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8001人浏览| 27回复
发帖

紫血续 八两个女子

天高云淡。
    风轻。
    赵云跃马。
    风中飘动着他豪迈不羁的身影。
    然后他在风里出枪。
   
    ——春风十三破!
    破天破地破鬼破神破日破月破风破雨破败破杀破星破辰——破敌!
   
    那充满了寂寞的春风十三破!
    可是,枪的意境已经变了。
    就好象赵云的人一样,春风十三破有了本质的改变。
    枪的的痛苦变成了欢乐。
    刘备静静地看着,笑了笑,转头离去。
    赵云真的完全属于他了。
    一个人的神情可以隐藏,一个人的痛苦与仇恨也可以隐藏,惟独只有枪是真实的,它会随着人的心情而转换。
    从此后,刘备的手下只有一个忠心耿耿的赵子龙。
    紫血的赵云,或许将永远成为一个记忆了。
   
    风里,赵云收枪。
    风,吹动着他的衣衫。
    枪,高贵的挺立。
    人,
    也许赵云只有一点没有改变,他还是那个战无不胜的——
    ——战神!
   
    这女子已经看了很久。
    从赵云开始练枪的第一刻,一直到现在,她都在安静地看着。
    她没有貂蝉的那种让人惊心动魄的美丽,也没有甄氏那种哀怨凄楚,让人爱怜的风韵。
    但她身上那种高贵的气质,却可以使你第一眼就为之神醉。
    甚至于她的浅笑,都是那样的让人着迷。
    她淡淡地问道:“这人是谁?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她身边的丫鬟说道:“他叫赵云,听说是半年前投奔皇叔的。”
    赵云?
    难道是刺麴义,败文丑的赵子龙?
    听说他的枪,就如同歌声中的梦幻。
    听说连向来脾气暴躁的张飞都对他赞不绝口。
    听说刘备见到他后,总回出神地念着这个名字。
    这就是那神奇的赵云?
   
    这时,赵云也看见了这女子。
    这是谁?
    世间真有这般高贵脱俗的女子?
    赵云看着有些发怔。
    那女子低低一笑,对丫鬟说道:“我们走吧。”
    赵云喃声道:“这是谁?为何我总觉得她很象一个人?”
    ......
   
    这是赵云第一次看到诸葛亮。
    刘皇叔三顾茅庐,就是为了请他?
    他很年轻,脸上总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他的一举手,一投足,总带着很大的魅力。
    赵云忽然觉得和他很投缘。
   
    这是诸葛亮第一次看到赵云。
    这么多的将领中,他只看到了赵云。
    这个年轻人是谁?
    他的脸上,带着朝气,他的眼中,带着骄傲。
    他站在那儿,象什么?
    象战神!
    关羽当然也很有气势,但关于和这个年青人完全不同。
    关羽的气势,是一种霸气,好象一头饥饿已久的猛虎,将要把每个看得到的敌人吃下肚中。
    这个年轻人呢?
    他就在那儿随意地站着,却随时随地的可以把你征服。
    诸葛亮忽然觉得和他很投缘。
   
    两个人谁也没有和对方打招呼。
    甚至刘备介绍到对方的时候,他们也只是互相笑了笑。
    他们觉得没有打招呼的必要。
    他们已用眼神表达了对对方的敬意和友善。
   
    赵云和诸葛亮,就是在这一种奇妙的气氛中相识的。
    ......
   
    烈火冲天,血光四溅。
    冀州城中变成了海:
    血海!
    刘氏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丧魂落魄地叫道:“完了,全完了。”
    甄氏淡然道:“冀州破了?”
    刘氏说道:“曹操已经进城了。”
    甄氏无所谓地笑了一下。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她没有想到袁绍会败给曹操,而且败得这么惨。
    她要借助袁绍的力量,为飞将军报仇的愿望已经成空。
    她爱的飞将军死了,爱她的袁熙也已下落不明。
    这就是她的命运?
    或者,她也快要死了。
    这时,门轰地被踢开了。
    一条大汉闯进,刀尖上的鲜血,还在不住地流下。
    刘氏吓得跪在地上。
    那大汉看到了甄氏。
    他的嘴,一下子张得很大。
    这世上竟然有这样美貌的女子?她究竟是红尘中的绝色佳人,还是从九天下凡的仙子?
    甄氏对于男人的这种眼光已经见惯了。
    刘氏象是看出了什么,急忙说道:“这是我的儿媳甄氏,将军如不嫌弃,情愿将她献给将军。”
    大汉大笑:“好,很好,我是曹丕,美人,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他是曹丕?
    曹操的儿子曹丕?
    甄氏的眼睛亮了。
第一楼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续 九荒谬的传说

曹丕!
    甄氏的眼睛亮了。
    她就象一个溺水的人,忽然看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夜。
    夜色沉沉。
    那轮明月好似弯刀一般悬挂在半天。
    赵云的人,也象一把闪着寒光的刀。
    诸葛亮,却象那轮明月。
    赵云抬首看天,脸上,带着年轻的骄傲,他悠然道:“军师,今天的月色是不是特别的美。”
    诸葛亮也在看天,他淡笑道:“今天的月色真的很美,可是,我不太喜欢你叫我军师。”
    赵云并不惊讶:“大家都喊你军师。”
    “你不同。”诸葛亮笑了笑:“我在他们的眼里,只是一个军师。”
    “那么我呢?”
    诸葛亮的眼神转向了赵云:“你说呢?”
    赵云笑了,没有回答。
    有些事情是不用回答的。
    赵云忽然说道:“你为什么要跟着皇叔?”
    诸葛亮想了想,然后说道:“你会用枪吗?”
    赵云当然会用枪,而且几乎是当世用枪的第一高手。但既然诸葛亮这么问,就必定有他的道理。所以,赵云说道:“会。”
    诸葛亮说道:“有的时候,你明知道这杆枪并不适合这个主人,明知道若是换一个主人,这枪会发挥更大的威力,但你却往往别无选择。”
    赵云沉默了。
    他懂得了诸葛亮所说的意思。
    或许,这就是人活在这世上的痛苦。
   
    甄氏突地向曹丕跪下:“妾身愿意侍奉将军。”
    甄氏忽然发现一个绝好的机会就放在了她的眼前。
    接近了曹丕,就等于有了更多接近曹操,刺杀曹操的机会。
    世事总是这样,当你刻意去寻求机会的时候,你总会失望。而当你完全绝望的时候,你会发现机会突然就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曹丕大笑:“好,好的很。”
    甄氏说道:“请将军暂避,让妾身完成一点心愿。”
    曹丕象是明白了什么,大笑着走出。
    甄氏将头转向刘氏,眼中忽现杀意:“你知道你作错了什么吗?”
    刘氏惊惧地摇头。
    甄氏笑了笑:“我生平最恨出卖。”
    她当然最恨出卖。
    就好象吕布被出卖一样。
    刘氏惊慌地道:“好媳妇,你听我说...”
    可惜她说不出来了。
    那把利刀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没入了她的胸腔。
    袁熙的刀!
    甄氏用袁熙的刀,杀了出卖袁家的人。
    刘氏在这世上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
    “你知道吗,我不叫甄氏,我叫貂蝉。”
   
    赵云沉默了很久,然后说道:“你会武功吗?”
    诸葛亮摇了摇头。
    赵云道:“你若习武,必将成为天下第一高手。”
    诸葛亮淡淡地笑着:“每个人都有他在这世上的活法。有的人为了快乐活着,有的人为了痛苦活着。或者我不习武,能够避免象你一样的痛苦。”
    赵云募然睁大眼睛:“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诸葛亮又笑了:“也许紫血的人,要比其他人承受更多的苦难吧。”
    紫血!
    充满了折磨与伤痛的紫血!
    赵云恢复了镇静:“什么紫血?难道会有紫色血液的人吗?”
    诸葛亮道:“世界上有很多荒谬的传说,比如有一种传说,说紫血的人会丧失他的记忆。我从来也都没有相信过这个传说。”
    赵云瞳孔开始收缩。
    他的心跳,开始急剧地加速。
    诸葛亮接着说道:“世上的人,都宁愿相信一些虚无缥缈的故事,刘备也不例外。所以,这就是你成功的地方。”
    赵云忍不住了:“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诸葛亮道:“我只是刘备的军师而已。”
    赵云道:“为什么你知道所有的事情。”
    诸葛亮的回答非常的奇妙:“因为我知道,所以我就知道了。”
    这句话说的好听,是非常的奇妙。如果说的难听,那就完全是屁话一句。
    偏偏赵云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不错,你知道,所以你就知道。”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一直都在注视着他们。
    这双眼睛,亮如星光。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续 十奇怪的酒席

这一晚上。
    这是一个奇特的晚上。
    在这个奇特的晚上,赵云和诸葛亮从此就建立了一种真正的友谊,一种超乎寻常的友谊。
    这种友谊,叫做:
    ——信任!
    这不是任何力量能够摧毁的信任!
    ......
   
    曹操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看得有些发呆。
    这世上,难道真有如此惊人美丽的女子?
    曹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甄氏的大脑一片空白。
    曹操?
    他就是曹操?
    甄氏只觉得自己的手脚冰凉,热血沸腾。杀害飞将军的凶手就字自己的眼前,这一切好象做梦一般。
    在复仇的道路上,甄氏觉得无疑已迈出了最为成功的一步。
    曹操这时一声长叹:
    “真吾媳也!”
    甄氏立刻将自己从幻境中拉了回来。
    想要报仇,以后多的是机会!
    甄氏款款跪下,莺声道:
    “儿媳拜见公公。”
   
    新野,九月。
    飞逝的光阴,好象破空的强弩,没有人能够阻止它的前进。
    赵云很有耐心地在等待着。
    他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在这里,他已深深地扎下了根。并且,他也有了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
    诸葛亮!
    杀刘备!
    这已只是一个早晚的事情而已。
    想到这,赵云觉得心情很舒畅。
    这时,他就看到了这个小丫鬟。
    小丫鬟的说话很快,很骄傲:“我是夫人的丫鬟,我们夫人请你去一趟。”
    “夫人?”赵云很奇怪:“你的夫人是谁?”
    小丫鬟不屑地说道:“我的夫人是糜夫人!”
    赵云一惊:“糜夫人!”
    刘备的妻子糜夫人?
    小丫鬟撇了撇嘴:“夫人请你去,你还不快去!”
    赵云皱着眉头苦笑了下。
    他也不知道是吉是凶。
   
    赵云初见糜夫人的地方,是在一见小小的闺房之中。
    一间小而精致的房间。
    四周布置成了淡淡的紫色。淡紫色的布幔,淡紫色的桌子,甚至还有一个淡紫色的夜香。
    赵云忽然感到这一切是那样的熟悉而有亲切。
    或许,紫色,已成为了赵云生命中的全部。
    然后,赵云就看见了糜夫人。
    赵云忽地心中一动。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这个女子,竟让他有一种如此熟悉的感觉。
    这个女子,竟让他心跳骤然加速。
    糜夫人好象在招呼一个老朋友似地说道:“坐。”
      赵云小心地坐下:“不知夫人召见小将有何事。”
    糜夫人道:“没有什么,只是想见见你而已。”
    赵云闭上了嘴。
    这种情况下,最好的方法就是闭嘴。
    糜夫人指了指面前的酒菜,淡然说道:“贱妾久闻子龙将军大名,故此薄备酒菜,还望将军莫弃。”
    赵云一点都摸不着头脑。
    糜夫人举酒:“请。”
    赵云急忙将酒一口饮尽。
    酒的滋味是什么?赵云根本就没有品味出来。
    糜夫人笑了下:“在这里开心吗?”
    开心?
    赵云开始问自己,什么叫做开心。
    一个人的开心有定义吗?
    赵云苦笑:“我也不知道。”
    他突地觉得,在这个女子面前没有说谎的必要。
    糜夫人说道:“我能感觉到,你过的并不开心。甚至,你每天都活在一种极大的痛苦之中。”
    赵云无言。
    是否每个女人的嗅觉都这么的明敏锐?
    糜夫人仿佛看穿了赵云的心思:“你很奇怪是吗?我看过你练枪时的情景。虽然我并不懂什么武功,但我却可以看清你在竭力隐藏着什么痛苦。”
    赵云这时竟然笑了笑。
    很奇妙地笑了笑。
    糜夫人接着说道:“其实我也一直过得很痛苦。”
    赵云脸上的笑容居然呈现出了诡异:“你为什么痛苦?你的生活是如此的无忧无虑。”
    糜夫人悠然道:“你真以为我过的是这么适意?你错了。皇叔每天都在为了他的霸业而努力,根本就忘了我的存在。”
    赵云突然感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
    他的神思,竟也开始恍惚起来。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续 十一破情

赵云的神思越来越恍惚。
    他的小腹好象有一团火在燃烧。
    赵云的身体忽然开始躁动,他的内心,产生了一种极其强烈的欲望。
   
    糜夫人痴痴地看着赵云,轻轻地道:“现在你很难过,是吗?”
    赵云竭力克制着内心不断泛滥的某种需求,嘶声道:“你究竟在酒里面放了什么!”
    糜夫人幽幽地道:“对不起,子龙,我不能违抗皇叔的命令。”
    皇叔?
    刘备!
    糜夫人脱下了自己的衣衫。
    她就象一个初生的婴儿一般站在赵云的面前。
    这是一个何等美妙的身体。
    在药力强大作用的催动下,赵云终于崩溃了。
    灯,瞬时就熄灭了。
    ......
   
    窗外,一个人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他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他的眼睛,亮如星光。
   
    天色已明。
    赵云从睡梦中醒来。
    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自己好象和一个美丽的女子一起渡过了一个快乐而又痛苦的夜晚。
    她是谁?
    糜夫人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是那样的高贵,更何况她又是自己仇家的妻子。难道昨晚的一切,都只是自己做了一个美妙的梦?
    赵云恍然失措。
   
    十个月后,刘备妻甘夫人得子,取名禅,小名阿斗。
    奇怪的是,甘夫人生产的当天即出迎贺客,容光焕发,并无丝毫病容。反倒是糜夫人托病不出。
    赵云前往祝贺,他忽然发现,刘备看他眼神似乎闪动着一丝恶毒。
    诸葛亮仿佛知道一些什么,微微叹息着,将头转向了一边。
    ......
   
    曹植第一次见到甄氏的时候,以为自己见到了九天中的仙子。
    世上居然会有这么美。这么超凡脱俗的女子?
    曹植就这样痴痴地盯着她看。
    甄氏一笑。
    她的心情很好,当然不会和这种人计较。
    她的心情当然很好,因为她已成功地说服了曹丕,让她现在的这位丈夫向曹操进言,对刘备用兵。
    她记得听当年的陈宫说过,这叫什么驱虎吞狼之计。
    不管谁胜谁败,必然有一个仇家的结局会很惨。
    甄氏想到这儿,不由自主地又笑了。
   
    这一笑,却使得曹植更加心驰神迷。
    他喃喃地说道:“太美了,实在是太美了......”
   
    曹丕大步走进,看到了曹植的样子,皱起眉大喝道:“子建,你在做什么!”
    曹植从梦中惊醒,慌乱地道:“没,没什么。”
    然后他恋恋不舍地走出。
   
    数年后,曹植做成《洛神赋》。
    大家都说,这是为了咏叹洛神的。
    只有曹植自己知道,他是为了一个让他永远无法忘怀的女子写的。
   
    甄氏笑着道:“这个人真是奇怪,他是谁?”
    曹丕说道:“他是我的弟弟,曹植曹子建。其人文采风流,倜傥不羁,却有着太浓厚的腐儒之气。”
    曹植?
    才名满天下的曹植?
    甄氏心中忽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曹丕说道:“别说他了,你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甄氏的眼睛一亮:“父亲答应出兵了?”
    曹丕笑道:“不错,原来父亲也早有下江南之意。”
    甄氏道:“那真是太好了。”
    “不过我不太明白,”曹丕道:“你为何如此热衷于对刘备用兵?”
    甄氏说道:“你若能在沙场上立功,那将来父亲的位置一定是你的了。”
    曹丕大笑:“得贤妻如此,夫复何求!”
    突地,他皱眉道:“只恐怕父亲未必会让我随军。”
    ......
   
    建安十三年秋七月,曹操起大军五十万,远征江南。
   
    同一时刻,赵云的春风十三破也终于创出了第十四式。
    这也是全新的一式。
    就算飞将军吕布重生,也绝对认不出这一招来。
    赵云管这一招叫:
    ——破情!
    情都可以破,还有什么不能破呢?
   
    春风十三破!
    破天破地破鬼破神破日破月破风破雨破败破杀破星破辰——破敌!
    第十四式
    ——破情!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续 十二青钢剑

建安十三年秋七月,曹操起大军五十万,远征江南。
   
    诸葛亮用自己非凡的智谋,火烧新野,水淹曹仁,一败再败曹操。然后欲设计夺取荆州。
    可惜!
    可惜的是,刘备没有采纳他的意见!
    刘备不想放弃他仁义的名声!
    诸葛亮只能无奈地长叹。
   
    刘备当然不想死,所以他用了自己的计谋。
    他驱使新野十数万百姓为肉盾,阻滞曹军的前进速度。
    他不想背上骂名,因此他很聪明的让几个士兵冒充百姓,来恳求他带着百姓一起逃难。
    刘备当然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后书记载:刘备仁义满天下,故新野百姓情愿与皇叔一同逃难。
    这就是所谓的英雄!
   
    刘备将自己的家属托付给了赵云。
    关羽很奇怪:“为什么不让两个嫂子同行?”
    刘备笑道:“你以为带着女人能逃的快吗?”
    关羽点了点头:“那为何要交给赵云?”
    刘备又笑了:“我现在很后悔没有要赵云的命,留着他迟早是个祸害,不如让他带着妇孺孩子慢慢地走,将他留给曹操收拾吧。”
    关羽有些明白了,但却还是有点不解:“那么两个嫂子和阿斗呢,他们岂非很危险?”
    刘备的眼神一下就阴沉了下来:“一个贱人和一个杂种,死了有什么可惜的!至于阿甘,算她的命不好吧!”
    ......
   
    这一枝浩荡而又奇特的队伍,就这样上路了。
   
    ......
   
    赵云的银枪在狂舞。
    他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了。
    原本雪亮的银枪,已被染成了鲜红色。
    夫人在哪里?阿斗又在哪里?
    他狠刘备,他发誓一定要让刘备死在自己的枪下。
    但妇孺和孩子是无罪的!
    如果两位夫人和阿斗就这样死去,他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
   
    夏侯恩看着前面的这个少年将军,有些呆住了。
    他从没见过这么拼命的人。
    但他也是将军,是将军就绝对不能够畏缩,否则将来在你手下的士兵面前,你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所以他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好在自己还有青扛剑!夏侯恩这么想到。
    无坚不摧的青钢剑!
   
    赵云已杀红了眼。
    忽然,眼前一道青光闪现,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向他砍来。
    他连想都未想,手中银枪向上迎去。
    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
    赵云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枪尖竟然被砍去了一小块。
    好一把宝剑!
    这已是赵云第二次吃了兵器的亏了!
    第一次是关羽的青龙魔刀,这一次是这把宝剑!
    这时,青钢剑闪动的寒光又向他扑来。
   
    夏侯恩见青钢厉害至此,精神大振。
    剑,带着死亡的气息刺向赵云。
    赵云笑了。
    赵云淡淡地笑了。
   
    他已不在是当年的那个少年了!
    当年的那个少年,只知道卤莽地去报仇,从来不会理会对方的武功有多高强,也从来不会理会对方的兵器有多锋利!
    淡淡的笑容里,赵云出枪!
    春风十三破!
    或许,这已应该叫春风十四破了!
   
    破天破地破鬼破神破日破月破风破雨破败破杀破星破辰——破敌!
    ——破情!
   
    赵云用的就是破情!
    情都已破,还有什么不能破呢?
   
    就在青钢剑落下的一刹那,破情轻巧地从剑光中的破绽刺入。
    天上地下,五湖四海,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的一击!
    ——破情!
   
    夏侯恩也在笑。
    他觉得自己可以把这个少年杀死了。
    青扛剑可以将对方连枪带人劈成两段!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
   
    夏侯恩忽然发现自己的喉咙有血溅出。
    为什么喉咙会有血?
    夏侯恩低头看下。
    喉头怎么有一样东西刺在里面?
    ——赵云的枪!
   
    夏侯恩弃剑,瞪着惊恐的眼神。离开了这个世界。
   
    赵云轻轻一笑,从地上捡起了青钢剑。
    剑闪寒光!
    一丝淡淡的血迹漂浮在剑锋之上。
    这是谁的血?
    那剑,在赵云的手中,显得异常的安静。
    好剑!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续 十三真相

长枪闪动着金光,泼雪似的刺出。
    青钢吞吐着银芒,闪电般的划出。
    枪剑交辉,好象两条无畏的神龙,将前方所有的障碍吞噬。
    ——赵云!
   
    青钢剑在赵云的手中,忽然象有了生命一般。
    长枪刺出的同时,青扛就如同一条忠实的狗一般守护着赵云。
    这时,赵云突地收枪,止剑。
   
    赵云看看残余的曹兵,长叹道:“走吧,全部走吧。血已经流得够多了。我实在很厌倦了。”
    曹兵用敬畏的目光看着这个年轻人。
    他的全身都是鲜血。
    敌人的血!
    阳光从云层中探出,将金色的光芒洒在了赵云的身上。
    赵云就这样安静地骑在马上。
    阳光揉和着血色,却并未使人产生丝毫的恐怖。远远地看去,赵云就如同一尊不可战胜的天神!
    偏偏他的全身,没有任何的杀气。
    叮当一声。
    不知是谁,率先扔下了手中的兵器。
    紧接着,所有的曹兵都扔去了杀人的工具。
    也扔去了他们的噩梦!
   
    能够活着,岂不是一件最美好的事吗?
    ......
   
    赵云疲惫地走着。
    累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他的心!
    忽地,他听到了一声呼唤他的声音:
    “赵将军!”
    赵云看到了甘夫人。
    甘夫人披头散发,已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雍容高贵,她欣喜地叫道:“赵将军,终于见到你了!”
    赵云急忙下马,说道:“累夫人受苦,实末将之罪也!”
    甘夫人摇着头道:“不要管我,快去救糜夫人和阿斗!”
    一听到糜夫人这个名字,赵云心中砰地一动,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是如此的牵挂这个女子。
    为什么?
    难道那个晚上不是梦?
    甘夫人说道:“赵将军,无论怎样艰苦,你一定要救出阿斗!”
    赵云说道:“夫人放心,末将不会让皇叔的孩子有事的。”
    甘夫人叹了口气:“不是为了刘备。”
    刘备,她居然直呼刘备的名字!
    赵云奇道:“你说什么?”
    甘夫人道:“总之,你见到阿糜,一切都会明白的。”
    赵云道:“那么你呢?”
    甘夫人道:“我会照顾自己的,我一定要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说这话的时候,赵云发现,甘夫人的眼睛里竟然充满了怨毒!
   
    赵云单枪匹马,按着甘夫人所指的道路,很快就找到了糜夫人。
    糜夫人抱着孩子,平静地坐在一堵矮墙下,当她看到赵云的时候,没有一丝的吃惊:“你来了。”
    她的语气,简直就向在等一位归家的丈夫。
    赵云反而有些惊讶:“你知道我会来?”
    糜夫人笑了笑:“我当然知道!就算有千军万马挡着你,你也一定会找到我们的。”
    赵云默然。
    当有一个人如此信任你的时候,你又能说什么呢?
    糜夫人低头哄着怀中孩子,头也不抬地说道:“孩子,爸爸来了,这下你就有救了。”
    爸爸!
    赵云脑中轰地一下炸开了!
    他甚至有些结巴地说道:“你,你说什么?”
    糜夫人淡然笑道:“你还记得那个晚上吗?”
    赵云终于确信那一个晚上不是梦了。
    糜夫人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相信我,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都是真实的。”
    赵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会这样。”
    糜夫人凄凉地一笑:“你得感谢你的皇叔。”
    刘备!
    糜夫人说道:“其实刘备根本就不能人道,他怎么可能生出孩子来?但为了将来的雄图霸业,他必须要有一个继承人,所以,他就让我和糜夫人象个妓女般的接客。可惜,也许是上天要惩罚他吧,居然没有称了他的心愿!然后,他就看上了你!”
    赵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糜夫人接着说道:“你英俊,有朝气,符合所有的条件。因此,在那个晚上,他让我请你过来,又在酒中下了催情之药。”
    赵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可为何说阿斗是甘夫人的孩子?”
    糜夫人道:“当我有喜后,刘备为了不让你产生疑心,就将我和甘夫人藏了起来,对外说是甘夫人怀孕了,一直等到十个月后阿斗生下,他才让甘夫人外出见客。”
    说完,糜夫人抬起头道:“现在,你明白了吗?”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续 十四长坂坡

赵云什么都明白了。
   
    糜夫人不知赵云会干出些什么令人惊恐的表现来,她紧紧地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阿斗。
    赵云看着她们母子两个,过了很久,忽然笑了。
    这一笑,就象春风般的和沐。
   
    赵云柔和地说道:“能给我看看孩子吗?”
    看着赵云温和平静的眼神,糜夫人只觉得他是如此的令人信任,她放心的将阿斗交给赵云。
    赵云轻轻地接过了阿斗,用说不出的怜爱看了很久很久,然后对糜夫人说道:“我们的孩子,对吗?”
    糜夫人呆住了。
    她原以为赵云会暴跳如雷,甚至会杀了她们母子。
    在决定说出真相前,她已做好这种准备。
    “我们的孩子,对吗?”
    赵云又轻轻地说道。
    糜夫人用力地点头,眼中分明含着晶莹的泪珠,她大声道:“是的,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赵云小声地说道:“不管多么艰难,我一定会把你们母子带到安全的地方。”
    他的声音不大,但糜夫人听了,却好象在这世上再没有什么可以让她害怕的事了。
    她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赵云柔声道:“不要哭,好吗?上我的战马,我们一起冲出去。”
    糜夫人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那你呢?”
    赵云笑笑:“我不用马。”
    糜夫人不流泪了,她已不需要流泪。
    她懂得一个武将失去自己的战马,甚至比失去自己的武器还要痛苦。
    所以,她决定了要去做一样事情。
   
    糜夫人拔出了一把小小的短刀。
    然后,她将这把短刀刺入了自己的心口。
    她的动作轻的就象三月里的飞花。
   
    赵云扶住了糜夫人。
    他根本就来不及阻止糜夫人的举动。
    糜夫人在笑着:“将军征战沙场,怎么可以没有自己的战马呢。”
    赵云觉得自己心已碎。
    或者之前他从来没有喜欢过糜夫人,但当他的得知他们有了爱的结晶之后,赵云突然就把糜夫人当成了自己的妻子一般。
    丈夫失去妻子的滋味,你能够体会吗?
    糜夫人笑得更加开心:“子龙,可惜我们不能早日相逢,不然,我一定会象一个最贤惠的妻子那样来伏侍你的。”
    赵云握住了她的手:“我也一定会象一个最忠实的丈夫那样来对待你。”
    糜夫人道:“如果这世上真的有来生,那愿我们来生能再相会。”
    说完这话之后,糜夫人慢慢闭上了她的眼睛。
    赵云只来得及说出了最后的一句话:
    “你知道吗,我一定会杀了刘备,为你,为我自己,也为了飞将军报仇。”
    糜夫人显然是听到了这句话。
    所以,她就算死时,脸上也一直带着满足的笑容。
    她已再也没有什么遗憾。
   
    赵云无泪。
    因为英雄是无泪的。
   
    他掩盖好了糜夫人的尸体,又小心地将阿斗放在了掩心镜内,小声地对阿斗说道:“孩子,和爸爸一起冲出去。”
    阿斗仿佛听懂了他的话,幸福地笑着。
    ......
   
    晏明压根就不知道赵云是谁。
    就算知道了,他也不在乎。
    他的三尖两刃刀,就连曹洪都要畏惧三分。
    晏明怒吼一声:“去死吧!”
    三尖两刃刀直取赵云命门。
    赵云没有看他的招式。
    因为他实在懒得去看。
    赵云轻叱:“破!”
    春风十三破:
    ——破星!
    一招!
    仅仅只有一招!
    晏明就永远地失去的他的生命。
   
    赵云也懒得知道结果。
    他不需要知道结果,他唯一所想的,就是如何能尽快地冲出长坂。
    他又低头看了一眼阿斗。
    睡得真香啊。
    赵云很羡慕阿斗。
    他也很想香甜地睡上一觉。
    没有杀戮,没有仇恨。
    他很累了。
   
    能够带着自己的孩子,美美地睡上一觉,还有不这令人更快乐的事吗?
    哪怕只有一天的时间。
    这种感觉,强烈地折磨着赵云。
   
    可是,他不能!
   
    因为:
    他见到了张颌!
   
    一杆枪,横扫河北的:
    ——“无敌之枪”张颌!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续 十五生命之枪

张颌可惜地看着赵云:“能在一招之内杀了晏明,你的武功一定很不错,但你认为自己抱着个孩子,能够杀出去吗?”
    赵云摇头:“不能。”
    他说的是实话。
    没有人能带着个婴儿杀出几十万大军的包围!
    就算有三个赵云也不能!
    张颌道:“那你现在不降,更待何时!”
    赵云看了看天,然后说道:“你见过流星吗?”
    张颌当然见过流星!但他不明白这年轻人想说什么。
    赵云的眼中有了一种向往:“流星掠过天空的时候,只有短暂的生命,但它那一刹那的辉煌,却足以灿烂整个天空。”
    张颌懂了:
    “所以,你宁愿做一颗流星。”
    赵云笑笑:“能够象流星那样留下灿烂和辉煌,我已经很开心了。”
    “那么你怀中的孩子呢?”
    张颌忽然问道。
   
    赵云呆了一下。
    孩子?
    赵云从来没有感觉过这两个字有这么的温馨。
    孩子!
    赵云怜爱的注视着阿斗,轻声说道:“你怕吗?”
    婴儿怎能听懂他的说话?
    偏偏阿斗好象听懂了,竟然对赵云笑了。
    笑得是那样的纯真无邪。
    也许只有婴儿的心里才是最平静的,因为他们不懂得什么杀戮和仇恨。
    赵云叹了口气,无奈但却慈爱地叹了口气:“就算你不怕,可是我怕!我真的从来没有这么怕过!”
    他怕的不是自己的生命会否失去。
    他只担心阿斗。
    这是英雄的柔情!
    所谓的侠骨柔肠,没有柔肠,哪来的侠骨?
    这时,张颌突然也笑了。
   
    张颌的笑里带着辛酸:“你知道吗,我也有一个孩子,和你怀中的孩子差不多大,但我却从来没有好好的看过我的儿子。”
    赵云苦笑:“这就是乱世中的悲哀。”
    张颌说道:“我认识许多人,却从未见过象你这般对待孩子的。所以,我答应你,不管你是生是死,我会拼尽我的全力来保护他的,将来我也会象对待自己的儿子那样来对待他!”
    赵云怔了半晌,忽就说道:“谢谢你!”
    英雄很少说谢谢。
    当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就意味着他的心中有多么的感激你。
    张颌说道:“但现在,我的责任,就是拿下你,或者杀了你!”
    赵云大笑:“我也答应你一件事,如果是我胜了你,我也保证不会取你的性命!”
   
    在这瞬间,万丈的豪情,才又重新回到了赵云的身上!
   
    张颌厉喝:“河北枪王张颌领教敌将高招!”
    他有资格称自己是河北枪王!
    没有谁比他更有资格称这四个字!
   
    赵云微笑:“常山赵云领教!”
   
    张颌的枪,是跳动着的火焰。
    它可以燃烧一切,包括你的生命!
    枪上,盘旋着无数耀眼的光芒,刺得你无法张开眼睛。
    枪上,带着咄咄逼人的霸气!
    这是一种枪势!
    它甚至可以让你还没有接战,就已经丧失了斗志!
    河北枪王,张颌!
   
    赵云也动了。
    他的枪,不同于张颌。
    张颌的枪,是无尽霸道,可赵云的枪,却是说不尽的温暖。
    张颌忽然就产生了一种幻觉。
    这是枪吗?不是!
    这是春天的和风,这是冬天的阳光。
    它象飘落的柳絮般美丽,又象三月的春雨般充满了诗意。
    枪中带来的,不是杀气,更不是血腥。枪里所带的,是希望,对自己,对任何人生命的希望!
    一柄对生命如此热诚的枪,又怎么会败呢?
   
    败的是张颌。
   
    张颌败了,但他没有任何的沮丧,他说道:“这是什么枪法?”
    赵云坦诚地道:“我也不知道,我以前练的并不是这样的枪法,只是在刚才,我突然就创出了它。”
    张颌叹道:“它对生命这样的忠诚,将来必然是无敌之枪!我想,应该叫它‘生命之枪’!”
    ——生命之枪!
    ......
   
    尾声
    张颌败了,走了。
    走时,他想要带走阿斗。
    赵云没有答应他,并不是他不信任张颌,他知道张颌是一个轻生重诺的好汉子。
    只不过赵云有了信心!
    他知道自己和阿斗都不会死的!
    一个对生命如此尊重的人,生命也一定不会抛弃他!
    四面八方,曹军的呐喊声越来越近了。
    八十三万人马的声势,足可以使日月为之失色。
    赵云看看熟睡中的阿斗,轻轻笑道:“孩子,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希望就在前面。”
    是的,希望就在前面。
    梦的家园,也就在不远的地方!   
   
    (全文完!)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