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79951人浏览| 214回复
发帖

原创《梦苑烟云》大结局060627

前言

梦苑二年九月十三日,是曹仲德和随雨而安结婚两个月的纪念日,这天,梦苑没法进入。

在尝试着给随雨发去祝福的信件后,得知了她的境况,秋叶飘零,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回忆仲德来到梦苑的这些日子,不免有些感伤。

提笔写下这篇小说,送给最心爱的老婆随雨而安,也送给在这些日子中和仲德相识的梦苑朋友们,在小说里可能对大家都有不同的描写,若有不妥,请见谅。

一生要失败几回
才知道成功的意义
一生要爱过几回
才了解爱的真谛

[ Last edited by 曹仲德 on 2006-6-27 at 09:19 ]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原创《梦苑烟云》大结局060627




[B]建安三年秋[/B],汉丞相曹操曹孟德率军进攻张绣,路遇麦熟,见村民不敢割麦,遂传令:“凡士卒践踏麦田者,斩首!” 百姓闻谕,无不欢喜称颂,望尘遮道而拜。官军经过麦田,皆下马以手扶麦,递相传送而过,并不敢践踏。

却说这一日,曹操乘马正行,忽田中惊起一鸠。那马眼生,长嘶一声,向外就窜,马脚正踢到旁边自己弟弟[B]曹仲德[/B]的马腿上,这才被人止住。而仲德座下马却顿时受惊,奔入麦中,践坏了一大块麦田。

曹操呼行军主簿,拟议仲德践麦之罪。主簿曰:“丞相之弟岂可议罪?” [B]曹仲德也大声叫着什么[/B],操曰:“吾自制法,吾弟犯之,何以服众?来人,堵上仲德之口,推至村口斩首!”

左右用麻核塞住仲德之口,将其五花大绑,押至村口,对军民宣布:“[B]丞相弟践麦,今割首以正军法[/B]!” 三军及百姓皆悚然,无不懔遵军令。刽子手拔去仲德草标正要斩首,忽然狂风大作飞砂走石,众人不能睁眼。须臾,风沙停,而仲德却不见了。

************************************************************

[B]公元2004年6月[/B]的一个晚上,天空在不停的闪电,加班的随雨郁闷的走出公司,武汉的天气真是讨厌,风雨无常,而老板的脸色比天气还讨厌,总是拼命的压榨员工,加班成了家常便饭。

路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透过密集的雨点慵懒着看着公路。可能快11点了吧,路上都没什么行人,还好自己是军校出身,想起从前让男友接,说路上坏人多,怕出事。男友狡黠的一笑说,坏人遇到你就出事儿了,这家伙,真是讨厌。

想起男友,随雨心中就[B]甜丝丝[/B]的,一会儿回家就能和他好好亲热了。忽然自己的脚下出现了几条被路灯拉长的身影,抬头一看,面前有五个壮小伙穿着雨衣,并成一排向自己走来。随雨下意识的向路边跑去,想从他们旁边绕开,可是这五个人的目标显然是随雨,他们快步的挡住了去路。

“小妞,陪哥们儿玩玩……”天空中一道闪电劈过,随雨看到了五张[B]丑陋的脸[/B]。随雨将手悄悄放进包里,摸到手机,暗暗拨出了110,然后高声叫道,“在东湖西路你们五个都敢公然抢劫,还有没有王法了!”随雨很机智,一句话把地点和人物事件都交待清楚了。

“我们不是抢劫,我们是抢人,哈哈哈哈!”一个矮小的家伙走出了一步,伸出了自己肮脏的手。说是迟那是快,随雨将伞往空中一扔,左脚随之踢出,正中那人下身,那人杀猪般的嚎叫[B]响澈长夜[/B],人也如同筛糠般倒地。伞飘下,随雨伸手接住。

随雨清楚,自己不是这五个人的对手,现在要尽量拖延时间。可是歹徒们也是惯犯,他们一见随雨身手了得,立刻高度重视,将随雨团团围住,随雨把伞合住,当作武器与歹徒打作一团。双拳难敌四腿,随雨毕竟是女子,吃亏在力气上,衣服都被撕破,眼看就要不敌,她灵机一动,大叫一声“慢!”然后掏出了[B]手机[/B],说道,“我已经报警了,你们等警察来抓吧!”

这一下果然镇住了歹徒,他们动作一停,面面相觑。随雨扑通的心还在狂跳,忽然一个人喊道,“[B]手机还锁着键盘[/B]!”随雨这才想起刚才竟然忘了键盘解锁,“该死”随雨心中暗暗叫苦,手中迅速的解键盘锁,可是歹徒已经扑了过来……

天空中一道[B]闪电[/B]劈过,与随雨手中的手机天线连在了一起,她满头的长发顿时向外张扬,那四个人同时捂住双眼,强光已经刺伤了他们的眼睛。闪电过后,手机摔落在地上,成了两半,被踢中要害的那个矮个子颤抖的叫着,“那个那个女人,[B]不见了[/B]!”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原创《梦苑烟云》大结局060627


[B]随雨[/B]昏昏沉沉的醒来,自己的手指还在发烫,衣服湿淋淋贴在身上,刚才的打斗已经将衣服撕破,几乎无法蔽体。一阵阵的香味沁入她的鼻翼,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花海当中,阳光透过花枝斑驳的撒在她脸上,忽然一点清凉,原来是露水滴了下来,这是什么地方,她费力的四处转头来看。

这一看不打紧,她发现自己身边竟然躺着个[B]男人[/B]!那男人发髻散落,依稀可以看出是[B]老土的长发[/B],就像个老道似的,而身上穿着红色的袍子,系着金色的丝绦,说不出的别扭。随雨顿时一惊,再看看自己的衣服,立刻头皮发麻,原来[B]自己竟然被他[/B]……

这下随雨怒向胆边生,立刻坐了起来,啪啪啪啪的向那个男人打着耳光,那男人被这一通暴打也醒了过来,随雨一个跨步骑在那人身上,将手掌变成拳头,继续进攻,那男人睁开眼睛,急叫道:“兀那婆娘,汝作甚?汝可是那[B]孟婆[/B],吾喝汤便是,汝打吾何意?”随雨心中这个气啊,自己正值妙龄,花容月貌,却被此人说成是孟婆,慢着,孟婆是干啥的?随雨倒吸一口凉气,忙问道,“你给我好好说话,说你是谁?”

只见那人呆呆的望着她,嘴里喃喃自语,好像根本没听懂她的问话,“[B]此阴府之语[/B],吾却听之不懂。此孟婆也不若传说中丑陋,莫非他人欺仲德?”“汝究竟何人?此为何地?”随雨也用古文来问,心想,这下看你能出什么花招?“此为阴曹地府,吾自知之。吾是谁人,汝若不知,奈何捕吾来此?吾乃[B]大汉丞相曹孟德之弟曹仲德[/B]是也!”

“这是阴曹地府?[B]shit,作人要厚道[/B]!”随雨又噼里啪啦的打开了耳光,深受唯物主义教育的她怎么能相信有阴曹啊!“贼婆娘,汝再动手,吾不客气也!”曹仲德把眼睛一瞪,说不出的威严。可是随雨的拳头也到了,仲德威严的眼睛顿时成了熊猫眼,“今日反出阴曹,了不得入十八层地狱!”

曹仲德一个鲤鱼打挺,整个人跃了起来,随雨双腿夹紧仲德肋骨,身子随着仲德的直立,向后倒载下去,裙摆向下翻开,[B]白皙的大腿完全裸露出来[/B]。仲德双眼一闭,大叫“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汝衣不遮体,孔文举若在此,定将汝口诛笔伐……啊!”曹仲德也如[B]筛糠般[/B]捂着下身倒地,嘴里还念念有词:“孔子不欺吾: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看着眼前这个古怪的男人,随雨又好气又好笑,她在曹仲德眼前挥了挥拳头道:“说,汝究竟何人?此为何地?”曹仲德干脆把眼睛一闭,根本不理。随雨只好继续追问,“你你……汝对吾做了什么?”仲德鼻子哼了一声,还是不理。随雨大叫,“汝再不说,我把你给阉了,不,是吾对汝[B]施腐刑[/B]!”

曹仲德一惊,厉声道:“贼婆娘,吾从未见过汝,即使吾马践踏汝家麦田,也不至如此深仇大恨,吾已知此处并非地府,汝定是[B]张绣[/B]的刺客!事以至此,吾无话可说,但求速死!”这下随雨可乱套了,有些语无伦次,“那那,你没对我……汝未对我……”曹仲德翻了翻白眼,说道,“吾乃堂堂汉相之弟,岂能苟合?再者,汝太瘦,非富贵相,吾不喜也!若汝以美貌来巴结吾,早断念想也!”

随雨身高为一米六六,体重有一百一十斤,每天还想着[B]减肥[/B],不料却被面前这个人嘲笑太瘦,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女人的心思是擅变的,她顿时对曹仲德有了一点好感。在仔细运了运气之后,她也清楚自己[B]并没有受到那方面的侵害[/B],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从曹仲德身上跨了下来。喃喃道,“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曹仲德却开始解袍子,“[B]色狼[/B]!”随雨拳头又要落下,仲德连忙说,“汝衣不遮体,大伤风化,将吾蜀锦战袍与汝,待见到市集,买来新衣再还吾。”说罢,仲德站了起来,初升的阳光照在他伟岸的身躯上,显得非常威武。他解下战袍,扔给了随雨,“前边有洞穴也,吾去探之!”仲德说了一声,大踏步走了过去,随雨连忙披上袍子,站起来。果然远处的山上有一个很大的山洞,晨风吹动仲德的长发,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涌上随雨的心头……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原创《梦苑烟云》大结局060627



二人来到山洞前,只见洞口有一山门,对联横挂左右,上联:[B]挥毫评千古[/B];下联:[B]煮酒论英雄[/B];横披:[B]三国梦苑[/B]。“三国梦苑?何为三国?”仲德疑惑的问随雨,“这你都不懂,三国就是魏蜀吴撒,你哥哥不就是魏王吗?晕!”随雨连珠炮似的说完,发现仲德一点都没听明白,“算了算了,以后汝会明白也!”

山门旁边写着入梦苑指南,随雨麻利的注册了“[B]随雨而安[/B]”的帐号,吱纽一声,门开了,她一闪身钻了进去。曹仲德紧跟着要进门,却被门板打在了鼻子上,用力推了推,没推开。只好傻乎乎的看着山门旁的告示。

可是看了半天,只有几个字能认识,其他的似曾相识,但又截然不同,仲德看得云山雾海,根本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就这样呆着在门口,想想刚才随雨说的话,还是摸不着北,一晃日已中天。酷热的气温已让仲德[B]汗流浃背[/B]。这时山门又开了个小缝,随雨钻了出来,“嗨,汝还在此,为何不入?里边可好玩呢!哦,你不会啊。我教你!”毕竟古文功底不牢,没几句就坚持不了。

随雨已经换了身新衣服,显得清纯可爱。仲德的心跳了一下,不敢再看,随雨将红色战袍还给仲德,然后开始扫盲:“注册之意乃取名也,为自己取个名字。”“吾乃曹仲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仍为曹仲德!”随雨暗笑声土,接着说道,“下一项乃密码也,密码即口令,汝行军打仗,自然需要口令。”“嗯,就以我兄’[B]东临竭石’[/B]之句作为口令。”“此口令汝勿告吾,自写之,下边亦相同。哎呀妈呀,累死我了。”仲德挥毫书完,随雨一看傻眼了,系统不认特殊字符,算了算了自己帮着写完,门开了,仲德大踏步的走进了梦苑。

一进山门,竟然又一番景色,也有骄阳中天,却很是凉爽,面前行人装束不一,房屋也风格炯异,仲德不停的摇头,“我去玩了,你自己看!”随雨[B]一阵风[/B]的从仲德身边掠过,转眼不知所终。这下惨了,没有人当翻译,曹仲德不知如何才好。还好,风中传来了丝丝酸味,对是酸味。

[B]有酸味的地方必定有腐儒[/B],仲德顺着酸味慢慢前行,果然发现一片茅草屋,上书:大魏代丞相府。想起刚才随雨的话“你哥哥不就是魏王吗?”仲德虽然不大明白,可已经觉得自己和这个“[B]魏[/B]”字定然有大大的关系。想到这里仲德推开房门,跨步进去。

只见屋内摆设极其简陋,只一几一凳一画而已,画是写意青山,寥寥数笔将山势尽显眼前,足见画师魄力惊人。而堂前站立一[B]高大书生,体态微胖,摇头晃脑[/B],正在吟着:“世浑浊莫吾知,人心不可谓兮。”仲德接道“知死不可让, 愿勿爱兮.”书生面露喜色,回头打量仲德,接着吟道:“明告君子, 吾将以为类兮.”二人旋即共同赋道,“思美人 思美人兮, 涕而竚眙. 媒绝路阻兮, 言不可结而诒。”

“哈哈哈哈,在下[B]魏国杨主簿[/B],不知兄台是……”“主簿?嗯,小官小官,尝为吾求情,哦,此主簿非彼主簿也。嘿嘿,在下汉丞相曹孟德之弟曹仲德是也!”“噢,曹操之弟?哈哈哈哈,兄台果然会取名,主簿佩服!兄台的脸……”杨主簿拱手笑着。仲德有些生气,“吾之脸摔伤而已,而吾之名乃父母所赐,主簿此言何意?”“啊兄台,此处为三国梦苑,三国id不能注册,兄台使用擦边球法,在下佩服。”仲德皱着眉头说道,“什么三国,主簿兄所言吾皆不懂也,吾只知战国,不知三国,愿主簿兄教吾。”

人之患在于好为人师,杨主簿也不例外,见到这么奇怪的来人,他边询问边讲解,仲德聪明异常,慢慢学会了识字(其实是字形转换),主簿简单的讲讲梦苑的规则,看看天色已晚,抱拳说道,“兄台可自行查阅二楼书刊,关于汝兄曹孟德的事迹很多,主簿精力有限,就不与兄台秉烛夜谈了。告辞。”说罢飘然离去。

仲德举着烛台,来到二楼,这里满屋子都是书架,而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厚厚的[B]《三国志》和《三国演义》[/B]……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原创《梦苑烟云》大结局060627



犹如一阵风似的随雨快乐的奔跑在梦苑的街道上,进门领到的一千两银子用在了置办衣服上,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了,还好来到了社区衙门,这里贴着悬赏的告示,“孤舟蓑笠翁被在逃罪犯打得鼻青脸肿,看医生损失241元。”这人可真够点儿背的,忽然想起仲德被自己打的模样,随雨笑出声来。

“堂前不可喧闹,这位姑娘是新来的吧。”随雨回头一看,只见一位公子一脸微笑,羽扇纶巾,个子虽然不高,却自来神韵,十分潇洒。“在下蜀国丞相诸葛追随,欢迎来到梦苑!”诸葛的声音富有磁性,让人如沐春风。

[B]“哇!诸葛!诸葛!”[/B]旁边的女子们尖叫了起来,转眼间衙门前聚拢了很多人,大家蜂拥而至,喊着诸葛追随的名字,让他签名。诸葛满脸迷人的笑容,飘逸的为众人一一签名,甚至握一握手,现场气氛火爆异常。

随雨也有些眩晕,看着人越聚越多,她被挤到墙边,只好又看看悬赏。“罪犯特征:该罪犯签名二弟风沙三弟杨主簿……”再看旁边一个女子兴奋的大喊,“诸葛诸葛我爱你!签名太帅了,二弟风沙三弟杨主簿……”

啊!这不是打人的凶手,在逃的罪犯吗?我一定要揭发。虽然随雨被诸葛的风采所震,但由于昨晚的事情,她现在对罪犯非常憎恨,她运足力气,大喊道:“站住![B]诸葛追随[/B],你是在逃罪犯,你打了[B]孤舟蓑笠翁[/B]!”

众人先是一静,然后哈哈笑了起来,衙役走到随雨边上,递上两千两的银票,说“恭喜你找到了真凶。”然后撕下告示,走回衙门。随雨拿着银票呆了,说着,“可是,[B]这真凶……不还在那儿吗[/B]?”诸葛追随轻轻拨开众人,走到随雨面前说道,“刚才没能和姑娘多说,这里的赏金破案只是挣钱的场所,所有案件都是虚构的。那个孤舟又叫破船,估计这里谁都想打他。是不是啊?”

众人齐声喊“是”,诸葛追随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姑娘定有很多不解之处,此处非讲话之所,请去魏国灌雀酒楼小坐,我回府邸加个[B]马甲[/B]就来,否则围观者太多,小生告退!”说罢,一摇羽扇,吟道,“[B]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渡镜湖月[/B]……”须臾,竟然不见了。

“太帅了!”旁边fans们惊呼着,有些女孩子还激动的流着眼泪。随雨捂着耳朵离开了衙门,自己该不该赴诸葛的约会呢?反正也没啥事情,听听明星的介绍也不错。

便一路打听灌雀酒楼的地址。而心中回忆着诸葛的风采,觉得这个书生挺不错的,不知怎么心里又泛起曹仲德的影子,这两个人差别真是很大,仲德高大威严,骨子里透着高贵的气质,诸葛平易近人,举手投足都神采奕奕。慢慢的第三个人影也在她心头浮现了,那是自己的男友,想起他坏坏的样子,自己忍不住又要笑了。为什么想他们三个?随雨也不清楚。

正在胡乱琢磨当中,[B]灌雀酒楼[/B]出现在了面前。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原创《梦苑烟云》大结局060627

开始会有之乎者也的说法,因为曹仲德是古人,他听不懂现代语言。

以后他会学嘛,慢慢就好了。他要是学不会现代语,估计我就废了。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原创《梦苑烟云》大结局060627



这座酒楼真是好高啊,三百多层一眼望不到顶,店主李程碑(milestone中文是里程碑的意思,为了符合中国姓名习惯,所有名字将使用中文,尽量接近现实姓名,所以改为李姓。)在门外笑脸相迎,“姑娘楼上请,诸葛先生等候多时了。”

站在观光电梯里,随雨浏览了一下整个酒楼,真是热闹异常,一会儿是绯闻,一会儿是小道消息。晕晕的看了三百多层,电梯停下,只见[B]一个的书生穿着金色的马甲[/B]正在窗口向外眺望。随雨噗哧一乐,说道,“[B]小样儿,别以为穿了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诸葛追随![/B]”

那书生欣然回头,脸上戴着[B]黑黑的墨镜[/B],他摘下墨镜,微微一笑道,“电梯直达,姑娘自然知道我是诸葛追随了,我乃蜀人,这次选择魏国的酒楼和穿马甲戴墨镜是为躲避人群啊。你不知道,[B]我们作明星的几乎都没有了私人空间[/B],总是面对媒体和公众,累啊。”

带着点点的崇敬,随雨跟着诸葛落座。诸葛很绅士的帮随雨点了杯橙汁,然后说道,“还没有请教姑娘如何称呼啊?”“哦,我叫随雨,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到了这里,对了,应当怎么离开啊?”随雨开门见山。

“只要推开大门走出梦苑就离开了啊?这个姑娘都不知道?”诸葛疑惑的说。
“不对啊,走出梦苑是一片花海,我不认识回家的路。”“花海?随雨开玩笑吧,小生在这里大半年了,还从来没见过什么花海,一出大门就回到现实了啊?”

“什么?!这下惨了,我该怎么回去啊?还有别的方法吗?”随雨有些着急,如果回不去,可一点都不好玩。诸葛无奈的挠了挠头,说道,“你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一直发呆,好像也能出去,姑娘可以试试。”

“发呆?汗,一会儿试试吧。得发多长时间呆才行啊?”随雨继续问道。“姑娘的问题好特别,小生也不很清楚,可能半小时就可以了吧。对了,姑娘来到梦苑肯定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这里一点心意,望姑娘笑纳。”诸葛递上了一个红包。随雨接过一看,哇十万两银票。

“诸葛公子,初次见面这份礼也太重了,恕随雨不敢接受。”“金钱于我如粪土,随雨你也不会太在意吧,诸葛之金钱都是送给朋友们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刚来,可能会大有用处,希望随雨不要推辞。”“既然如此,多谢多谢!”没想到这个明星还挺大方,随雨对他的好感又加深了许多。

诸葛也将论坛的情况慢慢向随雨说明,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到了深夜。诸葛起身长揖,彬彬有礼的说道,“夜深了,姑娘试着发会子呆,看看能不能回到现实中去,小生先告退了,姑娘今后有事,可以给小生发短信,小生定当全力帮助。告辞!”随雨向他摆摆手,诸葛戴上墨镜,转眼消失在电梯当中。


发呆?还是想一想他吧……随雨脸上绽出了笑容,那个[B]坏[/B]男人,现在肯定正着急呢,别急,我一会儿就能回去了。曹仲德和诸葛追随影子也开始在她眼前闪现,[B]诸葛追随[/B]的影子渐渐变大,要超过其他两人……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第五章:夜谈



捧着《三国志》和《三国演义》,曹仲德越看越心惊,没想到[B]哥哥曹孟德竟然成了魏王[/B],而且是三国中最强力的一方。魏国天下又被司马家夺去,太惊心动魄跌宕起伏了,自己一定要回去告诉哥哥,[B]杀刘备斩司马懿,赤壁大战不锁战船[/B],那么天下可定。可是自己该怎么回去呢?

曹仲德又连着翻了几本其他的书,都没有回去的说明,这个消息该如何告诉大哥?仲德在屋里走来走去的非常着急。正在这时,他忽然听到楼下有动静,莫非有贼?仲德连忙吹灭了蜡烛,将身子平躺,耳朵贴在地板上。伏地听声是一个士兵的基本功,仲德很擅长。

楼下响起了杨主簿的声音,“大王,[B]轩辕显华[/B]和[B]李程碑[/B]都是我大魏的人才啊,愿大王听之用之!”已经半夜了,怎么主簿又回来了?仲德屏住呼吸,继续听了下去。“孤知道他们是人才,可是不为孤用,只能弃之!”一个[B]女声[/B]传了过来。听她的口气,似乎是王,莫非是魏王?三国的书里没有记录,仲德满腹狐疑,继续听了下去。

“大王,李程碑虽是马甲但无愧于魏,他辛苦制典,是功臣啊!轩辕显华虽然恃才放旷多次反复,其心淳朴,大王需擅用之啊!”“主簿啊,我自从被你们推举成魏王后,夜不能寐,为国事操劳过度,我没有办法容忍蜀王的马甲在我身边当重臣。至于轩辕显华,我也快没了耐心!”“一国重任于肩,大王的辛苦主簿知道,主簿近日要结婚了,无法帮助大王,希望大王善用此二人,切不可一时冲动,作出头脑发热之事啊!”“我尽量吧,你结婚是大事,恭喜恭喜!”

“已经子夜时分,大王保重身体,我也得回去睡觉了,明天还得工作。”主簿在打哈欠。“你先走吧,本王还需要到魏王府查看奏折,再见!”说完楼下声音渐渐没有了。楼上的仲德却没听懂几句,算了,不管他们,继续看书。

仲德重新点燃蜡烛,翻起了别的书籍,仲德天生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这点哥哥曹孟德很是钦佩,所以看过一遍的《三国志》和《三国演义》仲德已经熟记于心。这里的书好多啊,[B]资治通鉴、文心雕龙、隋唐演义、说岳全传、上下五千年、看图识字[/B]……

翻着翻着,仲德眼皮打架,终于支持不住,靠在书架旁边睡了过去,在梦里他还在想,当初哥哥的马踢在自己的马腿上,要杀的是仲德,怎么三国志和演义里说哥哥[B]割发代首[/B]呢?他又想起刽子手拔取草标的瞬间那鬼头刀的寒气,那把刀应当落到自己脖子上啊?……嗯,脖子上是有点感觉,不过不是砍而是掐!

仲德连忙睁开了眼睛,自己快被掐的喘不过气了,他涨红了脸,然后他看到自己身上的随雨,正恶狠狠的掐者自己,指甲都要刺进肉里,嘴里还喊着,“臭流氓臭流氓!你怎么阴魂不散,老占我便宜啊!”

“[B]兀兀那婆娘[/B]……”仲德用力崩出来这几个字,“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野蛮?吾又没有妨你,你怎么又掐吾?”毕竟学了一天的现代语言,仲德能学会了夹杂白话。“还说没有!我好容易在灌雀酒楼发呆成功,这样就能离开梦苑,可是一觉醒来身边还是你这个死人!说,你是不是去酒楼把我抢到这里的?”

“仲德就是去抢,也会抢个温柔点的,也不会抢你这个[B]母夜叉[/B]的……”仲德嘟囔着,母夜叉这个词是昨天新学的,现在派上了用场。随雨生气的捶了仲德几拳后,失望的坐在了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反倒弄的仲德不知如何是好。

“你打吾,自己还哭,这是作甚?别哭别哭,仲德又不打还你。”“你懂什么?我回不去了,该怎么办啊?我还要重要的事要回去办呢?”“吾亦相同,昨日阅毕三国,吾需回去禀告兄长,杀刘备斩司马,勿锁战船,则天下一统也!勿急勿急,慢慢想想办法,今天再去看看。”

随雨止住哭声,站了起来,看看仲德道,“你离我远点儿!别跟着我,讨厌!”说着奔向了梦苑。仲德挠挠头,[B]自言自语道,“谁在跟汝?……”[/B]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第六章:叔德



随雨走后,仲德又整理了整理思路,然后起身走到梦苑门口,写下自己的大名,想起昨天记住的[B]东临竭石[/B]四个字,写完后,大门纹丝不动。又写一遍,不动,[B]连写八遍[/B],还是无法进门。仲德急得满头大汗,忽然想起昨天是随雨最后写的口令,估计她嫌麻烦,自己编了个口令。

事已至此,仲德在门口想了一会儿,只好重新注册,用自己的弟弟曹叔德的大名,再写下东临竭石,大门打开,进入梦苑。街道上行人不多,还好昨天看到门口有公告栏,自己有困难可以张贴在这里,仲德走到跟前,刷刷刷刷,写下了求助内容,往栏中一贴,竟然消失不见了。仲德很纳闷,又写一遍,再贴,还是不见。

曹仲德定睛一看,有一行小红字在刚才张贴的地方出现,“你已达到今天的发贴限制,你所允许发贴0,今天发贴2”仲德两眼一黑,气得差点吐血。这该如何是好?仲德一阵迷茫,转过身来朝大街上发呆。忽然发现眼前一个人影闪过,动作太迅速了,根本看不清楚。

曹仲德觉得很有意思的,蹲在路边继续看着,刷,又过去了,仲德也随之起身,左脚一点地,整个人飞了起来,那个身影快,但仲德久在军旅,脚下功夫很扎实,右脚点地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抓住了那人的肩膀。

“这位兄台,汝跑何事?”仲德不解的问。“哎呀,被你给抓住了,我给你签名给你签名!”跑的人是个书生,他飞快的在自己身上摸着笔,“吾要汝之签名作甚?”“嗯?你不是我的fans?”“何为那个什么斯?”仲德还没学英文和网文,自然听不懂。“fans,汗,就是歌迷影迷文迷了。我是梦苑第一风流才子诸葛追随,你不知道啊?”

“诸葛追随?哦,昨日吾于杨主簿处见其落款,汝可是主簿大哥?”仲德的记忆力果然很好。“9494,你还认识我三弟啊,我三弟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虽然有点失望,但诸葛还是那么洒脱,他拍着仲德的肩膀说,“叔德兄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就好!”“叔德?吾乃仲德也!”“切,骗我,每个人的名字都能看到的!”“在何处?如何看?”“在鞋面写着呢,瞅瞅:曹叔德!”

“原来如此,那个主簿不地道,昨天他明明可以看到我的名字嘛,还问。”仲德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会说现代话了,就继续说,“对,我其实是曹仲德,可是我入梦苑的口令丢了,刚才去贴榜求助,却贴不上去,不知诸葛兄能否帮我?”“这个简单,助人为快乐之本,我去给你贴就好了!”

诸葛潇洒的转身,走了几步来到公告栏,挥毫泼墨,寥寥几笔,书写一张榜贴。仲德定睛一看,为:“致[B]孤舟蓑笠翁[/B],今有新人曹仲德遗失密码,注册更新之人曹叔德后不能张贴求助,吾试之,其说法确实,忘孤舟给予其密码。多谢!”

曹仲德非常感激,多谢多谢不绝于口,诸葛又一抱拳说道,“我看仲德兄气宇轩昂,相貌非凡,何不加入我蜀国?定可治国安邦!”仲德低头沉吟后道,“昨天我夜观三国,才知道兄长乃魏武,以仲德之身份,似乎不方便入蜀吧,公子勿怪。”“哦?昨天看三国?兄弟真能盖啊,得了,不去蜀国也行,看来巧巧要得一人才了!”“巧巧是谁啊?”“巧巧是魏女王啊!”

仲德暗咐,昨日与主簿夜谈之人原来是魏王巧巧啊,他嘴上说道,“公子乃蜀国丞相,奈何为魏国当说客啊?”“巧巧是我的朋友,其实吴王风沙是我的二弟,你去哪个国家都好,都好啊!唉,破船怎么还不来?看来需要[B]传音入密[/B]了!”

只见诸葛对自己手心大叫一声“破船,快来看!”一掌向天空拍出,一道波浪荡漾而去。然后他笑着说,“[B]这里的老大,破船,马上要来了[/B]!”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第七章:破船



诸葛话音未落,只见天空阴云聚拢,一阵妖风吹起,卷来无数枯叶,将天空遮得黑压压的。随着枯叶的还有一个尖尖的声音:“谁又骚扰我耳朵了?找死啊!”

仲德眯缝着眼睛朝那声音处打量,只见落叶当中一个[B]壮汉[/B]大踏步迎风而来,也不知道这盛夏季节哪里来如此多枯黄的叶子,几片落叶粘在他的发髻上,他左右摇头,怎么也晃不下来。所以他就干脆晃着头走了过来,仲德渐渐看清楚了他的容貌。

只见来的精壮汉子膀大腰圆,身板可以和典微相媲美,可是这面容……这是一张典型美女的脸庞,仲德甚至想起了多年前随哥哥去王允府中,见到貂婵的一霎那。同样的粉嫩肌肤,同样的吹弹即破,同样的一点朱砂,同样的万种风情……

可是这张脸的主人却是如此的彪形大汉,就好像鲜花长在了牛粪上,反差真是非常的严重,这究竟是男是女,仲德开始疑惑,这时,她/他已经走到了近前,尖叫着,“死诸葛!俺都说过n遍了,禁止[B]传音入密骚扰俺[/B],俺正在听京剧,忽然听到这么一声,差点把俺的耳朵给废了!”

诸葛追随一脸坏笑,“啊,我在这里开贴等你几柱香的时间,你都没出现,只好出此下策,传音入密很费功力和银子的,你以为我愿意啊。”“TNND,俺得考虑把这个功能给灭掉,俺的可怜的耳朵啊……”孤舟生气的说着。仲德实在忍不住了,偷偷问诸葛道,“这个人究竟是男是女啊?”

“啊?你是谁?新来的?俺是这里的老大,你看俺花容月貌,这个还不明白吗?讨厌……”孤舟的耳朵很尖,看来听力没有受太多的摧残。而曹仲德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滚,忍不住把头一偏,开始吐了起来,诸葛微微一笑,说道,“吐吧吐吧,吐着吐着就习惯了。破船,这位叔德兄弟其实是曹仲德,他把曹仲德的密码给弄丢了,你告诉他一声就行了。”

“就这么点儿事,你就烦俺?俺删你id,封你ip,打电话骚扰你全家!”孤舟有些气急败坏。诸葛追随连忙说道,“这位叔德兄弟气宇轩昂,才思过人,见识非凡,定能振兴梦苑!丢掉密码,当然是大事了!”孤舟翻了翻白眼,哼了一声说,“承受能力太差!杀!”“我说,第一次见你的人没上吊承受能力就已经不错了,人家只是吐吐,你看现在都不吐了。”诸葛解释着。

仲德果然已经不吐,他骂着,“吾已经一日粒米未进,哪儿有东西吐,对啊,我怎么也不饿撒。”这一句夹杂多种风格,孤舟和诸葛追随听了都有些发晕。“这个人有点意思,好吧,曹仲德的密码俺修改成我爱孤舟,你出门再来就行了!”“考,这么bt!I 服了you!”诸葛在旁边说道。

仲德斜过身子说道,“密码是啥无所谓,重要的你得说,你究竟是男是女?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你这种典微身貂婵头的人呢,拿回去给我哥哥看看,他肯定不养麋鹿,专养你了。”“考!我杀!算了算了,怕了你,你的密码设成123456,自己出门改改。”孤舟愤愤的说。

仲德点点头,对着自己的手心说了声“多谢!”,然后一掌向天空拍出,一道波浪又荡漾而起,曹仲德也飞快地向大门溜去,背后又传来破船撕心裂肺的呼嚎,“[B]俺的耳朵啊[/B]……”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