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8002人浏览| 27回复
发帖

紫血 十一代价

“不错,你是该死了!”
这女子慢慢地走来,缓缓地说道。

她的美丽,就连世上最美的鲜花也要为之失色;她的风姿,就连天上最婀娜的仙子也会为之羞惭。
——貂蝉!

赵云下马,恭恭敬敬地道:“貂蝉姑娘。”
貂蝉眉宇间依旧带着不尽的悲哀,她注视了赵云良久后,说道:“现在我不叫貂蝉,我叫甄氏。”
“甄氏?”
貂蝉笑了,笑容里都是讥诮:“是的,甄氏。”然后她又象怕别人听不懂似的说道:“袁熙的妻子甄氏。”
赵云愣住。
在他的心目中,貂蝉就如一尊神圣的女神一般。九天十地,普天之下,能够配得上她的,也只有一戟纵横,天下无敌的吕布!
袁熙?他是谁?他又凭什么可以娶貂蝉?
纵然这一切都是为了复仇,那么为此而付出的代价岂不是太大了一些?
想到这儿,赵云不由握紧了拳头。
貂蝉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接着说道:“我已经想方设法让袁熙劝服了袁绍,用不了多久,袁绍将会全力攻击北平,那时,公孙瓒,你的死期也就到了。”
公孙瓒点了点头:“知道了,我一定会轰轰烈烈的去死。”
貂蝉终于有了一些真正的笑意:“将军在天之灵如果知道他有你这么位好兄长,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不行!”
赵云忽的大叫一声:“我不会让将军的亲人无辜送死的!”
貂蝉面容忽变,厉声道:“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你所要做的,是不要让公孙瓒白白的牺牲。你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接近刘备,取下他的人头!”
公孙瓒也笑道:“子龙,将军的大仇,就完全拜托你了。”
赵云终于默然,他明白了有很多事情不是他能够阻止得了的。
公孙瓒将手中的长枪递向赵云:“这枪虽然比不上青龙魔刀,但也决非凡品。我只希望你用它来为将军,为我,为所有的人报仇!”
赵云接过了枪。但他的手,却又为何如此的颤抖?

天色已暗,风吹过。
黑暗中,一双眼睛,亮如星光。


月亮悄悄地爬上了天空,月光柔和的铺在了赵云的身上。
赵云心中异常的难受。
他不怕死。从得知飞将军死的那一天起,他已随时随地准备奉献上自己的这一条性命。
他在为貂蝉感到难受,在为公孙瓒感到难受。
他宁可孤身一人,用他的枪,用他满腔的热血去为将军报仇。就算死了,至少他也可以问心无愧的去死。
但现在呢?现在算是什么?
他竟然要眼睁睁的看着公孙瓒死在自己的面前;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貂蝉嫁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
赵云忽的怒吼,仰天怒吼。

黑暗中,一双眼睛,亮如星光。
然后这人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是谁,滚出来!”
赵云听到了这声叹息,提枪怒喝。
这人从黑暗中走出,缓慢的走出。
月光照向了他。
宛若天神一般的身材,战神一样的气势;凌厉的双眼,闪动着无往而不胜的目光。
这人突然向赵云笑了一笑。

一看到这人,赵云就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是什么样的感觉?
一种亲切,一种信任,甚至让他感到了一种依靠。
这一刹那,赵云所有的斗志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是谁?

这人慢慢地说道:
“你的心乱了,所以将来死的一定是你!”
第一楼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 十二奇特的人

这人说道:“学武的人,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坚定的心,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不会乱的心。”
赵云看着这个奇特的人,问道:“你是谁?”
这奇特的人笑了一笑:“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要记住,我是来帮你的人就可以了。”
赵云冷笑:“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奇特的人又笑了:“你说呢?”
你说呢?
这种回答也许还不如不回答。
偏偏赵云盯着他看了许久,忽然说道:“你能够帮我什么。”
那奇特的人抬头看天,好久后才说道:“我可以帮你很多,比如帮你想方设法杀了刘备.....”
一言既出,赵云全身巨震。
杀刘备是一个秘密,一个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的秘密。可为何这人却会知道?
奇特的人没有理会赵云的反应,继续说道:“又比如我可以让你的‘春风十三破’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至高境界。”
赵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厉声道:“告诉我,你究竟是谁!你为什么知道那么多,又为什么懂得‘春风十三破’!”
奇特的人摇了摇头:“你又乱了,想要成大事的人绝对不能乱。”
赵云咬牙站着,忽地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吐出。
奇特的人眼中流露出了赞许。
赵云缓缓说道:“现在我的心已经静了。”
奇特的人点头道:“很好,这样才象做大事业的人。”
赵云道:“难道还有比‘破敌’更高境界的春风破法吗?”
奇特的人却反问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败给关羽吗?”
赵云疾声道:“我没有败,败的是他!如果不是因为他的魔刀...”
奇特的人打断了赵云的话:“你错了,败了就是败了,没有人会因你的武器不好而同情你的。好比在不死不休的战场上,敌人会因为你的兵器不如他而放过你吗?”
赵云的声音低沉了下来:“要是我有方天画戟在手...”
奇特的人又摇头道:“你又错了。你以为方天画戟真的是什么了不起的武器吗?”
“当然,”赵云双眼发出了光芒:“虎牢关前,飞将军一戟在手,桃园三兄弟的三种神兵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
奇特的人笑笑,然后说道:“用公孙瓒给你的枪,施展出你的‘破敌’来攻我。”
赵云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还是应道:“你用什么兵器。”
奇特的人依然笑了笑:“我就用这双手。”
他根本就在藐视赵云的武功。对任何人来说,这已接近于一种侮辱。
赵云却忽然变得异常的冷静。
就算对决关羽的“一刀飞越九重天”的时候,他也从没用过“破敌”!只因这一招的威力实在太大,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轻易使用的。
但这个奇特的人既然对自己的武功这么了解,那就必定有很大的把握来克制自己的这一招。
那怕这人只用一双手。
所以他强迫自己必须要冷静下来。
赵云绰枪在手,恭敬地道:“请赐教!”

奇特的人突然就发现自己也错了。
他以为已经很了解面前的这个少年了,但直到这一刻,他才发觉,想要完全了解一个人是多么的难。
这少年也许很冲动,也许遇事会不顾一切,但只要到了关键的时刻,他却能够使自己的头脑用最短的时间清醒下来,而不理会外界的任何因素。
“好赵云。”他在心中赞叹,又想道:“再过十年,自己还是他的对手吗?”
不过现在,他却有十足的把握来制服赵云,因为“破敌”,甚至“春风十三破”的每一种变化,他都了如指掌。
——至少了解的和飞将军吕布一样多!
这时,赵云一枪轻飘飘的袭来。

赵云轻飘飘的一枪袭来。
奇特的人忽然发现:
——赵云用的不是“破敌”;
也不是“春风十三破”中的任何一招!
这枪法他连见都没见过。
——赵云,出枪!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这轻飘飘的一枪,灵动而又迅疾。
这一枪,根本就不是“春风十三破”!

奇特的人大惊,他没有想到赵云会兵出奇招。
可他的眼睛却愈发明亮。
然后他开始闪避。
——疾退!
一退三丈,身影就象一只大鸟在空中翱翔。
那枪,却好象一条充满了灵性的灵蛇,紧紧地追逐着大鸟。
枪影!四面八方都是枪影!
那奇特的人先机虽失,整个身形都笼罩在了无休无止的枪影之中,但他却并没有乱,这甚至激发起了他的斗志。
大喝中出拳——
拳风如汹涌澎湃的激流,一阵又一阵不停息地冲击着枪影组成的铁墙。
渐渐地,枪影开始散乱。
这时,赵云却又变了。
灵蛇忽的就消失了。
枪,变幻成了——
破敌!

春风十三破!
破天破地破鬼破神破日破月破风破雨破败破杀破星破辰——破敌!

那人拳风仍然凌厉,但在枪法突然的变化下,他的身形却有了一个很大的破绽。
破敌,就在这破绽中穿入。
如同一缕醉人的春风,带着悄悄的脚步而来。
没有人可以在这种情况下化解这突如其来的一招。
就算有,也只有一个人。
奇特的人身形虽衰,但他却就如不经意般的及时伸出了他的双手。
那双手,悄无声息的碰到了枪尖——
好象在抚摩着情人的脸庞。
破敌一遇到这双手,忽然就起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它就象一只忠实的狗,遇见了它的主人,突的就安静的下来。

破天下一切可破之物的“破敌”,就这样被这人给破了。

赵云功败垂成,但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沮丧,反而现出了一种兴奋。
奇特的人看着赵云,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浑身上下都已被汗水淋湿。
就算当年那一场天地为之失色的恶战,也没有刚才那样让他觉得惊心动魄。
奇特的人忽的道:“你懂了吗?”
赵云点头:“懂了。”
奇特的人微笑着:“现在你还认为‘青龙魔刀’可怕吗?”
赵云淡淡的一笑:“青龙魔刀依然可怕,但我却已懂得如何去对付它了。”
奇特的人突的大笑,笑得是如此爽朗。
“好一个赵云!”这人笑着,大声地道:“兵出奇诡,不拘泥与一道,懂得如何利用枪的变幻,好,好...”
笑声忽停,那人牢牢地盯住赵云:“相信我,不出三年,你就是又一个天下无敌的吕布。”
赵云平静地道:“现在你能够告诉我你是谁了吗?”
奇特的人摇头:“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你需要记住的是,将来你的路会非常的艰难,随时随地都会有杀身之祸。所以,今后你每走一步,都要万分的小心。”
赵云道:“我明白。我会好好的爱惜自己的生命的。”
那人又笑了,笑得如此的亲切:“不过你放心,当你遇到最危险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的。”
说完了这句话,他就回头,带着笑声,慢慢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风吹过的感觉真好。
赵云在风中。
他清楚地明白,经过刚才那一战,他的武功已经提升到了一个让他自己都觉得惊讶的地步。
那个奇特的人是谁?
这也许并不重要了。
复仇的路究竟有多危险?
这也不重要,赵云甚至连想都懒得去想它。
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他在这世上并不是孤独的,有许多的人在帮助着他。
貂蝉,公孙瓒,还有那个奇特的人...
......

赵云立在风中。
头顶上,几颗星星闪烁。
明天会是怎么样的呢?
赵云笑了。
这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希望。
其实只要你的心中永远都有希望,你便拥有了明天。
(紫血完)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续) (1----15)

来源:Netor网同纪念——纪念文选
http://cn.netor.com/m/yuanqu/yq/ ... t.asp?joursid=14707

    一.易京楼
    天,为何如此的阴暗?
    快了,就快要下雪了,今年的雪一定很大。
    他就这样呆呆地坐着,呆呆地看着阴暗的天空。
    他喜欢这么坐着发呆,喜欢这么坐着想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比如他现在就在想一个很可笑的事情:究竟爱是什么,象什么。究竟恨又是什么,又象什么?
    “真的很好笑啊。”他喃喃说着,站了起来,用力地摇了摇头。
    也许他可以精通最高深的武功,可以用出最无敌的招式,可他却真的无法弄清刚才所想的问题。
    然后,他就看到了远处的熊熊烈火。
    忽然,他自己笑了笑,自语道:
    “爱和恨或者都象烈火吧。”
   
    爱和恨或者真的很象烈火。它能够在寒冷的冬季带给你温暖,也同样能够在你全无防备的时候将你吞噬。
    当他想通了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眼睛就变的愈发明亮。
    这一双眼睛,亮如星光。
   
    烈火,冲天的烈火。
    公孙瓒大笑,笑得是如此的开心。
    袁绍终于向他进攻了,他终于要死了。
    这一年里,他无时无刻不在等待着死亡。
    对于他来说,死亡是他最愿意见到的事;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能比这一刻更让他觉得愉快的了。
    “子龙,是时候了。”公孙瓒笑着说道:“走吧,现在时间到了。”
    赵云怔怔地看着他,忽然跪倒在地,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也许他一直就没有真正的看得起公孙瓒过。甚至在一年前公孙瓒告诉他,自己已准备好死亡的时候,他也依然不相信。
    直到此时,赵云才懂得了什么是真的英雄。
    比如公孙瓒。
    或许平时公孙瓒一直非常的窝囊,但若是到了他认为该死的时候,他却绝对不会畏惧。
    公孙瓒忽地厉声大喝:“抬起你的头来,挺直你的腰杆。记住,你将来会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大豪杰,你绝对不能向任何人下跪!”
    赵云抬头,眼角边,却分明闪动着晶莹的泪光。
    谁说英雄不会流泪?
    公孙瓒紧紧抓着赵云的肩,眼中现着凌厉的光芒:“记着你的使命,记着飞将军的大仇,记着貂蝉正在蒙受着的耻辱,不要让我们白白的牺牲!”
   
    烈火,想要吞尽一切的烈火。
    火,渐渐地烧到了那十丈的高楼。
    公孙瓒看着赵云远去的身影,淡淡地一笑,然后回头对着他的妻子轻轻说道:“怕吗?”
    他的妻子柔柔地看着他,语气竟是那样的平静:“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我知道,你做的事一定不会错的。所以能和你死在一起,我没有什么地方觉得遗憾的。”
    公孙瓒深情地凝视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忽地仰天长笑:“公孙瓒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高楼在燃烧。
    公孙瓒也在燃烧。
    但他却在微笑着,微笑着搂住他的妻子。
    ——易京楼!
   
   
    赵云已经无泪。
    从此后,他再也不会流泪。
    从此后,他只会流血。
    流自己的血,流敌人的血!
    他的枪不再有灿烂和美丽,也不再有如诗般的梦幻。因为赵云已不需要这些,他唯一需要的,就是:
    血!鲜红的鲜血!
    一个接着一个的生命倒在了枪下:
    哀求,惨呼......
    赵云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他只会机械地出枪,收枪。对于面前所发生的一切,他已变得麻木。
    这杀人无数的枪法,曾经有一个很动听的名字:
    ——春风十三破!
    破天破地破鬼破神破日破月破风破雨破败破杀破星破辰——破敌!
   
    赵云闻着刺鼻的血腥,突然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血的滋味,并不象他想的那么难闻。
    将来他杀刘备的时候,会不会也如今天这般的心静如水?赵云忽然这么想到。
    接着,他就看到了文丑。
   
    山顶,这人安静地注视着山脚下发生的一切。
    也不知是在是在说给谁听,他笑着说:“这才是春风十三破的传人。”
    他的眼睛,依然亮如星光。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续 二友 情

赵云接着就看见了文丑。
    河北四天王的文丑!
    文丑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赵云,就象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赵云知道自己死定了。
    他不怕文丑。文丑很早就已是他的手下败将!让他感到畏惧的,是文丑身后一万蓄势待法的弓箭手!
    赵云忽然觉得一切的事情都是那么的可笑。
    公孙瓒,高顺的死;貂蝉正在蒙受着的屈辱。这所有的一切,都已变得毫无意义。
    想到这里,赵云居然伸了一个懒腰。
    无所谓的懒腰。
   
    “你真的不怕死吗?”文丑饶有兴趣地问道。
    赵云叹了口气,懒洋洋地说道:“反正早晚要死,我为什么还要害怕给别人看呢?”
    文丑说道:“你还记得一年前在那么多的人面前打败了我,让我所蒙受的羞辱吗?”
    赵云点点头:“我当然记得。”
    文丑看了看手中的铁枪,又看了看身后的弓箭手,悠悠地说道:“现在正是我报仇的大好时机。”
    赵云挺枪:“请。”
    文丑望了这年轻人许久,然后淡然说道:
    “你可以走了。”
   
    外面纵然杀气冲天,却也丝毫影响不到这小帐内的宁静。
    一盏灯,一壶酒;
    两个人。
    甄氏喝光了杯中的酒,说道:“谢谢你。”
    袁熙微笑:“谢我什么?”
    甄氏道:“谢谢你听了我的话,派文丑去杀赵云。”
    袁熙笑了:“这也值得你谢吗?”
    甄氏也笑了:“因为你和我都很清楚,文丑一定不会杀赵云,文丑一定会放了赵云的。”
    袁熙憨厚地笑着,没有回答。
    甄氏有些怜爱地说道:“难道你就不问我原因吗?”
    袁熙握住了甄氏的手:“很早以前我就对你说过,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秘密,又何必非要问为什么呢?”
    ......
   
    文丑淡然说道:“你可以走了。”
    赵云一怔,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文丑话中带着明显的笑意:“一年前你打败了我,但你却并没有杀我,为何今天我不能放了你?”
    赵云没有说话,他已说不出话来。
    他的心本已死了。
    由他出道至今,他遇到的是欺骗,是冷漠,是血腥......
    从公孙瓒死的那一刻起,他的心也死了。
    所以他杀人,无情的杀人,同时他也杀死了自己的感情。他本已变成了一具杀人的机器。除了杀人和仇恨外,他的心里已经不知道其它的事情。
    但此时,他忽地就感受到了另外一种奇妙的东西,那就是——
    友情!
    一个敌人所带给你的友情!
    有了感情的心,你还能说它是死的吗?
   
    赵云终于说道:“你放走了我,袁绍那儿你怎么交代?”
    文丑大笑:“我与赵云大战一百回合,但赵云那厮实在厉害,竟然凭着一条枪杀出重围。”
    说完,文丑募地回首,向手下的士卒大声道:“你们说是不是这样!”
    那一万弓箭手惊天齐呼:“是!”
    赵云不再说话,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说出来的。
    文丑依然大笑:“难道你还不走,难道你真以为自己的命这么不值钱。”
    赵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默然走开。
    看着赵云的身影,文丑笑声忽收,脸上的神情竟也是如此的深沉。
    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来历?为何他总是显得那样的满怀心事?
    自己今天放了他,那么以后呢?以后是否还有更痛苦的路在等着他?
    文丑重重地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如果我们不是敌人,我一定要帮你完成你所要完成的事。”
   
    天凄凉,
    凄凉得似乎就要落泪;
    风也凄凉,
    凄凉得似乎要吹尽世间的所有苦痛。
    但他却觉得愉快极了,他感觉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愉快过了。
    “好,好,刘备啊刘备,你等着悲惨的死去吧!”
    他放声狂笑。
    笑声中,他的眼睛更加的明亮。
    这双眼睛,亮如星光。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续 三寂寞的枪

赵云狂奔。
    他的血液在沸腾,他的体力在消耗。
    他的战马开始吐出白沫,他的身体开始疲惫,甚至,他的视线也已开始渐渐变的模糊。
    这时,他看到了三个人:
    ——桃园三兄弟!
   
    刘备,字玄德。
    用剑,阴阳双剑。绝招:忘情舞。
    关羽,字云长。
    用刀,青龙魔刀。绝招:一刀飞越九重天。
    张飞,字翼德。
    用矛,铁血蛇矛。绝招:铁血照山河。
    这三个人的武功若是单独用出,绝对不能够说天下无敌,有很多的人都绝不会输给他们。
    比如袁绍的颜良,文丑;比如曹操的许诸,典韦...
    还有一个人,不过这人只是一个流传在西凉的传说:
    传说当天下大乱的时候,西凉就会出一个盖世的豪杰。这人白马锦袍,年少英雄,一条枪,能抵得上十万大军。因此,西凉人都把这个传说中的少年英雄称之为:
    ——神威天将军!
    传说而已。
   
    桃园三兄弟最让人感到害怕恐惧的,是他们的联手绝技:
    天地人三才魔阵!
    魔阵出,鬼神惊!
    没有人可以挡住三才魔阵的联手进击。就连当年叱咤风云,方天画戟傲笑天下的飞将军吕布也做不到!
    那么赵云呢?
    疲乏不堪的赵云能够吗?
   
    刘备笑了笑,用一种很温柔的声音说道:“子龙,你辛苦了。”
    赵云也笑了笑:“没什么。”
    刘备叹了口气:“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事吗?”
    赵云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
    “你不该用春风十三破的,真的不该。”刘备用很惋惜的语气说道:“你若不用十三破,我真的猜不出你是谁,但你用了,所以你和吕布一定有很深的渊源。你说我说的对吗?”
    赵云苦笑,他也只能苦笑。
    刘备继续说道:“其实我本来真的很欣赏你,甚至欣赏到想和你结拜为兄弟。可是......”
    赵云打断了他的话:“对不起,我在想,我若真和你成了兄弟,那一定是我上辈子做了孽。”
    刘备的面色变了,变得铁青。
    赵云扬枪,一字一顿地道:
    “飞将军吕布传人常山赵云,今日为师报仇,请赐教!”
   
    起风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赵云无所谓了。
    与其这样悲哀痛苦地活下去,不如趁早将所有的事情都做一个了断。
    所以赵云出枪。
    春风十三破——
    破星!
   
    这时,桃园三兄弟也已出招:
    天,地,人,三才魔阵!
   
    这一枪的风情:
    这不是枪,这是诗,这是歌!
    就算用全天下最华丽的辞藻,也无法述说它的美丽;就算用全天下最华贵的东西,也不能形容它的风姿。
    这一枪的风情:
    这不是枪,这是梦,这是幻!
    当你从梦中惊醒,你会发觉死亡已在向你微笑;当你从幻觉中回复,你会发现枪尖已在你的咽喉。
    然后赵云轻声曼吟:
    “一身寂寞随花落,落时千愁化春泥。
    红颜依旧未曾衰,白发悄然为谁痴。”
    哀愁的枪,寂寞的枪。
    杀人的枪,无敌的枪。
    可惜赵云遇到的是三才魔阵。
   
    桃园兄弟没有被枪的梦幻迷惑。
    三才魔阵组成了一个强大的天罗地网。
    这一瞬间,梦醒,幻破!
    赵云换招:
    春风十三破——破神!
    枪势又变。
    枪势又变化成了无坚不摧的杀气!
    桃园三兄弟并没有变。
    三才魔阵依然迈着可怕的步伐前进,仿佛九天十地,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的脚步。
    赵云的破神这时化成了破败!
    破败如汹涌的波涛,一浪又一浪的向三人打去。
    三才魔阵轻轻地一绞,就这么轻轻地一绞。
    于是,波平,涛静。
    赵云接连冲突三次,却始终没有办法冲破魔阵的魔网。
    这时,三才魔阵也开始有了变化:
    三才魔阵开始反攻,凛凛的杀意散出。
    赵云甚至闻到了血的气息。
    浓浓的,血的气息!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续 四新的战神

那血的气息,如此的强烈。
    那死亡的感觉,如此的真实。
    ——天,地,人,三才魔阵!
    代表着鲜血,死亡,恐惧,绝望的三才魔阵!
   
    这时,赵云忽然大笑,放声大笑!
    笑声中,他,终于,用出了:
    ——破敌!
   
    春风十三破!
    破天破地破鬼破神破日破月破风破雨破败破杀破星破辰——破敌!
   
    那破空的枪声,就是赵云豪迈苍凉的歌曲;那漫天舞动的枪影,就是赵云慷概激昂的舞姿。
    ——破敌!
    他那如虹的气势,可以穿过千万重的高山;他那无畏的笑声,能够逆转八百里的狂沙。
    ——赵云!
    枪,就象一枝破空而出的利箭
    枪,就象一条游弋于五湖四海的神龙!
    枪,就象一道灿烂辉煌的彩虹!
    那么人呢?
   
    刘备三兄弟的思想,突然回到了虎牢关前。
    他们又记起了那场鬼哭神泣的大战,那条画戟,好象闪电一样的照耀在他们的眼前;他们又想起了那个让他们在睡梦中也会惊醒的人物:
    ——战神,吕布!
    可是吕布已经死了,他们以为终于摆脱了一生的梦魇。
    但他们忽然发现自己错了,因为他们又看到了全新的:
    ——飞将军!
   
    一条枪,拨动山川河岳;
    一个人,气吞日月星辰。
    百万军中,任其驰骋;天上地下,无双无对。
    ——战神,赵云!
   
    也许从前,赵云一直没有找到过活着的意义;也许从前,赵云一直活在复仇的煎熬之中。
    所以他痛苦,所以他迷茫。
    他亲眼看着貂蝉为了仇恨,嫁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他又亲眼看着公孙瓒为了仇恨,不惜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们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的身上。
    难道这就是他在这世上的全部?
    但在这一瞬间,在他面临生死的一瞬间,赵云忽地就抛弃了一切的杂念。
    也就在这一瞬间,赵云就如同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重新找到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信念。
    人活着,是为了一种责任。当你肩负起了这个责任,生或死,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既然肩负了这个责任,你就必须去面对一切的快乐或者痛苦。
   
    袁熙满足地从甄氏身上滚下,然后闭上眼睛,细细地品味这美丽的肉体所带给他的快乐。
    甄氏也闭着眼睛,不同的是,她在回忆。
    董卓,吕布,接着是袁熙。
    董卓带给她的,是她一生最大的哀痛;吕布带给她的,是一生最大的幸福;袁熙呢?袁熙带给她的是什么?
    甄氏说不清楚她对袁熙的感情。
    她是为了报仇才嫁给袁熙的。但过了这么久,她发现袁熙竟是一个如此憨厚可靠的男人。如果没有什么仇恨,她也许会真的就这样和袁熙相守一生。
    可是她不能。
    她永远也无法忘记吕布。
    她更加不可能忘了自己的使命。
    袁熙忽地说道:“在想什么?”
    甄氏静静地道:“公孙瓒已经灭亡了,你说你的父亲下一步会怎么做?”
    袁熙笑道:“我不知道。”
    甄氏道:“如果我是他的话,我就会尽起河北之众,攻击曹操。”
    “曹操?”袁熙一怔。
    甄氏笑笑:“曹贼狭天子已领诸侯,如果袁将军起兵讨伐,上应天意,下顺民心,必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曹操。”袁熙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甄氏不再理他。
    飞将军的仇人中,除了刘备,就是曹操。
    但这两人不同之处在与,曹操比刘备更难杀。他的身边高手如云,想要接近他,绝对难于登天。
    所以甄氏一定要借助某种强大的力量。
    比如袁绍。
   
    破敌!
    赵云已将他的灵魂融入到了这一招中。
    破敌象一只巨大而又无形的手,将三才魔阵原本无懈可击的魔圈,渐渐地撕开了一个口子。
    刘备三人开始后退。
    慢慢地后退。
    先是慢慢地,然后愈来愈快:
    ——疾退!
    赵云突地一声大喝。
    破敌闪烁着不可战胜的光芒,直取刘备心口。
    最后的,致命地一击!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续 五又见紫血

破敌!
    一枪光耀八千里!
   
    三才魔阵已被这无坚不摧的破敌彻底击毁。
    刘备三兄弟不相信,也无法相信,连飞将军吕布都破不了的三才魔阵,竟然会败给了吕布的传人。
    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破敌已不是原来的破敌。
    经过了那神奇的一晚之后,赵云已领悟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武学颠峰。
    但这时,赵云忽然发现自己要败了。
   
    袁绍帐下除了有四天王外,还有四大谋士。
    郭图无疑是四谋士中说话最有分量的一个。
    风吹柳动,对月小斟,是一件最风雅不过的事了。郭图慢慢地喝下一口美酒,然后叹了一口气:
    “光有好酒,却无美人相伴,可叹啊可叹。”
    当他叹完这口气的时候,他就听到了一声宛若黄鹂的声音:
    “我呢?我能算美人吗?”
    顺着声音,郭图就看见了一个让他梦中都会心动的绝色佳人:
    ——甄氏。
    郭图急忙跪下:“参见少主母。”
    甄氏依然用她充满了诱惑的声音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郭图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一个美丽高贵的少妇,在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为什么?
    甄氏轻轻地笑了一下:“如果现在我说我很喜欢你,你信吗?”
    郭图笑了。
    郭图在心中发出了笑声。
    袁熙只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伙子而已,又怎么能够满足一个正直青春的少妇?
    他就不同了。
    象自己这样既有魅力,又有智慧的中年男人,怎能不让甄氏动心?
    郭图从地上站起,笑道:“我当然相信。”
    甄氏眉宇间带着一份迷人的笑意,说道:“那么你现在会对我怎样呢?”
    郭图将自己的脸凑得很近,暧昧地说道:“你想要让我怎样,我就怎样。”
    甄氏忽然道:“只要你答应帮我做一件事,我的整个人就属于你。”
    看着面前这美丽的身体,郭图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用力将甄氏一把抱起,在她耳边低声道:“无论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甄氏闭上了眼睛。
    她的心里,忽然开始流泪。
   
    赵云发现自己要败了。
    一日一夜不停的奔波,已使他的体力到了一个极限。
    他是人,不是神。
    一个疲倦不堪的人,再经过恶战,你说会怎样?
    赵云的真气已再也无法凝聚。
    就在破敌即将要刺向刘备命门的瞬间:
    叮当一声,那枝银枪落地。
    赵云苦笑,他只有苦笑。
   
    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当你即将成功的时候,你却会发现,再也无法迈出最后的一步。
   
    刘备三兄弟只有短暂的惊谔。
    然后,三种兵器发出了惊天的怒吼,卷起无尽的死亡,向着赵云击去。
    赵云笑笑。
    别了,蓝天;别了白云。
    别了,貂蝉姑娘。
    吕将军,我们很快就可以相见了。
    募然,一件兵器凭空伸出。
   
    募然,一件兵器凭空伸出,架住了阴阳双剑和青龙魔刀。
    ——那是铁血神矛!
    张飞的铁血神矛!
   
    刘备和关羽并没有任何的迟疑,立刻抛弃兵器,四只拳头齐齐地击中了赵云的胸膛。
    赵云就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远远地飞出。
    血,也同时飞出。
    赵云的血!
    紫色的血!
    晶莹圆润,就象紫色水晶那么美丽的紫血!
    曾经,飞将军吕布的鲜血,也象这般的美丽,
   
    刘备狠狠地盯着张飞:“三弟,你想干什么!”
    张飞挠着头,说道:“对不起,大哥,我也不知道。只是我觉得这年轻人很对我的胃口,好象不该这么早就死了。”
    “妇人之仁。”刘备哼了声:“那么你又知不知道,他是吕布的传人,他若活着,我们就不要想有一天的安宁。”
    张飞忽然大声道:“我知道。但我更加知道,我们三个打一个本来就不对了,更何况他还如此的疲惫。如果杀了他,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刘备愤怒地道:“难道你想等他来杀了我们?”
    张飞依旧大声地道:“我想,不管怎样,我们总该光明磊落一些。”
    关羽冷冷地道:“你想做君子就尽管做,可惜你所赏识的人已经死了。”
   
    赵云静静地躺在地上。
    血,从他的身上流出。
    那是,紫色的血!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续 六重生

赵云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地上。
    血,从他的身上流出。
    紫色的血。
   
    关羽忽然惊恐地大叫:“他还没死!”
   
    这棵大树,高耸入云。
    这双眼睛,亮如星光。
    这人已在树顶看了许久。
    当赵云逐渐占据上风的时候,他的眼睛愈发的明亮;当赵云破敌如闪电一样击向刘备的时候,他的眼睛露出夺人的光彩。
    可惜赵云功亏一篑。
    他在忍,用全身的力气在忍。
    为什么?
   
    关羽大叫:“他还没死!”
    刘备剧烈地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天底下没有人可以在三才魔阵的合击之下逃生!”
    关羽没有说话,将手指向了躺在地上的赵云。
    那本已毫无生气的身体,果然开始慢慢地抽动。
    更加奇妙的是,原本止不住的紫血,竟也奇迹般的停止了。
    关羽瞪目结舌:“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刘备不断搽去额头的汗水,喘息着道:“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
    张飞似乎并不惊慌,问道:“什么传说?”
   
    这时,树上的那人浑身忽然就放松了下来。
   
    传说,有着紫色血液的人,除了被九天十地,极恶魔王赋予神奇的力量之外,还有一种特殊的能力。
    传说紫血之人,能够得到一次重生的能力。只要他的头没有离开他的身体,他就可以从死亡中复活。
    就象烈火中重生的凤凰!
    这种说法,简直已流于荒谬。
    如果天地间真有鬼神的存在,真有鬼神支配着一切,那人类岂不显得太过渺小可怜?
    刘备本来根本就不相信这个荒唐的传说。
   
    赵云的脸上开始有了血色。
    关羽咬牙:“我不管什么紫血黄血,现在我就去砍下他的头,让他象吕布一样,永远便成一个无头之鬼!”
    关于操起他的魔刀。
    “你不可以!”
    张飞忽然用力抓住了关羽。
    关羽面色铁青:“你最好不要阻拦我!”
    张飞用力摇头:“我们已做错了一次,我不希望我们再做错一次!”
    关羽忽尔冷笑:“难道你要逼着我先向你出手?”
    张飞依然摇头,坚定地说道:“我不会和自己的兄长动手的,但你若想杀他,就请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关羽瞪着眼,却毫无办法。
    他知道,一旦自己的这个三弟较上了真,谁都不能说得动他。
    所以,他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刘备。
   
    甄氏默默地穿好了衣服,然后默默地离开。
    她想呕吐,她想哭泣。
    放声地大哭。
    自己现在象个什么?
    究竟象个复仇者,还是更象一个妓女?
    她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坐下,静静地想着。
    她想着她一生中的最爱——吕布,她想着过去那些和飞将军在一起的美好岁月,她甚至想到了凤仪亭。
    最后,她想到了赵云。
    从见到赵云的第一面起,她就有了一种微妙的感情。
    是爱吗?也许不是。
    但赵云真的已是她在这世上的唯一依靠。
    这个少年真的和飞将军有着许多相似的地方。
    比如飞将军的洒脱,比如飞将军的豪迈。
    或者是自己太过于思念吕布,才会将所有的感情转移到了赵云的身上?
    想到这儿,甄氏只觉得非常的迷茫。
    子龙,你在哪?
    子龙,你好吗?
   
    刘备看了一眼他的两个兄弟,忽就说道:“也许我们未必一定要让赵云死。”
    关羽瞪大眼睛:“什么?”
    刘备悠然说道:“刚才我所说的那个古老的传说,其实还有一段。”
   
    传说,当紫血之人重生之后,他就会失去过去所有的记忆。
    他将再也无法想起过去的任何事情。
    好象就真的如同一个新来这世上的婴儿。
   
    说完,刘备眯起了双眼:“现在你们懂我的意思了吗?”
    张飞不懂,他根本就不知道大哥在说些什么。
    关羽有点明白了:“大哥的意思是将他为我所用?”
    刘备笑了:“不错。这人是个人材,杀了未免可惜。如果传说是真的,那等他醒来,他就会象一张白纸一样,任由我们涂画!”
    关羽还有些疑虑:“可是,我依然不太放心。”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 七刘备的仁义

刘备诡异地笑着:“如果传说不是真的,那我们可以再杀了他!”
    张飞摇了摇头。
    如果自己不是生活在这乱世之中,那又该有多好?
    有的时候,张飞发现自己真的很不适合这个时代。
    沙场驰骋,快意恩仇,决斗千里,血溅五步,这些张飞都不怕,就算是死,他也不怕!
    可大多数时候,武力并不能决定一切。
    计谋,权术,尔虞我诈,这才是能够争霸天下的真谛!
    就象项羽和刘邦。
    纵然西楚霸王的武功天下无敌,他也一样败给了刘邦。
    因为他没有刘邦的心那么狠,没有刘邦的人那么诈,所以,才会有了鸿门宴的千古遗憾。
    这时,赵云终于醒了。
   
    刘备和关羽握紧了兵器。
    只要赵云有任何的不对,这两件武器就会毫不犹豫地飞出。
    静,死一般的静。
   
    赵云迷茫地看着周围,迷茫地说道:“这是什么地方?”
    刘备笑了。
    刘备开心地笑了。
    传说原来是真的。
    关羽松了口气。
    张飞叹了口气。
   
    树上,那人原本亮如星光的眼睛,忽地就暗淡了下来。
   
    刘备惊喜地叫道:“子龙,你终于醒了!”
    说完这话以后,他居然从眼眶中流出了两滴眼泪。
    赵云只觉得这人好熟悉,在哪见过呢?
    刘备抹去眼泪,颤抖着说道:“整整一天了,我以为你再也不会醒来了。”
    赵云发现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但眼前的这人,真的让他感到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请问你是?”
    刘备脸上全都是惊讶:“什么,子龙,你不记得我了?”
    赵云无奈地说道:“对不起,我好象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
    刘备焦急地道:““我是刘备刘玄德啊!”
    刘备?
    莫非是天下的英雄刘皇叔?
    莫非是那个以仁义名满天下的刘玄德?
    赵云急忙起身:“原来是皇叔,小将赵云多有冒犯。”
    刘备奇怪地道:“子龙,你这是怎么了?你从公孙瓒那儿浴血杀出,千里奔驰,难道不就是为了来找我吗?”
    公孙瓒?
    又是一个更加熟悉的名字。
    赵云苦笑:“皇叔,您能不能将所有的事和我说一遍?”
   
    剑!
    短剑!
    剑长一尺!
    剑闪寒光!
    当袁熙将剑从鞘中拔出的时候,那剑泛出的凛冽寒光,竟使得甄氏机泠泠的打了一个寒战。
    袁熙带着笑容道:“送给你的。”
    “什么?”甄氏并没有接过短剑。
    袁熙道:“郭图已向父亲进言,讨伐曹操之事,也许很快我们就要开赴了。你以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就会独自一人了。所以这剑是留给你防身用的。”
    甄氏开心地笑了。
    她很久没有开心地笑过了。
    自己的努力和牺牲都没有白费。
    袁绍终于起兵讨曹了。
    七大仇人里,最该死的是刘备,最难接近的就是曹操。
    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袁绍的军力远胜曹操,打败曹操指日可待。
    所以自己要开始想办法亲手拿下曹操的人头,然后亲手将人头放到飞将军的墓上去!
    袁熙奇怪的问道:“你笑什么?”
    甄氏掩饰道:“我在笑你,我在后方,又会有什么危险。”
    袁熙出神地道:“我一直都知道你有很重的心思,从你的眼神中,我看到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也许我能够帮你做的,只有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甄氏将头轻轻地倚在了袁熙的肩上,什么也没有说。
    然后,一滴眼泪从她的眼中流出。
    ......
   
    赵云也开心地笑了。
    他终于从刘备的口中知道了一切。
    原来自己一直就很仰慕皇叔,一直就想跟随皇叔。
    原来皇叔这次千里驰援公孙瓒,为的就是自己。
    虽然没有能够救得公孙瓒,但毕竟是和赵云重逢了。
    赵云欣声道:“云愿跟随皇叔鞍前马后,万死不辞!”
    他压根就没有就怀疑过刘备所说之话的真实性。
    仁义之名播于天下的刘皇叔,有怎么可能骗他呢?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