟然告诉我110!!!!是可忍,孰不可忍?”

“什么?欺人太甚!”众人这才明白了迷迷承受的苦衷,顿时肃然起敬。

“我已经联系了国外的服务器,大家少安毋躁,等待时日,相信梦苑一定会好起来!”迷迷非常有信心的说道。

“好!”岑平道,“记住,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联系我,我的空间绝对无偿提供给梦苑,因为比起来,这里更像我的家!”现实中的岑平居于海外,但国人自有的古道侠肠未曾改变。迷迷坚定的点点头。

“还有我们!”狂乱隐者、诸葛追随、紫宣轻云、杨主簿、梦风、月天、雨天等人同时说道!有这等支持,梦苑何愁不复?

就这样在等待中,大家经历了许多事情,东南亚的海啸、伊拉克的动荡、南亚的地震、日本小犬依旧的参拜。时光虽然流失,但众人心中的信念并没有减少。

2006年新年刚过,稳定的服务器终于建立,老史、隐者、轩辕等人急忙登陆,找到了被自己藏匿的太乙、玄武二舰,待上船之后,才发现吴国珍珠港内已是浓烟滚滚,三人不敢怠慢,连忙驱船返回,抵达之时,恰逢随雨等人正在突围,老史这时已经恢复好船面貌,指挥太乙号一通乱撞,把聚在港口的艨艟杀了个七零八落,溃不成军,随雨、辽远、小零这才得以指挥战船冲出珍珠港,返回来一通火箭,将珍珠港内的艨艟尽数射燃。

形势渐好,好船色狼本性又现,他一眼看到了战船船头的随雨,随雨原本就国色天香,而今海风劲吹她的秀发,身后斗篷飘起,火光照印在她的脸上,英姿飒爽,好不迷人。好船不禁呆了……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第七十三章:祖宗


好船纵身跃到了随雨战船之上,“嘿嘿,嘿嘿,我说美女……”他干咽了一口唾沫前来搭讪。

“啊,仲德!”随雨却一眼看到了许多倭寇上岸,朝曹仲德围拢而去。

“我是孤舟蓑笠翁啊,现在叫好船,不是仲德,不是仲德。你讨厌!”好船又开始了他媚人的一面,“闪开!仲德有危险!”随雨大叫着冲了出去,好船急忙转身,随雨已经踏着海浪奔向岸边。“太美了,比天仙还美!”可他随即发现了远处岸边的恶斗,自己的主公曹仲德眼看要挂,好船脚下用力,身形立刻飞了起来,他的武功本来就独步梦苑,而今救主心切,力道更强,眨眼见已经越过随雨,再一个眨眼就看到了村上五吉的剑尖,情急之中,他左脚临空踢出,鞋子飞出,将村上刺向仲德的软剑荡开。

“你是?”村上五吉用生硬的汉语问道,“在下姓祖名宗。”好船一本正经的回答到。“祖宗大人,请不要拦我!”村上不知有诈,还要说点什么。只听“啪啪啪啪”的几声,自己的脸颊已经开始吃耳光。“知道老子是你祖宗,还敢问?”好船双手挥舞如风,村上五吉根本来不及躲闪,更别说还手了,等好船停下,再看村上,脑袋已经成为了猪头,他最一张,哇哇的吐出了一滩血水,中间还夹杂着二十多颗牙齿。

“八嘎”这下不论汉语还是倭语,村上都无法说清楚,他挥舞着软剑冲向了好船。剑还没指到好船身前,他的双膀已经莫名其妙的脱落下来,而随之双膝一软跪在了好船和仲德面前,好船的身法的确匪夷所思。“你回去告诉你们倭女王,今日之事,我梦苑英雄定当百倍偿还!”仲德对村上说到,偷袭不是他的风格,他需要村上回去正式向倭寇宣战!

村上等人上了一艘艨艟,黯然离开,这次偷袭,总体来说,倭寇大胜。梦苑最强大的水军损失殆尽,还好楼船被好船、隐者和轩辕偷出,再加上刚刚救出的三艘战船,否则真的是全军覆没。而倭寇损失的艨艟本不值钱,这次服务器事件造成的后果竟然如此之大,众人都未曾料到。

随雨冲到了岸上,她看到仲德安然无恙,也不顾旁边的好船,一下子扑到了仲德怀中,仲德也将她紧紧抱住,其实当他们看到珍珠港战斗的一霎那,就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凭借一几之力来阻挡成百上千的艨艟,他们根本没有信心。随雨冲向艨艟的时候,别离已经在两人的心中闪现,虽然两人都希望奇迹的出现,可是谁都没有奢望。而如今,奢望成为了事实,所以这次战后的重逢,使得两人更加珍惜彼此。好船看在眼里,也收起色心,真挚的感情是可以感染的,破船不禁想起了秋露,多少年了,二人聚少离多,等这阵子过去,一定要和秋露好好聚聚。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珍珠港内的火势才渐小。隐者、轩辕、小零等来到岸上和众人见面。却少了大将军辽远,人船俱无。仲德急忙问小零,才知道好船清理完出口艨艟,飞到岸上救仲德之际,大将军携战船冲出珍珠港,一路北行而去。“这是何意,这是何意?”仲德不禁道,“倭寇艨艟并非远走之舟,能聚集如此之多,周围必有大船,莫非辽远要寻之决战?真是太莽撞了!”

“这个”隐者顿了顿道,“这话说出来不好听啊,也罢!仲德你有所不知,实在是孽缘孽缘啊!”


[ Last edited by 曹仲德 on 2006-5-10 at 15:48 ]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第七十四章:形势

原来辽远与大魏谦德先生有断袖之谊,而珍珠港事件之前,杨主簿安居平五路曾派遣谦德率魏水军扫荡倭寇,颇有成效。有谦德作屏障,按理倭寇不应到达珍珠港。而今倭寇在,莫非谦德遇到了不测。所以大将军辽远心中一急,不辞而别,北上寻找谦德。

隐者见到辽远北去,料知其意,他却不好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战船消失在海平面。仲德听到这里,却也无话可说,他知道自己会为了随雨做任何事情。他虽然不能认同断袖感情,但是而今辽远为了谦德这么做,却也在情理之中。“不知道魏国水军是不是真的有事?”仲德自语道。

魏国果然有事!珍珠港的烽烟吸引了重返梦苑的人士,第一个前来的是阿理斯和岑平,自从魏国一别,仲德和阿理斯已经许久未见。顾不上寒暄,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描述了当前魏国的情况。魏国境内平空出现了倭人军队,倭寇过处,焦土遍地。

魏王巧巧并未返朝,魏国军队散落在从西至南的边境线上,国内驻军及少,而梦苑地震,正是极度空虚之时,阿理斯和游子夜属于早归之人,游子夜立刻组织抵挡,但他深知不能持久,急忙派遣阿理斯去其他两国求救,只有梦苑一心才能战胜倭寇。

阿理斯本已任命为驻蜀国大史,他首先去的就是蜀国,在路上得到了游子夜紧急征兵,汇合东吴奇女迤均姬,二人苦战倭寇终于战死的消息,阿理斯顾不得悲伤,到达蜀国边境之时,恰遇到诸葛追随和永沁,永沁原本对诸葛伤透了心,自己召集了部分兵马去东吴与仲德汇合。但是诸葛追随还是追上了她,经过苦苦哀求,永沁暂时原谅的诸葛,同意他加入。

二人听到了魏国的情况,急忙遣阿理斯去东吴找仲德,而他们立刻率领本部驰援魏国。阿理斯这才折转方向来到吴国。之间他恰好路过汉廷,在大牢中将岑平放出,二人遂结伴同来。

须臾,梦风和紫宣轻云也带领一哨人马赶来,紫宣初见仲德还略微有些尴尬,但看到仲德和随雨恩爱的样子,随之释然。经过这么多的故事,梦风清楚了紫宣对自己只有姐弟之情,想开之后,却也恢复往日模样,爱情需要感觉,有时候一味强攻并不是爱情,更多的是荷尔蒙冲动。

梦风也看到了狂乱隐者,他上前行礼到:“大王,前者我街亭失守,乃不愿意进行蜀魏之战,望大王明鉴。”隐者点头道,“而今之形势,还是你的决定正确,梦苑是不能再有内战了!大家应当同心协力,共击倭寇!”“对!”好船也来插嘴,“三个声音说话毕竟嘈杂,我们应当整合三国,重新复汉!只有把有限的人力集中起来共建梦苑才是出路!”

隐者道,“我蜀国愿意复汉,况且本来蜀国就是汉嘛,哈哈,只是我的头衔是不是需要变成汉.汉中王才对啊?”“正是!”岑平也说道,“我也思前想后,还是蛮期待三国暂时统一。集中力量先将倭寇清除出魏,再远征平之!”“嗯,魏国涂炭,只能自身抵抗,现在蜀已出两支部队,东吴作为东道,怎么还无人前来?”仲德问道。

“谁说东吴无人?仲德你快看,远处花花绿绿的旌旗,那不是东吴的娘子军吗?”随雨一指远处。果然,浩浩荡荡的东吴娘子军整肃而来,排头三匹白马上端坐的正是吴国三大公主:曼娜(mana)、姝子、霜雪伊梦!功盖三分国,名成四公主。原来吴国有天下闻名的四大公主,后来铃兰只身刺孤舟,被罚后远遁他乡,不愿回来。而今吴国成为了三公主。

这三大公主,曼娜嫁于吴国才子风清扬(fengqy),姝子一心仰慕周郎,终身不嫁,霜雪伊梦嫁给前蜀王,后来前王驾崩,霜雪返回吴国幽住。

三人原本淡出吴国舞台,隐逸山野。可梦苑蒙尘,曼娜不愿看到吴国和梦苑沉沦,遂振臂高呼,将吴国元老一一请出,重兴吴国!三大公主聚首,立刻将吴国上下建设的有声有色,而这次亲自带领娘子军前来,也是最整齐的一支部队。

好船嘻笑着对三位公主说道,“美女们来得正好,我们在说三国并为一国,重振梦苑,不知几位美女意下如何?”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