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5906人浏览| 23回复
发帖
Originally posted by 紫宣轻云 at 2007-6-2 18:55:
没人抢沙发啊!^_^

那我先坐了!

船不许挖坑啊!

这个……据说俺四哥今晚就会写完第十九章了
第一楼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大丈夫岂能无志气,战死在两军阵是又能怎么地?

TOP

十九
徐骏起身后,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校场,进了自己的大帐。那白衣女将看着校场的那边几个魏兵七手八脚的收拾那张破床,嘴角露出了轻蔑的微笑。而宝亲王何风儿众人只顾着看魔力把那些扛惯了锄头镰刀的百姓训练成彪悍的战士,对这厢发生的情况竟也没有察觉。

晚上,“二哥,你看这么着可行不?曹彪那边已经准备就绪,打算立刻开工了。”徐骏指着一张草草画成的地图对着诸葛卧龙比划着他的攻城计划,而诸葛卧龙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和你每天带兵去蜀军那叫阵,务要使挡我者死认为我们打算先除掉蜀军再攻城。”诸葛卧龙对计划补充道。徐骏早就想好,就等着诸葛卧龙说这一句,对上司话说三分,计划再完美也要让领导说出来,这样才能保住命,徐骏深知这个道理,比领导聪明只会命比领导短,就算兄弟也不例外。带着铁面的他根本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若有所思看着那张地图。

“对了,九弟给我来了封信,四弟拿去看看”诸葛卧龙一边说,一边从案台上厚厚的一沓书籍中翻出一封信交给徐骏,徐骏拆开看后,哈哈大笑。信中中州老九王题问闲告诉诸葛卧龙,他已被朝廷任命为安抚大使,安抚魏、蜀、黄巾三方诸侯停战,还百姓以安宁,给朝廷以稳定。不过他又说到因为路途遥远,为了能够迅速的调解双方战事,他打算先去蜀国,得到蜀国的停战肯定后再往汝南,作为汝南太守,他没有尽到一方父母官的责任,很是自责,况魏军克昆阳,昆阳难民必往汝南,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他须去处理则个,最后再到魏国与黄巾调解。徐骏笑骂道:“这个老九啊,非把夏侯孟德和魏文长气死不可,蜀国他一个来回至少三个月,汝南再耽误些行程,等他到了北海,估计就是和我们直接谈朝廷承认我们对黄巾的占领了。哈哈,老九这事干的漂亮,既堵住了黄巾和蜀国的嘴,又交了朝廷的差使,还帮我们争取了时间,我还一直担心朝廷派人来了,我们没机会下手了呢。哈哈”诸葛卧龙笑着说道:“不知道我们兄弟九人能不能在北海再次聚齐,把酒言欢啊。”“先不说这事,须把北海克了才能做东道。”徐骏继续看着信,发现王题在信中又提及建议中州老三三国股票改名,因为三国这个姓克了二哥诸葛卧龙的霸业。诸葛卧龙指着这段说道:“兄弟之间,还说什么克不克的,这个不要告诉老三,为我的事让老三改名我做不到。”徐骏放下信,这几天一直绕在心间的那事几乎就要脱口而出,想来还是决定暂时放下,心中暗暗赞道九弟远在山越却对北海战局看的如此透测,明明是假托三哥改名而有所指,可惜老二却没有看出来。

两兄弟又说了一阵,卫兵报告,燕国宝亲王求见,诸葛卧龙允了,端坐在龙椅上,而徐骏却突然脑子里满是那个白衣的女将,不知这即将要进入大帐的有没有她,暗暗的希望能再看见她。帐门大开,何风儿带着一群人,首先行的是外交之礼,礼毕,却见得那何风儿突然跪倒在地,口中喊着二叔,言语间也不再是刚才的严肃却带了点童真。诸葛卧龙介绍着何风儿见过徐骏,何风儿再次跪倒,喊了声四叔。徐骏已经看到那白衣女将就在何风儿身后,行完外交礼仪后便立在一旁,显然她只是燕国的将领而和中州没有渊源。当她知道这铁面人便是中州老四徐骏时,徐骏看到了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震惊的眼神,为了更加让她注意,徐骏让亲兵拿来自己喜爱的“南蛮乌毒矛”和“勾穣”当场作为见面礼赠给了何风儿,却看到那美女将军对那两件举世闻名的兵器毫不在意,只是狠狠的瞪着他。诸葛卧龙并不知两人矛盾,亲自下了龙椅,给徐骏一一介绍燕国众人,夫子、小鸟问答,冰娃娃……原来她叫冰娃娃,徐骏暗自在心中记下了这个名字,果然冷若冰霜,此时的冰娃娃头盔没有象第一次那么低低的压下,面容娇媚但脸上却挂着几分冷傲,徐骏走到她的面前,告诉老二道:“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冰美人冰娃娃,今日一见果然人如其名啊。”那冰娃娃也已听出话中讥讽之意,朗声道:“原来阁下竟是近日扬名海内的魏相徐骏大人,前次我还以为是一个无耻之徒呢,罪过罪过。”诸葛卧龙以为两人调笑,没有在意继续介绍燕将。

介绍完,双方入座,何风儿说道:“二叔,四叔,不知这北海何时能攻克交给我大燕?”诸葛卧龙正要把攻城计划全盘托出,却被徐骏抢过话来:“这北海城高墙厚,想来还是需要一些时日,世侄还是耐心等待数日吧,城破后自然按约定交予燕国。”冰娃娃道:“却不知徐相打算交给我们的是一座空城还是一座死城?”显然是在指徐骏所破两城纵兵抢劫,留下两座空城和死城。徐骏强忍住没有发作,不再说话。燕国的夫子见状便道:“既然魏王和徐相早已成功在胸,我等便不在此打扰,先行告退,免得扰了魏国的军国大事”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大丈夫岂能无志气,战死在两军阵是又能怎么地?

TOP

二十
诸葛卧龙和徐骏骑着战马,站在一个微微隆起的土包上,身后狂野之狼挥动着前进的命令旗帜,指向了前方,庞大的黑色军团随即转向了旗帜指向的地方,就如一道缓慢流动的洪流,开始奔涌向前。大地开始颤动。

蜀军军营,挡我者死已经收到了魏军向蜀军军营推进的消息,当即点将发兵。从远处望去,只见黑压压的兵马布满了整个平原,战鼓声不快不慢,透出冷肃的杀气。魏军的先头部队天下有雪的骑兵已到了离蜀军大营只有十里地的地方,秦军骑兵的头盔在阳光下份外耀目,他们列起长队从左右包抄了过来,护着天下有雪军阵的两翼。健硕的西羌马,杀气腾腾的长矛和扬起的尘土更增加了他们身上带着那种无声的杀气,整齐划一的动作让魏军骑兵不禁暗自钦佩。诸葛卧龙和徐骏跟率着步兵赶到,数十名黑衣铁卫策马飞奔,传递着作战的指令。

诸葛卧龙站到了天下有雪的身边,冷冷的看着蜀军大营外列队等待魏军的蜀军骑兵和队伍中非常显眼的那位蜀军的战神-挡我者死,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魏军中数万支骑兵把长矛同时举起在天下有雪的率领下冲了出去,缓缓的走了一程,渐渐的加速,随即脚下的大地开始颤抖,以雷霆万钧之势向蜀军冲去。伴随着一阵铁甲振动的声音。挡我者死回头看了看甲天下,蜀军的骑兵也开始迈出军阵,迎面冲了上来。双方骑兵由远至近,喊杀声和兵刃撞击的声音同时响起。敌我双方的骑兵由远至近,很快便陷入彼此的阵营中,撕杀在一起,整个战场上只见双方的人马在互相劈砍着,从远处再也认不出是哪方的人了。

天下有雪刺死了一名蜀军骑兵后,躲过了一个蜀军骑兵的偷袭,卧倒在马背上,矛身横甩,把那个蜀军打落马下,顷刻被一阵乱马蹄踏成肉泥,几个蜀军见状,挺矛来刺,天下有雪抓住矛身,挥动矛尖,把几个蜀军一一扫落在地变成了血肉模糊的尸体。魏军有魏王亲征而士气高涨,蜀军缺粮远乡士气低落,很快就坚持不住,在乱马奔腾的战场上,棕色的蜀军头盔渐渐被黑色的魏军头盔所湮没。甲天下拍马又率了一队骑兵杀入战场,重又和魏军厮杀在一起。天下有雪在一个蜀军士兵的尸体上擦拭着长矛上的血迹,看见甲天下一刀将魏将紫血剑斩于马下,便夹紧马背,提矛欲与甲天下一决。几个蜀军把他团团围在中间,长矛从几个方向刺来,天下有雪拉紧马缰,却躲闪不及,寒光闪烁间,一人的长矛擦过他的铁甲,胸口却被长枪贯穿,大量的鲜血从伤口和口鼻中喷出,另一人则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长矛狠命投往天下有雪的胸口。“扑!”长矛直插入他的胸甲,他晃了一晃,手中长矛已不能再举起来了,左腿立时被刺穿,惨叫了一声从马上掉了下来。另外的几个蜀军已等了这刻很久,便像是在训练急刺时一样,所有的长矛全部命中胸口,等长矛抽出时,天下有雪的鲜血像喷泉一般从胸部六七个血洞射出,溅红了在场所有蜀军的脸。大杰子拍马杀到,杀退了这几个蜀军,救下了天下有雪,一小队骑兵跟随在后紧紧的护着他们一路急奔回魏营。

魏军阵营这边秦军将领司马昭看到这情况,下马对魏王行礼说道:“我大秦铁骑是奉如梦大将军之令来北海协助魏王杀贼,至今寸功未立,恳请魏王允许我们秦国将士出战。”诸葛卧龙看着两翼雄壮的秦国铁骑,点了点头。

战场中魏军因为大将天下有雪的受伤早已失去了指挥,乱成一团,被甲天下率领的蜀军最精锐的骑兵渐渐的围住,一点点的被消灭了,几个魏军士兵奋力的和蜀军厮杀,却难敌身边不断刺来的长矛,当秦军旋风般袭至的时候,整个战场只剩下为数不多的魏军还在坚持着。

“损了一员大将,折了几万人马,这戏做个够足了,老二何苦还让秦军上去送死?”铁面后传出了一声低沉的声音,徐骏为天下有雪负了重伤难过不已,诸葛卧龙缓缓道:“这秦军是不是真的能堪大用,还须这次看看才知,如堪大用,我还打算再借几支骑兵过来,我魏军的骑兵太弱了,唉……”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大丈夫岂能无志气,战死在两军阵是又能怎么地?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